Monday, 31 May 2010

漫步西營盤(三)

與「鬼屋」隔著東邊街左右相望的,還有一幢古色古香的磚砌建築,始建於一八九一年,原是華人精神病院,現已改為衛生署美沙酮戒毒所。

站在門外望去,只見裡面樹影婆娑、鬱鬱蒼蒼,甚是幽靜。本來想進去參觀,誰知有幾個膚色黝黑、身材瘦削的男子大剌剌地坐在通道中央一邊抽煙一邊高談闊論,看樣子卻不像工作人員。我站在門外打量了一會兒,竟被他們瞧得心中惴惴,還是站在外面拍個照算了。

耐人尋味的是,為甚麼香港開埠之初,精神病院要設在華人聚居的西環一帶?為甚麼要分開收容華洋病人?

沿高街往西走,兩旁路上多是舊式住宅,其中一幢設有寬闊的露台,窗櫺上的裝飾甚是美觀。仔細看去,屋頂上圓拱形的雕飾竟然只剩下一半,想是當年業主分家,把另一半賣掉之後拆卸,重建為旁邊的新式大廈。那半幢房子,就像古典小說裡指腹為婚的才子佳人一樣,各執半塊玉珮,孤伶伶地流落江湖,不知哪天才能與另一半合浦珠還。

沿高街走到西邊街,赫然看見救恩學校旁邊有一座古老的教堂,「救恩堂」三字和屋頂上的十字架金光燦然,與斑駁纍纍的教堂牆身和階梯形成強烈對比。教堂沒有開放,但仔細看看門前的碑記,可知教堂是一九三二年重建的。

在西邊街右轉下山,來到第三街,便是贊育醫院舊址,現已改建為西區社區中心。醫院是磚砌的典型西式建築,正門面向西邊街,門楹和左右支柱均以大麻石砌成,上有尖頂,一副楹聯「好生之謂德,保赤以為懷」至今仍繫於正門兩側。

西洋建築加上中國傳統的楹聯,正是香港華洋雜處、東西融匯的寫照。不過,這份求同存異、相安無事的胸懷,近年已消失殆盡。更可悲的是,學貫中西的人愈來愈少,中國傳統文化固然淪為予取予攜的「創意元素」,用來吸引外國遊客的奇技淫巧;對西方文化的認識也多停留於技術、應用層面,至於較深入的歷史與哲學脈絡,卻少為人注意。也許時移世易,人心丕變,清末以來的留學生多有救國濟民的抱負,今天的留學生雖比以前多,可是見識和學問卻不見得長進了多少。

1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