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October 2010

文海隨筆--《李清照正傳》

花了一個多月才讀完《李清照正傳》,打破了歷來閱讀關於趙太專著的最慢紀錄。

不只是因為功課繁重,更是因為看到作者不可一世、口沫橫飛的態度,實在令人頭疼。有好幾次在乘車時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沒想到翻了幾頁就長嘆一聲,頹然放下。

書中提供了一些以前李清照集編者不曾提到的方志、對《金石錄後序》撰寫日期的解釋、對易安居士改嫁為非、招贅是實的辨證等,甚具參考價值。

可惜作者目空一切、自以為是的態度卻是不敢恭維。沒錯,王仲聞先生的《李清照集校註》享譽多年,但仍錯訛難免;其後的黃墨谷、徐培均、施議對、陳祖美等諸位研究者也分別提出了自己的見解,各有長短。這本來是學術研究平常不過的事,作者卻一副替天行道、斬妖除魔的口吻,不但批評前賢胡說八道、誤導讀者,更一口斷定自己的研究所得才是正確。問題是,易安居士作古多年,作品散佚已久,有關她的記載零碎蕪雜,要準確梳理她的生平事蹟,談何容易?除非她老人家復生,否則我們現在所得到的結論,仍難逃臆測的本質。既然如此,行文語氣就應該客氣一點,唯我獨尊,把其他學者辛苦的研究成果都看得不值一哂,並非應有的治學態度。

作者謝學欽是福建人,看得出對家鄉感情深厚,可能因此影響了他對李清照晚年行蹤的看法。趙明誠兩位兄長存誠、思誠均南遷福建,他們的母親郭夫人也移葬當地,但在沒有確鑿文獻記載的情況下,能否就此斷定李清照終老閩鄉?作者經常批評前賢的考證不夠精細,缺失甚多,但他舉出趙明誠有子在福建依附伯父,卻只舉了一兩條資料,而且某些古文句子的句讀,也可能造成理解偏差。他為何那樣武斷,全盤推翻多年來趙明誠無嗣的說法?

從書中廣徵博引的文獻來看,作者的古典文學修養甚深,令人敬佩。他經常不厭其煩的說明某篇文章、某首詩、某闋詞(不一定是易安居士的作品)的來歷、當時宋金和戰的情勢,讀者得益甚多,只嫌枝蔓太廣,易失焦點。他又把易安居士的作品譯成白話文,甚至花上數頁篇幅來考證某個詞牌、某句詞的典故,鉅細無遺,頗有炫耀才學之嫌,嘮嘮叨叨,令人厭煩。有趣的是,作者在後記卻突然謙抑起來,不免令人猜疑那只是虛應故事而已。

此書取名《李清照正傳》,其實我早應該猜到作者「成一家之言」的志向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