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October 2010

重看《紫禁城遊記》

上星期二到香港文化中心重看新編崑劇《紫禁城遊記》,少了初遇的震撼,多了一點重逢的惆悵。

這倒不是重看的緣故。重看本來就不是為了重溫劇情,而是希望重塑某一種情懷。即使成功率不高,多少人還是躍躍欲試。條件很簡單,就是故事得耐看,經得起時間和人心的試煉。

《紫禁城遊記》應該是經得起考驗的。張弘編寫的劇本非常出色,透過崇禎皇帝和蒯祥鬼魂的對答,介紹紫禁城的設計意念和建築特色,構思巧妙,曲詞也流暢優美,是難得的上乘之作。

張老師沒有在創作緣起中明確解釋以明末為故事背景的原因,但也有蛛絲馬跡可尋。他說:「說到紫禁城,我們自然想起了它的第一位主人明成祖朱棣。但第一個進入我構思的卻是清朝的末代皇帝溥儀。試想,溥儀在離宮的瞬間,他是如何回首投給紫禁城這最後的一瞥呢!順著這種思路的延伸,我終於將情節和情感的雙重沸點,都傾注到了明朝的亡國之君崇禎的身上。」

為甚麼是崇禎?為甚麼不是溥儀?張老師沒有說。不過,民間對於崇禎皇帝的感覺,可能要比溥儀深刻得多。首先,明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由漢人當皇帝的朝代,心理上難免有點剪不斷理還斷的民族情意結。崇禎皇帝於煤山自縊殉國的結局,也比少年溥儀遜位離宮更淒涼、更浪漫、更具傳奇色彩。張老師大概就是掌握了這種純樸而糾結的感情加以發揮。何況紫禁城創建於明成祖永樂年間,本來就是姓朱的祖業,以在位十七年的崇禎皇帝來「介紹」紫禁城的建築,似乎更覺順理成章。

今年崔護重來,仍由石小梅飾演崇禎皇帝,蒯祥則由趙堅代替去年的李鴻良。趙、李兩位都是資深演員,演出各擅勝場。但個人認為李老師身形清減些,更符合我對蒯祥的想像--不知怎地,總覺得鬼魂都是偏瘦的。

石老師兩次飾演崇禎,給我的感覺很不一樣。首演時,覺得她比較著重表現崇禎皇帝的氣度,即使是唱曲的嘴形,還是比較內斂和克制的。這次重演,覺得她把演繹的重點放在崇禎皇帝眾叛親離,瀕臨精神崩潰的絕望心境上。無論是表情、聲腔或唱曲時的嘴部運動,幅度都比首演時稍為誇張,讓人更真切地感受到崇禎皇帝賜死妻女、送走兒子、百官作鳥獸散之後的惶恐和無助。偌大的紫禁城,能容納成千上萬的人居住,如今卻剩下崇禎皇帝孑然一身。儘管舞臺不大,但整體氣氛非常肅殺沉重,彷彿紫禁城就在背景之中,眼前的皇帝只是攝影鏡頭裡放大了的影像而已。

可是不知怎地,自己對這次演出的感覺,並沒有首演時深刻。戲固然是好的,但總覺得好像欠缺了甚麼,想了幾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也許,當時經常被身旁不安分的觀眾騷擾,令欣賞的心情大打折扣了罷?

所以,重逢的時機和情景,也要講緣分的。

1 comment:

  1.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想選擇崇禎大概還有一個原因是他是歷史上最具有悲劇色彩的一個皇帝,他有滿腔的抱負,一生勤儉清正,执政能力也很强,可以说拥有所有历史上明君的优点,卻無力回天,实非亡国之君却亡国,怎叫人不慨叹!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