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December 2010

給Anita的信

Dearest Anita,

你好嗎?今年有沒有到哪個地方去玩呢?

不經不覺,你離開已經七年了。

七年……

想起來真有點不可思議。

不過,七年之癢之類的笑話,當然不會在你我之間出現。即使少了親近,這顆心還是一樣的。

相信你也知道,對我來說,這是頗不尋常的一年。以往敢想不敢做的事情,竟然都付諸實行了--離開了工作差不多七年--又是七年--的老東家,重返校園。又趁著開學前的假期,一個人到內地旅行一個月,從齊魯大地走到江南水鄉。

不,我其實不是一個人。路上有你,還有趙太太。

這是我離家最長的一次。其實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就這樣卯足了勁出門去。慶幸一路上有你和趙太太,還有晚間直播的世界盃足球賽,不但沒有半點寂寞,其實寫意得緊。最大的收穫莫過於一個月早睡早起天天運動極有規律的生活,即使旅途有點買不到車票、火車誤點之類小考驗,心情還是愉快的。

說起世界盃,不知你有沒有看?沒有了碧咸的英格蘭,同樣令球迷失望。就算你仍在捧英格蘭,我還要不識趣的說一句:他們不值得你去捧,根本無料到!英格蘭除了香港人的情意結之外一無是處,你還是不要白費心機啦。

好容易盼到開學,起初心情還算不錯。你認識我這些年,想你看到我泡圖書館時雙眼發光的樣子,大概也不會大驚小怪了。倒是我,真的不知應該那樣形容那份興奮和狂喜。發黃紙頁的香氣,總是有一股難以抗拒的吸引力。可能在你眼中,我這跟索K上癮差不多。

可是一個學期下來,實在感到萬二分失望和氣餒。不是因為成績,也不是因為功課太忙,而是因為繼續求學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先不說自己完全不懂怎樣擬定題目、寫研究計劃,就連找個合適的老師去請教也是問題。寫研究計劃,就像寫產品推銷計劃一樣,必須先知道客戶喜歡甚麼,投其所好。只要不合對方脾胃,再好的研究也沒指望,而且必須破釜沉舟,一擊即中。全香港設有歷史系研究院課程的大學只有兩間,但兩校的教授看來對宋史全無興趣;唯一專研宋史的何教授卻沒有收研究生。或者有人會問:怎麼不隨便寫一個能得青睞的題目,先拿到了學位再說?問題是我年紀不小了,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只能一擊即中,實在經不起花個三五年光景去討好別人。更重要的是,我不想這樣。所以那天看書看到蘇東坡讓朝雲一語道破他滿肚子不合時宜,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然。你應該會明白我這不合時宜的倔強的,對嗎?

或者到外地去唸嗎?一是積蓄不夠,二是不想離家太久,畢竟老媽年紀大了,如果離開幾年,我只有比她更不放心。到內地去唸嗎?幾家目標大學的網上章程我都看過了,要考入學試也罷了,考甚麼卻全無頭緒,所謂官方指引只有科目,細節至今仍未找到。更甚的是要上政治課,內地的政治語言和要求我是熟知的,但知道不等於接受;以我這般霹靂火爆的脾氣,怎麼受得了?

儘管萬分的捨不得,大概明年畢業之後,還是要回到起點,重新當個上班族。至於要做甚麼,目前還沒有頭緒,條件是不想工時太長,希望騰一點時間自修和研究。既然正規的學術研究做不成,當成副業自娛總可以罷?不過,以香港目前的經濟和社會環境,工時不長的要求,可能只是妄想。畢竟人浮於事,我揀人、人揀我嘛。唯有到時再想辦法調整心情,自我排遣罷了。

也許是我神經過敏瞎疑心,或者是旁觀者清,這幾個月遠離江湖,反而覺得香港真的愈來愈不像話。關注民生,就是政府給自己短視無能開脫的最佳藉口。社會的反智、庸俗、濫情,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邊緣。今年我花了不少時間到處去看古蹟,用文字和照片紀錄下來,固然是因為這些東西可能隨時消失,更因為我想自己應該認真考慮離開這個地方,轉換一下環境。對於這個土生土長的家,感情還是說不出的深厚和親暱,所以每次到歷史博物館看「香港故事」,總是哭得一塌糊塗,嚇得同學不知所措。但正是因為愛,所以受不了看著它墮落而無能為力。

如果你是我,你會怎樣做呢?

希望在新的一年,船仍然駛得到橋頭,自然變直。

新年快樂!

Forever yours,

6 comments:

  1. Can't believe it has been 7 years since she's gone...her music does not only live, but gets better as time passes...like antiques....

    ReplyDelete
  2. Yes I know - not only time flies, but our senses and perceptions change even faster at times. But you are right, her music and performances are actually timeless.

    ReplyDelete
  3. Dear Cecile, 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说到内地的政治课,据我所知,香港留学生是是可以申请免修的。如果真想考内地博士,也必须先跟导师联系一下,看看他今年是否招博士。如果他真的看重你,考试应该不难。只是在内地念博士比较清贫,不像香港和国外有充足的奖学金。且学位似乎也不如外国的光鲜。

    ReplyDelete
  4. 謝謝Lili。我看了好幾家大學的章程,今年好像都不招宋史的學生。其實不想離家的最大原因,還是因為老媽年紀大了。所以出外的念頭還是先擱下吧,也許會試試報考香港大學。初步接觸過,他們好像對我提議的範圍有興趣。
    是了,這個學期你都選了哪些課?為甚麼在學校沒看見你?

    ReplyDelete
  5. 期待你顺利达成心愿。。。
    我还是对中国史比较感兴趣,所以目前打算选郑会欣、张瑞威、科大卫、和蒲慕州老师的课。不过还需要听一遍再定。

    ReplyDelete
  6. 嗯,昨天我去聽清史的課,雖然說得挺有趣,但對清朝實在沒甚麼興趣。我還欠一科沒定好,也許聽完了這幾天再說。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