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0 December 2010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序)

維時一個月的「易安之旅」,一晃眼就結束了。回家的時候,頗有意猶未盡之感。尤其是想起有些地方想去沒去成,有些地方不夠時間仔細觀摩、靜心體會,總是有這樣那樣的遺憾。沒想到一下飛機,雜事紛至沓來,應接不暇。好容易等到開課,每天要忙著讀書淘書找資料寫功課,六個月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那是整整一年的一半啊!柴九整天價把「人生有幾多個十年」掛在嘴邊,連未識愁滋味的巷里小兒也琅琅上口;但以我現在的處境,十年卻是說甚麼也揮霍不起的奢侈。十八廿二的青春已經離我太遠,要揮霍也沒本錢了。

就是因為時日無多的壓迫感愈來愈強烈,所以萌生了和趙太太去旅行的念頭。「趙太太」者,李清照易安居士是也。去年看罷崑劇《紫禁城遊記》,深受「遊便是祭,祭便是遊」的八字真言所觸動--懷著崇敬感恩的心,重踏古人的足跡,也是對歷史的尊重,給古人的謝禮,更是對自己和身處世代的沉思。不明白為甚麼這個地方那麼多人漠視傳統和歷史,以「過時無用」、「關我屁事」等淺薄之言肆意詆譭,真是愚不可及,鄙陋之極。錢穆先生《國史大綱》卷首有云:「任何一國之國民,尤其是自稱知識在水平線以上之國民,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應該略有所知。否則最多只算一有知識的人,不能算一有知識的國民。……所謂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有一種溫情與敬意者,至少不會對其本國已往歷史抱一種偏激的虛無主義,即視本國已往歷史為無一點有價值,亦無一處足以使彼滿意。」那麼,當今汲汲於名利而對歷史傳統嗤之以鼻者,又該如何稱之?

更何況,人生無常,與其期諸虛無縹緲的日後,不如趁著有心有力,就把想做的做完,以免將來後悔莫及。這念頭藏在心裡,一直無法割捨,但要付諸實行,也得大費周章。

編排一個月的行程,足足花了兩個月的功夫。

追尋李清照生平足跡的奇想,到底從何而來?我實在記不起了。反正做了她老人家的粉絲這些年,從來沒有甚麼貢獻,只會有事沒事的往她的遺墨故紙堆裡泡上半天,找一點慰藉。今年夏天辭掉工作之後,開學前正好有一空檔,所謂良機莫失,既然臨老要任性一回,索性玩得盡情些,和趙太太去一趟旅行吧!

就這樣,我拖著一隻大行李箱,把王學初先生的《李清照集校註》放在背包裡,出門去也。

是為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