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July 2011

從亞視誤報說起……

昨晚亞洲電視獨家報道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去世的消息,還預告會播放新聞特輯,結果臨陣取消,更被官方媒體斷然否認有關消息。據香港傳媒報道,中國新聞社引述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發言人指,有關報道「毫無事實根據」,「純屬造謠」,對亞視違反新聞專業操守表示「極大憤慨」。不過中國新聞社的網站則未見有關報道。

今天下午,亞視發表聲明,撤回有關報道,並向觀眾、江澤民及其家人致歉。

昨晚有關亞視的獨家報道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大家始終半信半疑,孰真孰假無人知曉,不禁想起五年前《東方日報》獨家以頭版頭條報道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去世的情形。當時該篇報道比官方的宣布提早了幾天,同樣惹來議論紛紛。到底是該報未卜先知,還是萬中無一的搶先報道,至今似乎仍是個謎。

對於這次亞視誤報,網上揶揄者固然大不乏人,傳媒同行也有乘機抽水、炒作之徒,令人齒冷。今天跟進報道的焦點卻落在亞視與內地關係密切的管理層上,同樣令人搖頭。

也許我真的脫離傳媒太久,實在無法明白今天編採人員的取向和想法。與其窮詰、臆測亞視新聞部會否有人需要負責,不如查究一下為甚麼經驗豐富的新聞從業員,會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是時間倉促,無法核實消息真偽?或是編輯與記者的溝通有誤會?或是有人求功心切,為了追求獨家新聞或搶先報道的虛榮,犧牲了新聞報道必須真確的原則?不只是亞視新聞人員需要反省,所有新聞工作者都應該靜下來仔細想一想,看看有甚麼教訓應該汲取。

互聯網無遠弗屆、無處不在,資訊爆炸的現象已不新鮮。我們身受其害,卻不懂得拒絕和節制,甚至任由資訊洪流把我們的理性和意識淹沒。當我們連吃飯、乘車甚至去廁所也要拿著手機和平板電腦上網,是否已經患上某種無法自拔的強迫症?當我們逐漸失去分辨真假的能力,甚至連真假也不太願意深究,只求量,不求質;只求快,不求真,對傳媒和發放消息的機構,造成多麼強大而無聊的壓力?如果亞視誤報是為了搶報獨家新聞,受責的不只是編採人員,吹毛求疵的觀眾也可能是幫兇。

亞視處理誤報事件的手法,也有值得商榷之處。其聲明以「亞洲電視有限公司」而非「新聞部」的名義發布,頗為耐人尋味。此外,聲明指「撤回報道」,其實大有語病,實際上也無法做到。正如有記者朋友指出,已播出或出版的新聞報道可以更正,卻難撤回,這是覆水難收的道理。尤其是今天互聯網超級發達,轉載者按鍵比動腦筋思考快上萬倍,新聞機構怎能撤回所有轉載的內容?從傳播角度而言,互聯網傳播速度之快、涵蓋範圍之廣,理應讓使用者加倍警惕自己發布和轉載資訊的責任。可是現實剛巧相反,上網的人太多,懂得上網責任的人卻太少。

最堪玩味的是,當新聞工作者經常以公眾利益捍衛者自居,猛烈批評政府和各類機構公關技巧拙劣,隱瞞和選擇式披露重要資訊,削弱公眾利益和知情權,但事到臨頭,自己還不是重蹈他人覆轍?如此看來,我們是否應該藉此機會,反省一下有沒有寬己嚴人、雙重標準?是否應該對別人多一點寬容、少一點苛刻?

1 comment:

  1. Anonymous10:43 am

    中國到了一個非常荒誕的時代,鼓勵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勵你革命;鼓勵你看《建黨偉業》,但是不鼓勵建黨;鼓勵你聽中央三天後公佈的已定性的真相,但是不鼓勵你在現場找尋未定性的真相。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