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July 2011

廣州印象之四

中國歷史悠久,文化豐富而深厚,不論城鄉,在對外宣傳的時候,大都以「歷史名城」、「文化重鎮」之類作定位,以當地的歷史名勝和文化特色作招徠。很多人說起自己的家鄉,也都喜歡如數家珍般介紹當地的山水風光和古蹟,或者出過甚麼名人,例如北京人會說有故宮、長城;西安人會說有兵馬俑;杭州人會說有西湖等,而且說話的時候,臉上總是忍不住流露引以自豪、與有榮焉的神色。

中原幾經離亂,名城猶如花開花落,此消彼長,更替不迭;至今仍可保地位屹立不倒的,只是寥寥可數。但自秦始皇平定百越、設置南海郡以來,廣州就一直是嶺南地方首府,建城已逾二千年;秦末趙佗建立南越國、五代時劉龑建立南漢,廣州更順理成章的提升為國都。廣州作為嶺南第一名城的地位,好像從來沒有動搖過。所以,若要與中原名城比較,廣州的歷史和地位,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不知為甚麼,從小沒聽廣州人甚至廣東人說過,因為廣州的悠久歷史而感到自豪。說起家鄉,總是集中於吃喝、穿戴和節令習俗等話題;彷彿除了衣、食之外,生活就沒有別的事情值得關心,而廣州媲美中原諸郡的深厚文化背景,不只與他們毫不相干,也沒幾個人有興趣探究。

當然,這樣說難免要招來以偏概全之譏,但這種印象從小就有,多年來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根深蒂固。連我自己也不明白這種印象是哪兒來、怎麼來的,但總不是空穴來風罷?

這次來到廣州,就是想趁嶺南古城全面湮沒於鋼筋水泥玻璃幕牆之前,追認清末民初之前的吉光片羽,也順便看看當地人對廣州的過去有多少認識、有多重視。我所認識的廣東人很講實際,所謂「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若是「咸豐年」的事情,多半不會放在心上,更何況是「耐到阿媽都唔認得」的秦、漢之際?所以越秀公園對面的南越王墓博物館水盡鵝飛,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當天和同學從瀝滘回來,花了一個下午,把「老廣州三寶」都遊遍了。很多人都知道「廣東三寶」是陳皮、老薑、禾稈草;但現在「老廣州三寶」就較少人提起了。那是指老廣州三座地標--花塔、光塔、五層樓。據說以前外國人乘船到廣州,很遠就可以看到高聳入雲的「三寶」,表示終點在望了。幾個月前上清史課時,老師展示了多幅鴉片戰爭前後有關廣州風貌的繪畫,大都有繪上「三寶」。也許當時尚未出現「地標」一詞,但概念早就形成了。

越秀山一帶,今已闢作公園,佔地甚廣,並設置很多遊樂設施,連游泳池都有。按地圖指示,花了大約半小時爬到山頂,就看到五層樓了。五層樓只是俗稱,正名是「鎮海樓」,始建於明初,坐北朝南,雄踞城牆之上,氣勢甚是恢宏。原來越秀山所在,就是明、清時廣州城的北界,尚有一大段城牆保留至今。但不知怎地,五層樓正門對面竟有兩個大型足球場的「山頂位」入口,球場就在山麓,似是用巨型勺子像舀雪糕一樣在越秀山挖了一個大坑建成的。最教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為甚麼要在越秀山頂設球場入口?難道買了廉價票的球迷要爬足半小時山路才能入場嗎?真是稀奇古怪之至。

從西門離開越秀公園後,經過中山紀念堂,逕到六榕寺去看花塔。六榕寺始建於南北朝蕭梁時代,距今已逾一千五百年,初稱「寶莊嚴寺」,花塔則叫「舍利塔」。後來蘇東坡從儋州貶所回京途中,路經廣州,應寺僧之邀親題「六榕」二字,於是改稱「六榕寺」,沿用至今。今天蘇東坡親題的「六榕」匾額,仍然懸在寺門上,金光燦爛,墨色如新,可惜寺中的榕樹只剩下三棵,名不副實了。

寺院比想像中小得多,甫進門,已是天王殿;踏出殿門,迎面就是九層高的花塔拔地而起,飛檐畫棟,色澤鮮亮,甚是壯麗。提起「花塔」之名,總想起小時候經常聽說的「花塔餅」,卻不知花塔餅跟廣州的花塔有沒有關係。

縱目望去,到六榕寺參觀、禮佛的,大都是外地人,外國遊客也頗不少,就是沒看到幾個說粵語的本地人。六榕寺外南北縱貫的馬路,就叫六榕路,路面很窄,東側連人行路也沒有,但牆上則用浮雕介紹六榕路一帶的歷史名勝和傳說,甚是有趣,但站在對面馬路未必看得清楚,走近細看又可能要冒著被汽車迎面撞來的危險,真不明白當局如此設計用意何在。附近一帶看似是平凡的住宅區,行人寥落,除我和同學兩人外,更無別人駐足細看牆上的資料。

離開六榕寺,沿六榕路筆直向南,過中山路,循朝天路繼續南行,至光塔路右轉向西,沒多遠便是懷聖寺,也就是「光塔」所在,所以懷聖寺又俗稱「光塔寺」。懷聖寺其實是始建於初唐的清真寺,據說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清真寺,但屢經重建,已非初唐模樣。可惜今天懷聖寺只供穆斯林信徒參拜,謝絕遊客,雖云道遠而來,也落得望門興嘆,只能在牆外略窺光塔的風貌。

光塔路也不寬廣,兩旁綠樹成蔭,就像在路上築起一條綠色的長簷,明顯比中山路、解放路等大馬路清爽涼快。附近商店、學校林立,比六榕路熱鬧得多,頗有以前油麻地、灣仔等地的市井況味。

儘管六榕寺和懷聖寺比很多中原和江南的古剎名寺都要歷史悠久,但不知為何,印象中很少有人提及,甚至稱得上不見經傳,名氣遠遜於洛陽白馬寺、嵩山少林寺、鎮江金山寺、杭州靈隱寺等。觸目所見的廣州人,經過這些古寺時更目不斜視,恍若不見。這是朝夕相對見怪不怪,還是相安無事各不驚擾?轉念又想,很多佛寺、道觀都喜歡建於深山,遠離紅塵,好讓修道者清心寡欲、不為俗事牽絆,說到底可能就是因為深知人性軟弱,難以抵受誘惑,若要在五光十色的鬧市中修行,決心、定力和智慧均須超乎常人,若非得道高人實難為之。千百年來,六榕寺和懷聖寺與販夫走卒為鄰,深得「大隱隱於市」之三昧,或可為傳統廣東人市儈勢利、長袖善舞的形象之下,樸實淳厚、講信修睦的精神作一註腳。

2 comments:

  1. 其實六榕寺和光孝寺在廣州人心中的地位很高的。
    但是一直以來,廣州沒有太多古蹟聚集,也不是旅遊城市,以經商聞名,所以就沒有這麼有名了。

    ReplyDelete
  2. 我沒去光孝寺,但也聽說過。其實廣州有不少古物寶貝,可是不知為何,好像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拆的拆毀的毀,也沒幾個人會奔走呼籲一下。其實傳統廣東人做生意自有其敦厚質樸之處,與信而好古沒有衝突,這一點實在教人摸不著頭腦。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