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July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濟南(一)

經過兩個月的籌劃、無數日子的盼望,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下午,我終於來到了山東首府濟南。

濟南是趙太太的故鄉,但她不是城裡人,而是出自城外的章丘明水,仍屬於濟南的管轄範圍。「易安之旅」從濟南開始,自是順理成章。

對濟南的認識很淺薄,全都是來自初中時《我看大明湖》、《老殘遊記》節錄等課文,如今只記得「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歷下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等詩句,還有老殘乘船遊湖時隨手亂摘蓮蓬之類的零碎片段。

恕我孤陋寡聞,濟南歷來有多少名士,實在不太清楚;但憑一位趙太太,已足以讓人記住濟南。難得連豪放詞宗辛棄疾也是濟南歷城人,所以王士禛不無自豪地說:「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皆吾濟南人,難乎為繼矣!」

大概因為自小被《水滸傳》、武俠小說和武俠片洗了腦,總以為山東人粗豪奔放,爽朗有餘,纖巧不足。即使山東也不乏孔子、孟子等文人學者,仍是不太明白趙太太對生活細膩敏銳的體會,是怎樣培養出來的。在濟南小住十多天,倒似乎看出一點端倪來。

走在濟南街頭,竟是出奇的閒適恬靜,完全沒有想像中的喧囂和粗鄙。第一天晚飯後,到泉城廣場散步,只見街坊扶老攜幼的出來乘涼、聊天、吃冰棒、放風箏、聽票友表演、帶小孩學滾軸溜冰,甚至買東西(廣場下的百貨公司和超級市場大得嚇人,隨時可能會迷路),各適其適,寫意得很。

在濟南差不多半個月,其實整天價奔波在外,真正在市區裡閒晃的只有幾天。濟南號稱「泉城」,泉眼特多,只是沒想到趵突泉、五龍潭、黑虎泉和大明湖等以水為主的名勝都在市中心,信步可至。小說裡「家家泉水,戶戶垂楊」的柔靡風光,自然一去不返;但見周末早上,男女老幼圍在黑虎泉畔汲水回家泡茶的熱鬧情景,泉城人家的遺風卻依稀可辨。

在濟南的第二天,清早起來,急不及待直奔趵突泉公園。濟南市區的泉水之中,以趵突泉名氣最大,但我的醉翁之意,當然在於靠公園東門最近的漱玉泉。

趙太太作品集早已散佚,所謂《漱玉詞》云云,只是後人輯佚之作,已非原貌。但「漱玉」二字,從此與趙太太蘭桂齊芳。其實,趙太太到底有沒有在濟南城住過,很成疑問。現存的文獻資料,都沒有證據顯示她自己或乃父李格非曾在濟南長住,觀光、會友間或有之,長居則未必。明、清以來,多少人認為她的故居就在漱玉泉之旁,不知是因為詞集名稱而先入為主,還是先有這種穿鑿附會之說,編纂者才把詞集命名為「漱玉」。

不過,趙太太凝鍊典雅的詞藻,「漱玉」二字,當之無愧。泉水若是有靈,也應該與有榮焉。

趵突泉公園內號稱有大小泉眼數十個,最靠近東門的就是漱玉泉。泉眼稍高,泉水溢出後隨即流瀉到低窪的池塘中,枕石漱流,鏗鏘有聲,故謂之「漱玉」。泉北就是趙太太的紀念館,館名由郭沫若題寫,正廳有一尊趙太太的塑像,造型清雅秀麗,頗符合後人對趙太太的想像。內園則有一列房屋,陳設了四組以趙太太生平為題材的蠟像,服飾、陳設像戲臺上的明朝式樣多於宋朝,手工也不見得很精緻。

紀念館從選址到陳設,都有人云亦云、「想當然耳」之嫌,似乎沒有認真考證過,連小商店售賣的書籍也是濫竽充數之作,王學初、黃墨谷、徐培均等名家的著作一本也沒有,實在遺憾。雖說當局能為趙太太設館紀念,本身已是一樁美事,身為不鏽鋼粉絲者如我自然希望做到精益求益,不要辜負一片冰心。可惜現實往往不盡如人意,我等無權無勢之人,徒呼奈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