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July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開封(二)

離開相國寺,沿自由路西行至中山路交界處,在西南角的西餐廳吃早餐。說也奇怪,煞了一晚火車,睡也沒睡沉,竟然不覺得太睏。坐下來喝了一杯咖啡,休息了半小時,沿著中山路往北直走,大約二十分鐘便到龍亭公園,也就是北宋皇宮所在。途中會經過楊尚昆手書「宋都御街」的牌樓--因為今天的中山路,便是北宋時的御街。

不過,今天的中山路已無半點古都遺風,只有牌樓至龍亭公園的一小段,兩旁是飛檐木柱的仿古建築,大都是售賣古玩、印章和文房四寶的商店。愈往南走,仿古的風貌絲毫不現,服裝店、電器店、餐廳等現代商鋪鱗次櫛比,和一般街道沒甚麼分別。

龍亭公園的建築,都是清代修建的,跟北宋沾不上半點邊兒,唯有門前一對面目模糊的石獅,還有龍亭旁邊一對原屬花石綱的太湖石,才是北宋皇宮的故物。進公園後,有一條寬闊的堤岸直通龍亭,東面是潘家湖,西面是楊家湖,據說楊家湖清、潘家湖濁,顯然是當地人褒楊抑潘民間傳統的延續。

同一條堤岸,十多年前也走過,但一邊走一邊想,始終想像不到北宋皇宮和官署,到底是怎生模樣。可能宋朝離我們真的太遙遠了,而且經歷了多次戰爭,建築物早就灰飛煙滅,連圖樣也未必可以流傳下來。又或者我孤陋寡聞,沒看過有關宋代建築特色的記載。印象中景點的仿古建築,不是仿唐、就是明清,宋代經濟、科技和文藝空前發達,睥睨後世,在建築方面卻似乎備受冷落,不知是否後人「恨屋及烏」,因認為宋代國勢積弱不振,故而不加理睬,抑或另有隱情了。

沒想到龍亭公園最精彩的展品,竟是放在龍亭前稱為「朝門」左側的北宋都城模型,據說是周寶珠等多名宋史專家按照史書上的記載,並參照考古結果而還原的,無論城門、河流、街道、官署、寺院,甚至名人居停,都標示得一清二楚,令人嘆為觀止。可惜我的照相機是普通不過的「傻瓜機」,功能不強、取景不闊;要是有專業攝影師在場,就可以先拍全景,後拍局部,回來後再拼成一幅完整的「北宋都城圖」。

幾個月前旁聽了蕭錦華博士講解長安、洛陽、開封等古都的沿革和體制,才知道北宋開封的面貌,早已被決堤的黃河淹沒,長埋水底,不見天日。今天開封府遺址對面的包公湖,據說就是多次黃河泛濫後造成的。按照龍亭公園的還原模型,北宋時該處屬於皇城西南隅,是中央官署和皇家寺院的集中地,只有一條惠民河流經城牆外,卻沒有湖泊。滄海桑田之變、興衰禾黍之慨,莫過於此。想到這裡,心下不禁黯然,暗想趙太太晚年念念不忘重回故里,或者也會想返還舊都,緬懷和父母弱弟的天倫之樂、與新婚夫婿同為「葛天氏之民」的愉悅滿足。可是即使她冉冉復生,也未必認得出劫餘重建的開封了。

信步走到龍亭公園的西北角,據說是當年天波門所在,楊家將的府邸就在此處。不過,今天的「天波楊府」看來,又是另一處新建的古裝片布景,景區內居然有射擊場、騎馬場,又有多間殿宇,放滿了《楊家將》小說、戲曲場景的人偶和模型,沒甚麼看頭。匆匆繞了一圈,就循原路回去,準備到開封府、包公祠和延慶觀。

出龍亭公園後,截了一輛三輪摩托車到開封府去。開封府是近年重建的,高牆廣廈,氣勢恢宏,但到底和北宋的開封府衙有多相似,恐怕無人說得準。近入口處東西兩側各放置了一塊「開封府題名記」石碑,記載了北宋歷任開封府尹和知府的名字,筆劃井然,並有一方小亭保護,竟無遊人走近細看。其中一塊刻著包公名諱的部分,早被幾百年來遊客的指頭磨去,指痕深達半寸。此事在宋末元初周密的《辛癸雜識》亦有記載。記得十多年前在包公祠也看到過這塊石碑,不知是開封府重建後遷移至此,還是複製品。公堂上綁著紅絲帶、煞有介事地陳列的龍頭鍘、虎頭鍘和狗頭鍘,我也疑心是小說戲曲的杜撰,而非包拯本人的發明。不過,景點的設計者和建造者,又有誰像我那麼無聊,把景點當作古蹟看,連一磚一石也要鑑定清楚?

包公祠位於包公湖畔,臨水而建,可飽覽全湖景致;但是靠近湖岸處擺滿了西洋雕塑,還有一個偌大的西式噴水池,不倫不類,大煞風景之餘,亦不免貽致愧對先賢之譏。進得前廳,又看見「開封府題名記」石碑。這一下可糊塗了:到底哪一塊才是真蹟?抑或兩塊都是複製品,真蹟另有收藏之所?

回濟南之前,到觀前街的延慶觀去看看,心想那是丘處機籌建的道觀,身為金庸小說鋼粉不可不遊。誰知延慶觀正在修葺,猶幸工作人員仍准我進去拍個照,連門票也打了個七折。原來裡面只剩下玉皇閣,四周早被掘得體無完膚。仔細看了介紹文字,原來這延慶觀竟是王重陽升天之處,原為尋常客店,丘處機為紀念恩師,遂在其地修建道觀,原稱「重陽觀」,經過多次毀塌和重建,到明代才改稱延慶觀。現在看到的玉皇閣,應是清代重建的遺物,並非丘處機當年初建的模樣了。

第二次到開封,雖然只是走馬看花,感覺卻比第一次稍佳。對遊客來說,三輪摩托車的確很方便,三、五塊錢就可以在景點之間的大街小巷中穿梭,領略當地市井的風情,可能比以前坐人力車在天星碼頭繞一圈更有意思。這次遇上的三輪車司機都很友善,最後一位大娘甚至願意在延慶觀外等候,然後再送我到火車站。不知是我鴻運當頭,還是趙太太暗中差遣她信得過的街坊來,好讓我對她以前留下多少美好回憶的地方,也平添一份好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