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July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青州

帶著曬焦了的手臂和頭臉從開封回到濟南,已是深夜。次日起來,在濟南市區的五龍潭公園、芙蓉街、泉城公園閒晃,又在泉城路的新華書店買了幾本書。休息了一天,六月十三日清早,乘高速火車到青州去。

青州原是《尚書.禹貢》記載的天下九州之一,範圍包括整個山東半島。後來中國地域的名稱和編制經歷多次變革,青州的範圍漸次縮小,如今是山東省濰坊市轄下的縣級市。北宋時,青州是山東重鎮,又稱益都,名臣如寇準、范仲淹、歐陽修、富弼等,均曾知青州。

對趙太太來說,青州是她生命中另一個很重要的地方。這裡是她和趙明誠「屏居」的「鄉里」,潑茶賭書之樂、花月唱酬之閒、金石校勘之勤,都以青州作背景。當年她攜書十五車,連艫渡江,險死還生,正是從青州出發。所以,即使青州現在知名度不高,也不能不到。

從濟南乘高速火車到青州,約一小時可到。下了火車,乘計程車約半小時,才到得了青州市區西南隅的范公亭公園。

范公亭公園面積很大,地勢低窪,進門後就是一條很長的下坡路,經洋溪湖,過了橋,直抵順河樓--這就是繼濟南和章丘之後,第三間李清照紀念館所在。

順河樓建在河岸旁磚砌的高臺上,遠眺如高樓,因而得名。不過,順河樓是清代建築,與趙太太屏居青州的故宅,未必沾得上邊。即使有人說順河樓所在就是趙太太故居,也不能輕信--這世道啊,信口開河、穿鑿附會者多,博覽廣徵、認真考據者少,能拿出真憑實據者更少,所以這等傳聞,只能一笑置之。不過看到那麼多人附會甚至「捏造」趙太太在哪兒哪兒生活過的證據和傳言,證明趙太太名氣響亮,震鑠古今,多少人前仆後繼爭著高攀,身為粉絲不但替她老人家高興,心底裡還有一絲與有榮焉的虛榮感。

順河樓的入口就在橋邊,只有兩扇板門,門楣上的橫匾從左至右書寫,怎麼看怎麼礙眼。進去卻是一個寬敞的庭院,綠樹成蔭。再進去一扇門,才是有關趙太太的幾幢房子,杳無人跡,草木如新。右側的展廳陳設甚是簡陋,展板、展櫃年深月久,灰塵厚積,一派荒涼蕭條景象。正廳沿用趙太太青州故居飯後休憩的房舍之名,稱作「歸來堂」,陳設也很簡單,左側洞門內有一尊趙太太夫婦的雕像。堂外靠山坡處有迴廊,廊上石碑記載了修建紀念館的始末,還有一些書寫趙太太詞作的石碑。

老實說,山東雖是趙太太的故鄉,但省內三間紀念館的設計和展品都差強人意。隨意在書上抄來趙太太的生平,放幾本趙太太的詞集,那算甚麼紀念?即使重金禮聘雕塑家為趙太太造像,可能有助普羅大眾認識她老人家,但也可能局限了想像,甚至扼殺了閱讀她作品、瞭解她生平的興趣。不讀她的作品、不知她的生平、不思考有關她的種種謎團和爭議,單憑藝術家的想像和策展者的論述,又是否紀念趙太太最好或唯一的方法?

順河樓縱有千般不是,也是讀書、沉思、養靜的好地方。在燦爛的陽光中,想像當年在青州的趙太太,如何和她的寶貝丈夫度過了平靜愉快的十多年,一同讀書、一同收藏、一同考據,多麼令人神往和艷羨。趙太太說那是「樂在聲色狗馬之上」,不是因為趙明誠就在她身邊(雖然這種「感情分」已經呼之欲出,我等眉精眼企的鋼粉豈有不知?),而是因為專心讀書做學問,我等書獃子自然完全「意會心謀」,所以數年前心灰意懶、無明火起的時候,寫過一句「欲效歸來堂上客」。不是一時意氣,而是真的想從此閉門讀書,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當然,今時今日要達成這個心願,談何容易?去年漫遊大江南北之後,回來就拋下俗務回到學堂,總算過了一把癮,也不枉了。雖然捨不得,但現實還是要面對的,只好自嘲「卻驚老去怨從前」,心不甘情不願地重入江湖。

在順河樓徘徊良久,才緩步踱到范公亭去。公園以范公亭命名,范仲淹應是主角,可是范公亭所在頗為隱蔽,相距順河樓甚遠,不太好找。如今范公亭在三賢祠內,亭中有一古井,稱為「醴泉」,據說是范仲淹知青州時開鑿,泉水甘洌,造福不少百姓。三賢祠乃明代修建,除供奉范仲淹外,還有歐陽修和富弼,都是有功於青州的北宋名臣。各人祠中都有雕像、壁畫和文字介紹其生平,製作看來比趙太太的用心得多。院落中又有多株唐、宋古樹,綠葉參天,環境甚是清幽,就是少了遊人,氣氛有點冷落。

早前讀《澠水燕談錄》,卷二〈名臣〉談到富弼知青州時賑災撫民的功績,頗值一記:「慶曆末,富文忠公鎮青州,會河決商胡,北方大水,流民坌入京東。公勸所撫八州之民出粟以助賑給,各因坊村擇寺廟及公私空舍,又因山崖為窟室,以處流離。擇寓居官無職事者,各給以俸,即民所贅聚,籍而受券,以時給之。器物薪芻,無不完具。不幸死者,為『叢塚』收瘞,自為文,遣使祭之。明年夏,大稔,計其道里,資遣還業。八州之閒所活者,無慮五十餘萬人。其募為兵者,又萬餘人。仁宗嘉之,拜公禮部侍郎,公曰:『恤災賑之,臣之職也。』卒辭不受。」

與公園正門成犄角之勢的,就是青州博物館。如今青州雖是小城,博物館卻是國家級的,而且免費開放,憑有效證件即可取票參觀。

博物館的藏品非常豐富,令人大開眼界,頗覺不虛此行。館方以明朝萬曆年間趙秉忠考取進士第一甲第一名(即狀元)的試卷為鎮館之寶。原來明代仇英仿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的真蹟,也是青州博物館的藏品。看上去色彩瑰麗、墨蹟如新,令人讚嘆不已。另外,第一展廳甫進去就看到有關青州沿革的介紹,深入淺出,圖文並茂,連標示青州歷代郡治所在的模型也有,一目瞭然;印證顧頡剛先生《中國疆域沿革史》有關「州」的解說,更增領悟。

沒想到在青州,居然上了一課地域沿革史,飽覽了多件珍貴的文物,難不成又是趙太太暗中安排,讓我在青州重溫當年她那些「在聲色狗馬之上」之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