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July 2011

廣州印象之五

三天兩夜,要深入體驗一個像廣州那樣的超級大城市,固然不足夠;但即使待上一年半載,這個城市有沒有本事讓我傾倒,很成疑問。

在廣州,雖然語言、食物、交通、天氣都很熟悉,我還是喜歡不了它。

「喜歡不了」的感覺很曖昧,不甜不酸,不濃不淡,連自己也捉摸不透。

說喜歡嗎?肯定不是。說討厭嗎?那又不見得。畢竟廣州的市容,還是比深圳好些。從瀝滘回來那天,晚飯後獨自跑到三元里去看跌打,下了地鐵之後還要嘎登嘎登的走半小時,猶幸一路上燈火通明,向之問路的住宅小區街坊也算友善,已是意外驚喜了。

既然還沒有差勁到令人討厭的地步,大概就是尚未找到喜歡的理由。我自問饞嘴,本來「食在廣州」是極具吸引力的賣點,但地道的粵菜、點心水準,並沒有想像中高,這塊金漆招牌,似乎頗有搖搖欲墜之勢。就連從早到晚都有人滿之患的陶陶居,同樣令人失望。廣州的小吃如腸粉、餛飩麵等的確很精彩,中國各省和世界各地的菜式也都齊備,而且豐儉由人,難怪身為昆明人的舊同事Eric在廣州一待就超過十年。不過,內地食物安全始終未能令人放心,廣東的情況尤其嚴重,每次吃東西時,即使味道再好,心裡總有一塊疙瘩揮之不去。

除了食物安全,人身安全也很重要。無論是居民還是遊客,安全與否直接影響到他們對某個城市的觀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地,一直對廣州的治安沒有信心。這可能是因為唸書時有幾次在舊廣州火車站轉乘火車,看見遍地「盲流」的經歷太震撼,加上有一次同行的同學被竊,就在腦海中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壞印象。

俗語說:「人比人,比死人」,城市也是一樣。在其他城市的經歷愈愉快,就愈顯得廣州差強人意。同樣是繁華喧鬧的大都市,走在上海街頭,我一定不會像在廣州那樣神經兮兮,老是害怕有小偷隨時無聲無息地光顧。去年一個人從山東輾轉走到江南,攀山涉水、舟車勞頓,也從來沒有那樣提心吊膽過。

因為媽媽的緣故,很想藉著這次遊歷,改變對廣州、甚至廣東多年來的偏見。即使一朝一夕未竟全功,至少也希望可以踏出一步。不過,看來仍須努力。

這些年來,遊歷過那麼多城市,不管中外,讓人一見鍾情的並不多,感情能夠長久維繫的就更少。反而因懵懂而愛上、因瞭解而分手者最多--譬如北京和上海。可是不管自己喜歡不喜歡,很多城市都洋溢著一種自信和自戀,走在街上,總是感到他們會把最引以自豪的東西公諸同好。那些拿來「曬」的寶貝可以是看得見的山水、古蹟,也可以是用心才感受得到的個性和價值觀,卻不是自己口袋裡有多少錢,或者自己的賺錢能力有多強。炫耀的對象也不只是外來的遊客,他們更看重的是自己人。所以倫敦有Whitehall、海德公園和西敏寺,濟南有大明湖;上海有外灘和閘北的多倫路;杭州有西湖和寶石山,都是供人隨意遊覽,評頭品足,分文不取。為甚麼要看重自己人的感受?因為只有自己人全心全意的認同,一切精心設計的宣傳形象和口號,才顯得活力澎湃、名副其實。廣州也有越秀公園和沙面,但是對廣州人來說,廣州的精髓不在於山水風光,而在於柴米油鹽的市井民生、尋常巷陌的人情世故。西關一帶的唐樓和「騎樓底」,是現代嶺南風情的精髓,修復後卻變成連綿三公里的連鎖品牌特賣場,樓上彩色繽紛的窗戶泰半緊閉,沒半點人間煙火氣,明顯是為了招徠遊客的包裝技倆,而不是為了留住老廣州最珍貴、最窩心、最親切的回憶。虛有其表的掩眼法,也許能贏得一時三刻的掌聲;但真心抑或假意,即使在真偽難辨、是非難斷的今天,在有心人的眼中,始終還是會無所遁形的。

2 comments:

  1. Anonymous9:46 pm

    廣州已沒有了正宗羊城風味的雲吞麵和鳳城水餃. 現有的菜肉餛飩其實是屬於華中或北方食品. 老廣州都覺得十分遺憾.

    potato

    ReplyDelete
  2. 哦?是嗎?謝謝告知。廣東餛飩的餡料正是其特色所在,也是很多老廣州、老香港情有獨鍾的食物,為何會沒有了呢?
    其實我較愛吃麵條,廣東麵的吃法和味道始終有別於江南和北方,同樣很有特色,雖然個人不太欣賞,但仍希望可以保留,如果連吃的都要千篇一律,太沒意思了。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