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August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南京(三)

汲取了在濟南買不到火車票的教訓,從明城垣史博物館下來,飯也不吃,直奔火車站去。排隊三刻鐘,終於買到往鎮江、池州和杭州的車票,不禁放下心頭大石。時間尚早,還可以多遊一處,不知怎地心血來潮,就想往城南的中華門去。

乘地鐵到中華門站,下車後在附近一家小麵店打了尖,才緩步踱到中華門。如今門前仍有一條寬廣的護城河,城牆巍峨厚重,氣勢恢宏,真不愧「金陵帝王州」的美譽。

進城一看,才知道中華門原稱「聚寶門」,是朱元璋在南唐故都南門的舊址上重建的,而且是目前僅存的明代四城門之一,不禁驚喜交集。民國成立後,始改稱「中華門」。凝目看去,城門上「中華門」三個端正的大字,原來是蔣中正手書,在夕陽下閃閃生光,鉤劃如新。

中華門內有幾個大小不一的藏兵洞,最大的兩個分列左右,大約有三、四層樓高,長約數十米,可能與城牆高度和厚度看齊,可以想像埋伏一千幾百人銜枚待命,絕非難事。時值盛暑,外面又熱又濕,裡面卻陰冷無比,加上燈光晦暗,不禁機伶伶的打了個寒顫。最小的藏兵洞大約只有幾尺見方,多半是儲存武器和炮彈之用,現在仍有十多個大小迥異的石彈,有些形狀如保齡球而重量倍之,供人憑弔。

中華門內又有三道甕城,明顯是為了加強防禦而設計。因為南京北臨長江,可作天險;南面雖有雨花臺,但始終面向平原,應是兵家必爭之地。甕城之間雖有券門直通,但券門上原設千斤閘,由士兵在城樓上以絞索收放自如;四面城牆上也布滿箭孔、馬頭牆等防禦設施,即使攻入甕城,也可能成為甕中之鱉。

一直以為南唐的風流韻事,只流傳於小說戲文之間,時日一久,愈覺虛無縹緲,如幻似夢。沒想到中華門與南唐竟有一段深厚的淵源,縱使當年的玉砌雕欄、鳳閣龍樓已沒有半點蛛絲馬跡,仍不免徘徊良久,不忍便去。少年時沉溺艷詞悲曲的日子早已遠離,雖曾東施效顰,畢竟只是見不得人的遊戲文章。事隔二十年,莫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把我引到這個地方來,稍解我的好奇心?轉念又想,如果南唐故城在明初仍有跡可尋,是否可以假設宋代江寧府城的規模,也是承襲自南唐故都?倘若真的如此,趙太太豈不是可能經過其地?她巡城遠覽之時,又可曾在這附近留下窈窕飄逸的芳蹤?雖然很想知道趙太太在江寧的行止居停,究竟年深月久,事屬渺茫;然而趙明誠縋城宵遁、拋家棄國的那一爿城牆,只盼我永遠也找不到。

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懸念,所以不避炎熱、不辭路遠,連日跑到城北的神策門和城西的石頭城,把南京現存最古老的城牆都仔細看遍了。

神策門也是明代遺留下來的城門之一,從火車站徒步約二十分鐘可到。不知是否面臨長江、盤踞山丘的關係,位置較優越,易守難攻,所以看上去較完整,連城牆上的鏑樓也能保存下來,然而遊人甚少。低頭一看,城牆和階梯上刻著監修官員、工匠、產地等文字的磚塊很多,磨損也不及城南的嚴重。民國時,神策門改稱「和平門」,胡漢民手書的隸字橫匾,如今仍安安穩穩的嵌在城門上。

位於城西清涼山麓的石頭城,據說是孫權在楚國故邑上增建的,本來西臨長江,峭壁如削,但後世河水改道,秦淮河已在百米之外。中間的一片河岸,現已改建為草木扶疏、明淨清幽的公園。那向河的峭壁,不知是經風雨侵蝕抑或故意為之以鎮懾河神,看上去竟如一張面目猙獰的鬼臉,所以又稱「鬼臉城」。公園盡處便是明代故城清涼門,城牆上有石階可通鬼臉城崖頂。

有道是:「到北京看城頭,到西安看墳頭」,其實北京的「城頭」數來數去只有紫禁城和長城,古城牆早已灰飛煙滅,連天安門廣場南端俗稱「前門」的正陽門,好像也是後人重建的。如果真的要看古城頭,哪裡比得上南京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