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August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鎮江(三)

最後一個要到鎮江的理由,就是《白蛇傳》。如果「遊湖借傘」、「斷橋產子」等情景就是杭州西湖深陷潛意識無法割捨的因緣,「水漫金山」的鎮江金山寺又焉能錯過?

芸芸民間傳奇之中,就以《白蛇傳》最教人魂牽夢縈,看一遍心疼一遍。當年在學校借來《白蛇傳集》,把古往今來歷代改編本都細讀一回,即使文詞鄙陋、情節不通,仍是甘之如飴。後來連現代的小說、電影、戲曲改編本都不放過,大都是遺憾的多,滿意的少。正如Patricia所說,只要看見戲臺上的許仙戴上那頂縫滿棉絮的「掌櫃」專用帽子,心中早已無明火起。何況許仙這個窩囊廢比《再世紅梅記》的裴禹更齷齪不堪,扮演者再俊俏百倍,我也是一樣無動於衷。

目前看過的本子中,改得最精采的大概就是李碧華的《青蛇》。慶幸當年買到了模仿傳統版畫造型作封面的版本,這個封面簡直可以作獨立收藏;近年以電影劇照作封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可是李碧華親自操刀的電影劇本,同樣無法令人滿意。

從北固山乘2路巴士往金山,一下車就見到遊人魚貫而至,與焦山、北固山的清靜寥落大異其趣,心想是《白蛇傳》魅力沒法擋,還是另有內情?

走進園中,只見到處黃牆灰瓦、金碧輝煌,好一派富貴迫人的架勢。香燭、紀念品的商店櫛次鱗比,像個小市集一般,滿目盡是人間煙火氣,哪有半點佛門清淨地的感覺?走不多久,來到金山寺門前,才知道金山寺是清代皇家寺院之一,因清聖祖南巡時親題「江天一覽」四字而改稱「江天禪寺」,所以才有這一番富貴氣象。不過,在庶民百姓心中,金山寺就是金山寺,白娘子的魅力不分年月、不問種族,總比一代明君親切得多。

金山寺依山而建,房舍星羅棋布,把山勢都遮住了,所以有「金山寺裹山」之說。山頂的慈壽塔幾可凌雲,在萬里晴空之下尤其耀眼。不過,金山寺內絕無半點有關《白蛇傳》的東西。勉強要說,就是山腰的法海洞。原來法海真有其人,據說他俗家姓裴,乃唐末宰相裴休之子,自幼出家。後來在金山洞中打坐潛修,因見金山寺殿宇荒蕪,竟自燃一指節,矢誓振興佛門。其後在山下河邊發現金錠,上報朝廷,作為重修金山寺的經費。所以這位法海是唐末五代的佛門高德,卻不是宋室南渡後以斬妖除魔替天行道自詡實則吃飽飯沒事幹拆散人家夫妻母子的老禿驢。至於說書、演戲的為何編派法海,令他惡名遠揚,恐怕又是一樁無法查根問柢的懸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