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0 August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杭州(四)

「易安之旅」結束前兩天,紹興、寧波、臺州、溫州、衢州和金華都去過了,於是留在杭州,到處逛逛,見見朋友,好好享受餘下的旅程。

難得馮姐有空,叨擾了兩頓晚飯,吃杭州本幫菜,有湯有魚有菜有肉,異常豐富,而且味道都很好。我最愛吃那道臭豆腐,烹調方法很特別,不是常見的油炸,而是好像用鹵汁長期醃製後再煙薰,所以豆腐的顏色灰灰黃黃,賣相興許不佳,但吃來又麻又香,勁道十足,無論下酒或下飯,都是上品。可惜就是菜點得太多了,我們兩個人怎麼吃也吃不完;就是我拚了老命放量的吃,把連日來天天爬山遠足消耗掉的脂肪都超額補回來了,仍只能吃掉一半左右。她身體也不好,是個藥罐子要戒嘴,平日很少在外面吃飯,就是偶然放縱一回也吃不了多少。若她把飯菜帶回家吃,結果肯定要進醫院躺幾天。這兩頓飯真是既浪費又破費,莫非內地人請朋友吃飯都喜歡這樣鋪張的?如果在香港,我一定會把剩菜打包回家慢慢吃;可是人在旅途,沒冰箱也沒微波爐,只得眼睜睜看著滿桌剩菜給倒掉,想起這世上還有多少人天天吃不飽穿不暖,總覺得很慚愧。

和馮姐東一句西一句的閒扯,從秦檜到底是不是趙太太的表妹夫到何英、茅威濤的《李清照》越劇電視片集再到「杭州不易居」無所不談,很開心。她居然讚我的國語愈說愈標準,心中不禁有點飄飄然。不過轉念一想,在內地遊歷了一個月,國語每天從早練到晚,也總該有點進步,才對得起自己的老師罷?

馮姐這個祖籍山東的老杭州又說了幾句杭州話,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的聽,倒聽懂了五六成,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我問她為甚麼杭州話聽著好像跟寧波話、溫州話等江南方言不太一樣,反而像國語,比較易懂,她就說:「因為杭州很多人都是宋朝時從河南來的嘛。」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那麼,趙太太晚年選擇在杭州定居,語音依稀可辨是否也是原因之一?

我至今仍無法想像,在北方出生長大的趙太太,說起一口山東話是怎生模樣。那天在煙臺福山的王懿榮紀念館和看門的大娘聊了一陣子,她不太會說國語,滿口山東話(煙臺話?)聽得我甚是吃力。當趙太太來到鄉音佶屈聱牙的南方,幾乎每個城市的方言都不一樣,可以想像要適應有多麼困難。雖有官話,但說到日常起居柴米油鹽等瑣事,又用得著多少?即使有婢僕使喚,言語不通,終覺無聊隔閡,思之不禁淒然。

馮姐很客氣,又請我看了一場杭州越劇院演出的傳統劇目《九斤姑娘》。那是聰明伶俐的鄉下姑娘為鄰里排難解紛的街坊故事,雖然質樸無文,也談不上甚麼動人佳處,但嘻嘻哈哈從頭笑到尾的,有些地方也挺witty,倒是看得開心。

終於和網友清兒見了面。首次見面時,我一身僕僕風塵,剪得短短的頭髮、曬得黝黑的皮膚、破爛的牛仔褲和爬山鞋,大概有點錯愕和失望罷?她穿了連身裙和涼鞋,很典型的江南女生打扮。我們在南山路的咖啡店坐下聊天,她送我周密的《武林舊事》,幸而我也早有準備,送她一部徐培均先生的《李清照集箋注》。天南地北的聊些甚麼,現在都想不起了,只記得很開心。本來她說要陪我去金華,又說要去雁蕩山,結果都沒去得成。臨走前兩天,她請我在湖濱路的外婆家本幫菜飯店吃午飯,又是點了滿桌的菜。大概是這幾天吃撐了,胃口不怎麼好,吃得不多。飯後和清兒到湖邊散步,還沒走到柳浪聞鶯她就喊累了,真是個弱不勝嬌的小女生。

次日我從杭州北站乘巴士到良渚去探望她,她帶我逛了一圈良渚博物館,裡面的展品相當豐富,尤其是關於良渚考古源起和擅長製玉的先民生活的介紹,值得一遊。只是博物館地點較僻遠,看來要維持也不容易,遑論擴充發展了。從杭州市區乘車到北站,不堵車的話也要一小時,然後再乘半小時巴士才到良渚,展品能否吸引足夠遊客不只一次長途跋涉慕名而來,頗成疑問。博物館四周都是曠野,人煙全無,只有一條公路行經其間,連遮蔭的大樹也沒有,對於早被空調寵壞、怕曬、怕冷又怕熱的城市人來說,更是致命的缺點。我們參觀的時候,遊客寥寥可數,在偌大的展廳裡更顯冷清,又是一陣惆悵。

良渚文化素以玉器聞名,是江南遠古文化的代表,可是現在又有多少人記得?多少人有興趣?在良渚西北的安溪,就是清兒的祖家;安溪之西北有東明山,據說是靖難之變後,明惠帝出家避世之地。安溪又有苕溪流經其中,把小鎮一分為二。知道苕溪,就是因為南宋胡仔的著作《苕溪漁隱叢話》,其中就收錄了趙太太的《詞論》。可是胡仔對她的主張不以為然,更引韓愈詩嘲諷她「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去年此時,清兒正忙著寫一本有關東明山掌故的書;今年付梓後,就給我寄來一冊作禮物。仔細看完,深感於她對老家的眷戀和自豪。同時也不禁叩問自己,又給這個家做過甚麼?能做甚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