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August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紹興、寧波

讀《金石錄後序》,相信沒幾人對趙太太跌宕多舛的人生無動於衷--年輕時,她娘家、夫家俱罹黨爭之禍,猶幸可以和丈夫「屏居鄉里」,搜羅天下古器、書畫,以著述自娛,與世無爭。賭書潑茶之樂,更留下千古美談;所謂神仙眷屬,大概不過如此。後半生國破家亡,流離於江湖之間,孑然一身,愁病交煎。數十年來的收藏,雖在亂離之中,「猶愛惜如護頭目」;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幾番兵禍和盜竊之後,不免散為雲煙。如今思之,猶覺心痛疾首;趙太太當時的沮喪、難過,實不足為外人道。無怪乎趙太太感嘆:「昔蕭繹江陵陷沒,不惜國亡而毀裂書畫;楊廣江都傾覆,不悲身死而復取圖書。豈人性之所著,死生不能忘歟?或者天意以余菲薄,不足以享此尤物耶?抑亦死者有知,猶斤斤愛惜,不肯留人間耶?何得之艱而失之易也?」無奈悲憤之意,噴薄而出,令人不忍卒讀。

說起人算不如天算,不禁想起那天到紹興和寧波的情形。

七月四日,乘火車到紹興和寧波逛逛;如果時間許可,之後或可從寧波乘長途巴士到舟山。趙太太在世時,舟山稱「昌國」,高宗泛海躲避金人,曾駐蹕其地,因此也有學者認為,趙太太追隨御駕之時,可能到過舟山,並在海天連碧的客途上填了一闋媲美李太白游仙詩的《漁家傲》(天接雲濤連曉霧)。

以前從杭州乘長途巴士到紹興,不用一小時;到寧波也不過兩小時左右。心想乘火車,肯定比巴士要快得多,時間應該充裕。誰料往紹興的「快速」火車,延遲了差不多一小時才開車,中途又停頓了好幾次,看來是為了讓道給高速火車,結果原定半小時左右的車程,竟走了一個半小時。在紹興逛一個上午的計劃,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完全泡湯。

往紹興的火車票是「無座票」,買票時心想車程不過半小時,站一下也無妨,誰知一站就是兩個半小時,不免有點腿酸。當日天氣悶熱,烏雲密布,卻始終下不出雨。那趟列車好像是從安徽開過來的,車上擠滿了乘客,車廂裡更是鬱悶,很多男乘車都乾脆脫掉上衣乘涼,滿眼看去盡是一條條汗光閃爍、脂厚皮粗的肥肉,除非閉上眼睛,否則避無可避。眼前又有十個八個小孩蹲坐地上,一邊吃東西一邊玩耍。車廂裡又熱又悶,小孩的哭鬧聲和大人的談笑聲吵成一片,還要讓道給賣東西的乘務員、上廁所和拿開水沖泡麵的乘客,愈發令人心浮氣躁。停車之時,車上也沒有廣播,到底是列車故障還是為了避車,全無頭緒,怒火更熾,幾乎忍不住要破口大罵。可是無論怎麼生氣,擠在車廂裡既動彈不得,更不能下車,只得乾著急,真是比熱鍋上的螞蟻更難受。

好容易挨到達紹興,逛街的心情蕩然無存,只想早些完成行程。本來買好了前往寧波的火車早已開出,只得跑到售票處改簽車票,一排隊又是半小時。終於坐上了往寧波的高速火車,定神一想,自己到訪紹興三次,以這次的經驗最不愉快,難道因為趙太太當年在這裡,「卜居土民鍾氏舍,忽一夕,穴壁負五麓去」一事,始終未能令她釋懷麼?最耐人尋味的是,「後二日,鄰人鍾復皓出十八軸求賞」,所以趙太太「知其盜不遠矣」,可惜「萬計求之,其餘遂不可出。」不過,最好笑的是明朝的張居正,據說他有一次得知某個新來的屬吏姓鍾,又是紹興人(當時稱「會稽」),想起趙太太在會稽鍾氏舍遇盜,竟一口認定姓鍾的會稽人都是盜賊,要為數百年前的趙太太抱不平,把這姓鍾的辭退了。如果屬實,張居正就是蠻不講理、假公濟私,不見得高明到哪兒去。其實,那鄰居鍾復皓是否就是穴壁盜寶之人、趙太太居處的鍾姓業主有沒有與人合謀,根本無從稽考。雖然事有蹊蹺,但始終無法舉證。明朝那姓鍾的遇上張居正這等自以為是之徒,只好自嘆倒楣。

到寧波後,只見大街上到處有人滿之患,而且天上終於飄下幾點渾濁的雨水,更添暑熱,四處閒晃的心情完全消褪,只得找個地方胡亂吃點東西,喝杯咖啡就算了。誰知時已過午,咖啡館一樣人潮洶湧,那些滿臉橫肉肚滿腸肥叼著香煙的大漢搶佔位子,面不改容,還要一臉洋洋自得炫示他眼明手快不甘後人的喜悅。那些文靜瘦削的女服務員都不敢作聲,只得裝作若無其事。折騰了二十分鐘,終於有位子坐下來休息,我連書也不想看了,深吸一口氣,呷了一口咖啡,只好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

12 comments:

  1. Anonymous7:03 pm

    一直想去去寧波, 不為別的, 就為了參觀(天一閣), 小友在其詩集"百花譜"中曾提及那愛讀書而不惜下嫁入范家, 終因是女兒身不得一上天一閣而含恨而終的女書痴錢繡芸小姐:

    擎天高閣立清秋 書去餘香尚未休
    幾度重門長閉鎖 一彎新月自勾留
    未成芸草驅魚蠹 甘化流螢照舊樓
    夜夜松風如訴泣 知君與我本朋儔

    愛書如此, 令人握腕.
    未知秋盈姑娘有否登閣一遊?


    天勇

    ReplyDelete
  2. 有的,不過不是這一次,而是2004年秋天。詳見拙文:
    〈西湖半月記〉之〈古城遊蹤〉
    關於嫁入范家而不得上樓的錢小姐,可能就是浙江小百花《藏書之家》一劇的藍本或靈感來源。《藏書之家》我看了兩遍,拙文有三:初看再看後記。請指正。

    ReplyDelete
  3. Anonymous9:29 am

    《古城游踪》佳文已拜读, 心驰神往.
    天一合中藏书, 其实在兵火中损失了不少, 另又被朝廷征用, 已非当年旧貌. 范氏一族, 守护群书当有其功, 但总觉有点不近人情.

    到绍兴, 当游沈园, 陆放翁与唐琬的故事令人同情, 不过壁上的《钗头凤》, 似有抄作之嫌, 最少, 唐琬的那一阙, 恐是伪托.

    稍后当拜读另外三篇大作.

    ReplyDelete
  4. Anonymous10:39 am

    有關《藏書之家》之三篇劇評, 已拜讀. 描述詳盡, 分析到位, 佩服!

    看來, 確是以錢鏽芸故事為藍本改編而成, 花如箋的命運總比有血有肉的錢小姐好, 錢繡芸上不了天一閤, 鬱鬱而終, 最後, 只能請求丈夫把她葬在可以望到天一閤的地方.

    事情也許巧一點, 小百花越劇團到港時, 余亦前往觀賞《陸游與唐琬》, 也一樣的被感動得一個大男子淚流滿臉. 當日還有一小插曲, 因誤會了是在大會堂上演, 一早到達, 卻發現水靜河飛, 心想: 總不成票房如此慘淡吧. 正困惑中, 突發現演出場所乃在文化中心, 急召的士趕往, 幸而仍可及時進場, 因此記憶猶深.


    天勇 謹上

    ReplyDelete
  5. 到紹興,總是想往沈園跑。鬧市中的幽靜庭園,無論如何也比給官方供奉神檯的文學家紀念館來得吸引。浙江小百花的《陸游與唐琬》糾纏心上,那是另一段公案了。
    看《陸游與唐琬》的悸動,說出來不怕見笑,那原是傷心人別有懷抱,現實與虛幻之間,沒來由一點連繫,彷彿被獨孤九劍點中死穴一般。詳見拙文

    ReplyDelete
  6. Anonymous12:30 pm

    拜閱.
    『無主的不只是梅花,寂寞才是人間。』說得好!

    先前提到那套話劇《只有香如故》亦是以陸游的《卜算子》編成主調.

    余亦愛梅花, 小友亦然(伊愛梅, 亦愛杏, 說是因前者冷傲, 後者率性)

    擇其詠梅 杏詩各一首請教:

    《梅》

    花落香如故,瓊枝歷久新。未迷春夢短,早悟世情真。
    冰魄酬家國,檀心遣故人。往來晴雨外,還我雪精神。

    《杏》

    天生總愛越牆開, 只為劉郎不肯來。 我意憐花君莫笑,一襟花影獨徘徊。

    另外, 伊半途出家, 曾試寫數劇本, 業餘水平, 當難入法眼, 僅博一燦:

    http://bbs.qs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0530

    http://bbs.qs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0287

    http://bbs.qs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0267


    天勇

    ReplyDelete
  7. Anonymous12:36 pm

    獨孤九劍?

    呵呵, 秋盈姑娘果然是查先生的大粉絲, 而"盈"也與任大小姐有一字之緣啊.

    天勇少時也曾習劍, (但不是中國武術流派, 而是西洋劍擊中的佩劍, 並曾僥倖得過全港挑戰盾賽第三名), 不過劍技旱已生疏,愧對青鋒了.

    ReplyDelete
  8. 貴友詠梅、詠杏詩俱佳,余更愛詠杏一首,俏皮活潑,耳目一新。
    原來天勇兄寫過粵劇劇本,失敬失敬。我看戲多從文字入手,對音律一竅不通,只會數平仄,寫劇本只是可望不可即的妄想。待完成手上雜事,自當細讀。
    呵呵,金庸人物、情節,自小爛熟於胸,融血入骨,自然而然形諸言語,望兄莫笑。任大小姐是我最喜愛的金庸女主角,《笑傲江湖》是《老子》之外的療傷聖藥,自取筆名,自亦不假外求。
    至今無緣修習劍術,但四年前開始練大極方拳套路,有益身心,欲罷不能。

    ReplyDelete
  9. Anonymous2:50 pm

    秋盈姑娘誤會了.

    劇本乃小友所撰, 天勇只從旁作了少許修改而已. 伊曾習曲藝, 然只及皮毛, 故劇中有否不合之處, 不得而知, 見笑了.

    任大小姐亦是查先生筆下諸女性中, 我所最喜愛的一個. (另一甚欣賞的女性是(浮生六記)中之芸娘)

    太極拳與劍本相通, 得一而悟二, 秋盈姑娘既通拳理, 又得老子以柔制剛之法, 心中已有劍矣, 他日必有大成.


    天勇

    ReplyDelete
  10. 不好意思,老眼昏花,一時會錯了意。
    沒想到你也喜歡任大小姐,真是高興。曾看過不少人認為她欲擒故縱、把沖哥玩弄於鼓掌之間的說法,不知是讀者心地齷齪,還是她的行徑容易惹人誤會。
    呵呵,承你貴言。大成與否,我不敢說,能把日子過得安心適意,已經很不錯了。

    ReplyDelete
  11. Anonymous8:31 pm

    壞人太危險, 正人君子太悶蛋, 最可愛的往往是正邪之間, 心地善良而又敢率性而行的人. 未知秋盈姑娘認為然否?

    ReplyDelete
  12. 「最可愛的往往是正邪之間,心地善良而又敢率性而行的人」,當然同意。不過總覺得心地善良就是好人,行事出人意表則是個人風格,像我這種拘謹死板的人,要學也學不來。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