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August 2011

我和趙太太去旅行之金華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
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趙太太這闋《武陵春》雖不及《醉花陰》、《聲聲慢》膾炙人口,也堪稱廣為人知。最後兩句別致傳神、委婉愁深,尤為人所嘆賞。雙溪原在金華,一曰東港,一曰南港,因兩溪會於城下而得名。所以王仲聞先生等學者,俱認為此詞是趙太太寓居金華時作。

趙太太傳世的作品不多,能考定創作年月、地點的更少,但不知為何,她在金華的作品大都能確定創作地點,甚至年月,實屬罕見。除描述雙溪景色的《武陵春》外,還有《題八詠樓》和《打馬圖經序》。其中《打馬圖經序》,趙太太自署作於紹興四年(公元1134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同年十月,她「臨安泝流,涉嚴灘之險,抵金華,卜居陳氏第。乍釋舟楫而見軒窗,意頗適然。」如果說趙太太輾轉流離於浙江各地之後,終於可以在金華喘定一口氣,所以作品大都可考,固然有其道理,但為何她在北方生活更為安逸時,能考證創作年月和地點的作品更少?趙太太沒有任何作品吟詠杭州的湖光山色,卻在《武陵春》、《題八詠樓》明確描寫金華的景物,是否暗示她老人家對金華獨垂青眼?

於是帶著一顆熱熾的好奇心,頭頂著似火驕陽,乘火車到了金華,想看看這個城市,為甚麼能討得趙太太如此歡心。

早在計劃行程時,無意間發現金華有一條清照路,不禁狂喜,一心先找到清照路所在,然後再去八詠樓。向曾在金華唸書的清兒請教,她聽同學說坐10路巴士到金華第一中學下車便是。誰知那天適逢周末,四處渺無人跡,想問路也無人可問。筆直的大街連路牌也沒一個,附近都是新蓋的豪華住宅,門前卻無保安崗位,都是自動開關的電閘。幸而金華一中門前有28路巴士直達八詠樓,等了半小時,車終於來了,想也不想就跳了上去。

大概是趙太太氣魄恢宏的詩句影響了想像,一直以為八詠樓是高聳入雲的高樓,沒想到它規模很小,雖是建於高臺上,卻只有一層。現在前後左右都被樓房遮蔽,更是毫不起眼。高臺上懸著一幅紅得霸道的宣傳橫幅,更是煞盡風景。

據說八詠樓原名玄暢樓,是南朝蕭齊時代東陽郡太守沈約始建。由於沈約為玄暢樓寫過八首詩,所以稱為「八詠樓」,其後更取代了正名。今天的模樣是清代嘉慶年間重修,二十多年前也翻新過。

這麼古老而沒有空調的古蹟,雖在市中心,時值周末,仍是冷清得慌,全場只有我一個遊客。其實那也不錯,讓我可以靜心仔細的看,不會被人騷擾。

高臺上建有簷頂,內置沈約的雕像和重修八詠樓的碑記,後面才是八詠樓的主建築。拾級而上,只見前廳是有關八詠樓歷史沿革和沈約生平的展覽館,後廳則是趙太太的紀念館,也是全國四座趙太太紀念館中,唯一座落江南者。廳中簡單陳列了趙太太的生平和她在金華的行蹤。其中一張照片的說明指趙太太「卜居陳氏第」之處,看街道、房屋的樣子卻有點像八詠樓前的八詠街,現已成為古董、書畫店林立的古玩街。前、後廳之間有一個天井,設有一張石桌,桌面畫著趙太太記載的《打馬圖》,格式有點像現代的《大富翁》遊戲紙板,心中又是一陣興奮。在天井徘徊不忍去,沒多久就來了一雙只有銅板大小的白蝴蝶,在石桌前盤旋飛舞,多時不去。不知怎地,竟想那會否是趙氏夫婦來告訴我,這一瓣心香,他們終於收到了?

八詠樓前是八詠路,外面還有一條東西向車行的飄萍路,名字十分傷感。馬路對面就是婺州公園,瀕臨金華江和義烏江交匯處,河岸綠樹環繞,荷葉連波,甚是清幽。正門內又有一尊沈約的雕像,比八詠樓那一尊要大得多。沿飄萍路東行約二百米,又有一座復修的城樓保寧門,據說乃五代時錢氏吳越始建,為古代金華的南門。

找不到清照路,始終心有不甘,於是按照Google Map的指示,先乘33路到尾站環江小學,一心再轉乘31路到清照路附近。不料一下車就看見城隍廟,畫棟雕樑,樁柱巍峨,好一處氣魄宏大的所在。更沒想到的是,31路巴士已取消,只好乘計程車向司機打聽清照路所在。不過,計程車司機也是沒聽說過,在婺江邊繞來繞去,花了半小時才找到。那是面臨義烏江一條東西向的馬路,連路牌也沒一個,最後還是司機驅車繞了一圈,好容易才找到個人確認。清照路荒涼得很,附近都是豪華住宅的工地,待一排排金碧輝煌的新式別墅拔地而起、巨賈豪強聚居競富之時,不知又是怎樣一番光景。或者,這條路還會沿用趙太太的閨名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