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 October 2011

《白蛇傳說》

雖然沒有甚麼期望,但是看過《白蛇傳說》,仍是覺得非常失望。

失望,不是因為李連杰老了。時至今日,「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這句老話,用在男演員身上可能已不合時宜。君不見多少年登花甲--甚至古稀--的男演員,仍然魅力四射,氣度不凡;舉手投足之間,把多少不男不女陰聲細氣弱不禁風的奶油蛋糕比了下去。所以不要老是嗔怪自己生不逢時,當務之急是先拿鏡子照照,看看自己還像個頂天立地的人兒不像。

失望,不是因為電腦特技比不上外國。這從來不是咱們所長,比不上是天經地義,即使比得上了,也不見得有多稀罕。俗語說得好:風水輪流轉,山水有相逢。時至今日,不見得誰要被誰牽著鼻子走。即便是自以為不可一世做慣老大的,也有巧婦難為無米炊的時候。為甚麼外國人做的事情,咱們非要依樣畫葫蘆不可?咱們真的明白人家是怎樣成功的嗎?能學得來嗎?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從來都是兵家下下之策,為何屢敗屢試,樂此不疲?須知道,能夠平心靜氣審視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個人、怎樣揚長補短,那才叫卓然成家、獨步武林。邯鄲學步,學得再像也是智在人後而已。

失望,是因為《白蛇傳》這麼一個千錘百鍊的民間傳說,來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不肖子孫竟然把最感人、最精粹的部分棄如弊屣,卻去追求那些曇花一現、讓人目盲發狂的聲色之娛。不是說電腦特技不能用、或者不應該用,關鍵在於先把主客分辨清楚。妖精鬥法、水漫金山,全是天馬行空的想像,若不用特技視覺效果來表達,更待何時?可是,這些只是末節。《白蛇傳》能夠穩踞中國四大民間傳奇之一,難道憑藉的就是這些虛無縹緲的想像?

無論四大民間傳奇有多少個版本,只有《白蛇傳》和《梁祝》穩如泰山,從來不會跌出名單以外。所以說中國人骨子裡比法國人更浪漫,因為我們傳誦千古的民間傳奇,全是驚天地泣鬼神的愛情故事。上窮碧落下黃泉有之、仙凡錯戀有之、人妖纏綿有之,總之萬物有情,連非我族類的花鳥蟲魚、妖怪仙娥,只要動了真情,就是性情中人,值得紀念和歌頌。

可惜,《白蛇傳說》完全掌握不到《白蛇傳》的精粹。片中描寫白素貞與許仙的愛情,平淡單薄如白開水,無色無味,即使有那麼幾句令人頭皮發麻汗毛直豎的對白,說到底只是青春偶像劇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級數,距離打動人心實在太遠。白蛇與青蛇數百年的情誼,也是很多改編本著力描摹的素材,要不與白蛇、許仙的愛情作比較或對照,要不就是給故事背景作鋪墊。然而《白蛇傳說》一樣沒有寫好白蛇和青蛇之間的感情,就連閨中密友姊妹淘也不如,最多只是同行同食幾百年、再熟悉不過又無可奈何別無選擇走在一起的同伴而已。反而法海與能忍、能忍與青蛇之間的關係,雖云輕描淡寫,居然較為生動別致,頗堪玩味。

從小很喜歡《白蛇傳》的故事,喜歡到情意糾結、難解難分,所以不管甚麼形式的改編本,總是要先睹而後快;即使劇本再爛、演員再討厭,也願意耐著性子看完,免得錯過了又要捶胸頓足長嗟短嘆。我只是不明白,《白蛇傳》真的那麼難懂嗎?即使珠玉在前,要另闢蹊徑並不容易,但一切也得還原基本步,從揣摩箇中人物的心態開始。探索人心、表達感情,原是戲劇的本質,也是終極的追求,為甚麼科技愈進步,人心、才智反而愈往後退?難道我們連會流淚的白蛇也比不上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