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October 2011

Happy Birthday, Anita!

Dearest Anita,

Happy birthday!祝你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今天有甚麼慶祝節目嗎?是不是Ann姊、Danny和Leslie他們給你開party?不管怎樣,我在這裡先飲為敬了。今晚一定很多歌迷排著隊給你敬酒、送禮,好好enjoy吧。不過記著別喝太多,否則待會兒若是儀態盡失,別怪我言之不預也。你可不像我,喝醉了只管找周公去做心理輔導;以前見過你喝醉了的照片,那個醉態可掬,嘖嘖嘖,真是有失身分哪。畢竟是女皇陛下,不能不著緊點兒啊。

往年很少替你慶祝生日,大概你也知道我的古怪脾氣,總是不太喜歡湊熱鬧;但我心裡總是記得清清楚楚,你也是知道的。

這陣子給公主殿下迷得七葷八素、翻江倒海,彷彿要把二十年來的感情一古腦兒傾瀉而出,然後在更高、更遠的起點重新出發。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事隔兩個多月,我還是捉摸不透,只知連自己也措手不及。你居高臨下、旁觀者清,覺得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無論怎樣,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吃醋,因為咱們倆的感情是不一樣的。相識於微時,從小到大的相伴相知,說甚麼也無法取代--因為,回憶這事兒,是真實而永恆的存在,沒有人、沒有東西可以敵得過。即便是老人癡呆症發作,回憶只會失落在腦細胞退化的荒原裡,就像深埋地下的古老文物一般,等待被人再次發現。雖然回憶重新出土的機會微乎其微,卻不是無緣無故消失於世間,只是我們再也找不到、說不出罷了。

更何況,你和公主殿下都是獨一無二的。可惜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把咱們這份交情再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就像我對公主殿下那樣。

那天在首爾,和Gloria說起你的《男人四十》,我說我真的很感謝許鞍華,感謝她請你演繹陳文靖這個角色,讓你的演戲生涯畫上一個圓滿、漂亮的句號。說話的時候,我想起你在戲裡淡掃蛾眉、長髮輕挽的造型,剁肉煮飯、洗燙衣服的樣子,胸口仍是一酸,心裡還是想哭,不知道眼睛有沒有洩漏風聲,但好像勉強能按捺著。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只知道你心坎裡最想做的事、最想過的日子,只能在鏡頭前、舞臺上裝模作樣的過一把癮。燈滅了、鏡頭關了,一切又回復舊觀。雖然感情是真實的,可是對象始終不對;再真摯的感情,也得收拾起來。

光是說,已經覺得累;這些年來你一次又一次地重複了那麼多遍,大概只有累不堪言罷?希望你現在真的無憂無慮、無拘無束,想睡多久就多久,想玩甚麼就玩甚麼。

今天是你的大日子,抱歉我似乎不太識趣,儘說些無聊透頂又不著邊際的話來,希望你別見怪。為了陪罪,就送你一段早些年你跟羅文在香港大球場合作的片段來助慶吧。實在愛死了這一段,看一次high一次,多麼想坐叮噹的時光機回去跟你們大唱大跳大叫一場,那一定很過癮。

同場加映一張從網上淘來的舊照。從你的髮型看來,那大概是《In Brasil》的時候罷?你和公主不約而同梳了個鬈曲的「飛碟頭」,我都很喜歡。老實說,我還是喜歡你們長頭髮的模樣,總覺得多了幾分溫柔嫵媚,也較適合你們的臉型。不知你現在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呢?

好了,等年底咱們再聚吧。再次祝你生日快樂!

Truly yours,
Cecil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