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December 2011

給Anita的信

Dearest Anita,

你好嗎?今年過得怎樣?都做過些甚麼來著?

今年,我好像做過不少事情,又好像甚麼都沒做。去年九月重返校園,幾個月匆匆而過,轉眼就畢業了。猶幸成績不錯,選修八科,只差一科就全部拿A了;雖然有點功虧一簣的意味,但那畢竟是自己毫不熟悉的上古文明史(古埃及、巴比倫、兩河流域那些耶……),而且班裡有精研古埃及史的博士生一起上課,拿到次一級的成績,似乎也無可抱怨了。

你可知道,我收到年終成績單的時候,是怎樣的狂喜和興奮?雖然心知未來的路不易走,但因為眼前那份「辛苦種成花錦繡」的滿足感、自我挑戰成功的成就感,之前廢寢忘食、殫精竭慮的辛勞,一下子都變得微不足道,竟如煙雲了。那是多少金銀財寶也買不到的快樂,我想,當年你站在舞臺上接受大家的歡呼和掌聲,大概也是差不多光景。

畢業之後,很幸運地找到一份較穩定的工作,可以有更多時間讀書、寫字、看戲、做運動。因為公主殿下一句話,決心練跑減肥;三個月下來,總算有點成績。十一月最後一個星期日,又參加了十公里賽跑,中途沒休息、也沒步行,以每公里八分鐘左右的速度跑畢全程,算是一項小小的個人紀錄吧。

你一向那麼瘦削,大概難以想像從幼稚園開始就被人取笑是「肥妹」,到底是怎樣一種心情;不過你以前被人惡意中傷的那些話,可能還要難聽百倍。總之,人就是這麼自私,既害怕被人家取笑,又毫不猶豫的譏笑人家,眼睜睜拿人家的痛苦當笑料來取悅自己。真正能夠將心比己、寬厚待人的,又有多少?如今寬己嚴人、只懂肆意批評信口雌黃者愈來愈多,有時候除了裝聾扮啞,真不知道還可以怎麼辦。

踏入十二月,在不同的媒體上,不約而同都出現了關於你的東西,彷彿要提醒粗心大意忙到忘了心的傢伙,這又是一個屬於你的月份。例如,二十多年前你替他們主演第一輯電視廣告的那個手錶品牌,推出了全新製作的廣告,配樂就用上了你的《似水流年》。當日在書房裡做點雜事,一聽到《似水流年》的前奏,馬上以九秒九的速度飛奔到電視機前,就是不想錯過任何關於你的東西。可惜看完了,半點摸不著頭腦。上網找到四分鐘的完整廣告,耐著性子看完。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想表達些甚麼──是歲月如流也沖不淡的思念,還是事過境遷,過去了就應該讓它過去?《似水流年》的淡然與無奈,烘托著廣告中安謐、沉穩的氣氛,卻掩飾不了創作人混亂和蒼白的思緒。

另外,有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一天在Facebook上留言,說某天乘車時聽到司機在播放你的歌曲,馬上就想起我來。其實,為甚麼會想起我呢?難道除我之外,她身邊就沒有你的fans了?抑或是我多年來厚著臉皮直認不諱,在人家的腦海中,已經和你分拆不開了?

還有,早幾天去看公主殿下和她的同學仔紀念從藝五十年的演出,過場時她在錄影訪問中下意識似地說了兩遍「孤身走我路」,正是「新詩落在愁人耳,未加註解也分明」,不禁一陣莫名的悸動,衷懷難吐,真箇是「似上癮無餘地,心坎中翻湧起,漲滿漲滿的感覺,如同懷內聚滿沙,雖荒誕但逼真」。公主一向端凝自持,淡淡道來,彷彿在說人家的事情,語氣中甚至沒有透露絲毫傷感和慨嘆。可是她眼珠子下意識的骨碌一轉,視線飄向上方,好像在回憶那些流年如水,又似是避開注視、強捺心情──頓時心照不宣。她不停地重複感謝同學仔回來,牽著她的手重踏臺板,有意無意之間,彷彿在暗示這二十年來她躑躅獨行,其實有多辛苦。當時雙眼只管盯著投影布幕,貪婪地捕捉她神情舉止的蛛絲馬跡;而你《孤身走我路》蒼涼落寞的歌聲,卻條件反射一般不住在腦海裡盤旋:

孤身走我路
獨個摸索我路途
噢……
寂寞滿心內,是誰,在耳邊輕鼓舞?

我要唱出心裡譜
我已決意踏遍長路
噢……
跟心中拍子,傲然獨舞永沒停步
不想管,終點,何日到

孤身走我路
但信心布滿路途
前面有,陣陣雨灑下
淚兒,伴雨點風中舞
哪怕每天都跌倒
我信我會走得更好
噢……
心中痛苦,無從盡訴卻自流露
風中的,纖瘦影,悠然自顧

有時候我在想,你和公主殿下到底是不約而同的天生辛苦命,還是姓梅的女子都給下了一個千年不滅的魔咒,非要經歷一番徹骨苦寒的風刀霜劍,才練就一身傲視同儕的好本領?殿下本來不姓梅,可是給取了個以梅為姓的藝名,一樣也擺脫不了梅花的宿命。

是了,你見過梅花沒有?喜歡嗎?自從十八年前在揚州一見,驀地傾心,此後在旅途中若是見到梅花,總是很雀躍。可惜香港天氣太暖和,不適合梅花生長;即使公園裡栽種了梅樹,也是經年不開花。只有去年嚴冬之際,才疏疏落落的開了幾株,已經樂得我手舞足蹈。三年前在日本見到梅花盛放的模樣,印象深刻,只是不知為何少了那股清遠幽邈的香氣。早前和Fidelia說起,相約明年農曆新年後找個周末,或者請一兩天假,到杭州超山賞梅去。放心,總不會少了你的份兒的。其實這十多年來五遊杭州,哪一次沒有和你同行呢?更何況,這次去是為了看梅花。在我心目中,你、公主和梅花,儼然三位一體,早已牢牢的烙在心上,難以割捨了。

好了,祝你、Ann姊和諸位朋友新年快樂!

Truly yours,

Thursday, 29 December 2011

滄海拾遺--豪門怨

斜陽已冷
豪門更冷
金光四閃的窗框
空虛瀰漫
儘管耀眼

華筵已散
愁懷已慣
再走到這沙灘
暮色無限
讓我憑欄
獨對夜晚

在一瞬間
舊歡往返
又想到他熱烈地再抱我於臂彎
越出俗世的空間
天邊廣闊無限
冷風再三
幻想易散

緣難再挽
情難再淡
怪只怪我當初不甘一生平淡
夢斷債難還
恨怨循環
人愈變愈冷

回頭已晚
投閒置散
哪管再傷心追憶
舊歡如幻
一雙淚眼
萬莫對人彈
無論慣不慣

作曲:S Sondheim
填詞:潘源良
編曲:Jose Villanueva
專輯:夢裡共醉

回想起來,《夢裡共醉》是Anita一張頗為另類的專輯。日本流行音樂席捲香港之際,專輯則以改編自歐美流行曲的作品為主。例如專輯的點題曲《夢裡共醉》,就是改編自Bernardo Bertolucci執導電影《末代皇帝溥儀》的主題音樂;《不如不見》則改編自美國搖滾樂隊Eagles的名曲Desperado。

老實說,歐美流行曲聽得不多,而且多是五、六十年代的舊歌,所以專輯歌曲的原作,大都沒聽過──《豪門怨》的原曲Send in the Clowns也是一樣。

我不知道原曲的內容和意境,但潘源良的詞,充滿鴛鴦蝴蝶式的幽怨纏綿,與略帶憂鬱的旋律竟是出奇地水乳交融,乍聽之下,簡直認不出是改編作品。

這種音樂風格和歌詞內容,以Anita蒼涼世故的聲音來演繹,最是合適不過,可謂不作他人想。

一個「怨」字,看似簡單,其實內涵可以相當複雜。到底怨的是甚麼?為何怨恨?是恨錯難返,不滿現實而憤懣填膺,抑或是愁腸百結、鬱悶難紓?言簡意賅的歌詞,早已清楚勾勒了故事梗概;然而箇中不為人知的淒涼光景,只能從層次分明的歌聲中細意體會。大概只有她,才懂得怎樣用聲音來說故事。

Tuesday, 27 December 2011

滄海拾遺--愛你.想你

繁忙鬧市中
跟你偶相碰
似陣微風
柔情在眼中
熱情被震動
潛伏的愛情
似在一刻中解凍
被你注視注視我面容
又發現我亦會面紅
愛是難控

繁忙地鐵中
跟你再相碰
似夢魂中
人如著了魔
定形沒法動
如夢幻旅程
偶共他的身相碰
人叢裡面似共他相擁
幻覺像看著心漸融

緣分到又似一陣風
自制已失自控
我似處身於魂夢
為何遇你我竟情動
緣分要我給愚弄
無奈愛是愛是這樣濃
我亦難控

緣份若到訪
令人沒法避
狂熱的愛情
熾熱燦爛烙心裡
悠悠歲月愛念總不死
長願記著掛著不願離
全為這段愛是太神奇
永難忘記
愛你、想你
情意太真摯
不想忘記

仍然愛你(想你)仍然愛你(想你)
仍然愛你(想你)不想忘記

作曲:Dave Grusin
填詞:鄭國江
編曲:黎學斌
專輯:夢裡共醉

隔了許多時日,才可以續寫這個系列,不免對女皇陛下心存歉意。

但是,如果無法靜下心來,更不應輕舉妄動,濫竽充數。

來到十二月,對女皇的思念自然而然濃重起來。身邊的人和事,也不約而同地提醒著,這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時節。

這陣子,被公主殿下和同學仔的紀念演出弄得失魂落魄;甚至有人問我,是不是公主已經取代了女皇的地位?當然不是。公主就在眼前,看得見、摸得著,多說兩句,理所當然。女皇一直在心中,沒提起,只是因為沒話柄、沒機緣,卻不是out of sight out of mind。夜闌人靜、孤身一人的時候,有事沒事總會想念、總會牽掛,一腔衷情卻無從傾訴。其實只要她知道,便足夠了。

佳節當前,不知怎地記起了這首改編自電影《杜絲先生》主題曲It Might Be You的舊作。在電腦上反覆播了一個下午,總是百聽不厭。竊以為這是Anita眾多曲目之中,最情意綿綿、溫馨旖旎的一首。鄭國江老師的曲詞,固然纏綿悱惻;Anita柔靡的演繹,也是功不可沒。她唱來溫軟滑膩,恍若無骨;蘭麝微吐,中人欲醉。

在繁忙的鬧市或地鐵中聽著這首歌,煩囂頓忘,儼然物外。那一刻,沒有旁人、沒有計算、沒有絲毫雜念。就像music video和電影中常見的定鏡一般,背景中熙來攘往、車水馬龍,彼此的眼中心上,卻只有──你和我。

Tuesday, 20 December 2011

感情與理智

上星期四覲見公主之後,轉眼又過了差不多一星期。一口氣寫了幾千字的書信和blog posts,澎湃的心情才總算稍歇下來。

這些年來堅持寫作,不是為了滿足發表欲,也不是為了記述某年某月的人和事,而是給自己做心理治療。無論是喜是愁,只要能夠寫出來,就像洩洪一般,心情自然而然的回復平靜。所以這些勞什子,與其說是寫給人家看,不如說是寫給自己的更恰當。

其實老友說得對,公主殿下和同學仔相交大半生,五十年後仍可在舞臺上重逢,無論如何也是值得高興和珍惜的。可是感情和理智由腦袋裡兩個河水不犯井水的部位控制,如果最率真、最直接的情緒反應也可以被理智控制,那就不是真正的感性了。

身為水瓶座,自問從來理性先行,甚至可以就事論事到不近人情的地步。然而,金鐘罩、鐵布衫等橫練功夫都有罩門,我輩凡夫俗子,有個說不破、碰不得的死穴,又有甚麼難懂呢?

在日常生活中,「感情用事」、「意氣用事」都是貶詞,其實未可一概而論。問題不在於是否讓感情蓋過了理智,而是在於感情能否收放自如。人是感情的動物,總有喜怒哀樂,勉強壓抑,可能適得其反;不如讓情緒宣洩出來,心情更容易平復。所以真正的關鍵在於宣洩的方法和途徑是否合適,情緒能否在適當時間內平靜下來,不至影響生活和身邊的人。這固然是知易行難,所以大多數人都習慣強行壓抑,久而久之以為自己早已看破世情,其實差得遠呢。如果真的參得透勘得破,那就應該心裡波瀾不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然而這是修道者一輩子的功課,多少人窮畢生之力也未能達成;咱們既是紅塵中人,只要不是作奸犯科、沒有妨礙人家,何妨率性而為?

畢竟,這才是生命的活力。

Thursday, 8 December 2011

When Will All These Crap Stop?

Over the past months and weeks the local news agenda has been dominated by publicity campaigns of the two potential candidates running for the next chief executive. Almost every day they attended public or private forums "at the invitation" of various interest and pressure groups, ranging from political parties to the most popular online forum in Hong Kong. But so far no one has ever tabled a full-blown and well-thought platform to bring the public discourse to the next level. Their remarks were reported in soundbites that served as little more than fuel for gossips and parodies.

Even though most of us are not eligible to cast the vote for the next chief executive, does it mean we have nothing better to do than venting our frustrations in the form of sneers, parodies and indifferences? Why can’t we play a more active role in scrutinising the candidates by asking more critical and sensible questions than "what do you think of so-and-so’s comments about you" or "how do you respond to so-and-so’s remarks"? If we really care about the well-being of this ailing city that we call home, we need to tell the candidates as well as all those behind the crappy electoral system that we care, and we are well capable of doing so. Gossips and smears like calling Henry Tang "a pig" or "Dragonball", making fun of his personal attributes or questioning whether C Y Leung was lying when he said his mother had bound feet can achieve nothing but compensate our desperation and frustration. Worse still, these meaningless remarks and behaviours only serve to reinforce the enduring (mis)perception that Hong Kong people are economic animals that are neither interested nor capable of playing the political game. Among other factors, this is precisely why both the British and the Communist Chinese have denied Hong Kong a more accountable and effective political system that is long overdue.

This is why I am so hopelessly frustrated with all the rhetoric about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s. News reports are dominated by public relations campaigns that are meant to twist and distort perceptions. Journalists fail miserably in their duties because they have been running after the candidates and the people around them for soundbites rather than asking the critical and sensible questions. Discussions are bias-laden, out of focus and losing sight of the truly important issues. If we are too busy or apathetic to reflect on our future, or simply incapable of thinking sensibly, then we should stop complaining about our seriously flawed political system. We are just getting what we deserve.

Sunday, 4 December 2011

《賽德克.巴萊》

連續兩個周末,把《賽德克.巴萊》上、下集看完了。心情很沉重,也很混亂。

看完了上集,心中有一個問題縈繞不去:「甚麼是文明?甚麼是野蠻?」

戲裡的賽德克族,就像很多原始民族一樣,分成若干部落;雖云來自同一位祖先,卻是多年來互相攻伐不斷。部族以漁獵為生,雖懂得生火煮食和使用火槍,仍保存了茹毛飲血的習慣。族人崇尚勇武,男子以割取敵人頭顱為成年的禮儀、勇士的考驗,事成後可在額前和下巴紋上深藍色的長方形圖案作標識。

電影中不乏部族之間為爭奪獵場而互相殺戮的血腥場面,土語稱為「出草」。以現代的眼光來看,獵頭、茹毛飲血等當然是野蠻的行徑。但甲午戰爭之後,維新成功的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把賽德克族等原住民稱為「生蕃」、「兇蕃」,拿他們當奴隸一般驅役,極盡侮辱、輕蔑之能事,難道這就是我們趨之若鶩的「先進」和「文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軍方威迫利誘各國婦女充當軍妓,某些日本軍官更以砍殺中國人作競賽,以首級多者為勝,這又是哪門子的文明?

帝國主義、殖民統治本來就意味著人有貴賤之分,尊貴者手握生殺大權,卑賤者只能成為俎上魚肉。經過幾百年的血腥教訓,現在我們大多數人──至少理論上──不再接受帝國主義和殖民統治,儘管實際的政治形勢卻未必如此。但是,如果野蠻和文明的衝突不在於貴賤,而是彼此的習俗、文化和價值觀,那又應該如何應對?例如戲裡的賽德克人與漢人,在日本殖民統治之下,地位是較為平等的。他們世代通商,各取所需,但似乎並沒有太多的互信。在一個多民族聚居的環境中,如果漢人成為賽德克人出草的對象,應該如何自處?同樣,賽德克人面對其他民族對自己信仰以鮮血祭奠祖靈、以獵頭為勇武象徵的疑慮與鄙視,又應該怎麼辦?像反抗日本人一樣把對方趕盡殺絕?還是捨棄祖先世代相傳的習俗,接受所謂的文明?

看完了下集,不免令人反思「成王敗寇」這句老話。都說歷史是成王敗寇的鐵證,因為只有當權者才掌握歷史的話語權。且不論這個說法是否犬儒太過,我始終很好奇,如果賽德克的勇士真的在「霧社事件」後被誅滅,只留下極少老弱婦孺,他們沒有文字,相關事蹟又是誰來編撰?誰去流傳?無論是歌頌還是抨擊,都是旁人的詮釋而已。賽德克人自己怎麼想,我們又知道多少?就算真有個甚麼說法,又怎樣分辨孰真孰假?

電影宣傳文案雖云力求客觀,其實創作人對賽德克人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霧社事件」的取向,已經呼之欲出。單就電影內容而言,賽德克人在霧社出草、「血祭祖靈」的過程中,並非只針對男性,而是連老弱婦孺也不放過。更令人不安的是,主事者是年僅十三、四歲、備受日本老師歧視的賽德克男孩。如果他們的行為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那麼我們是否也應該以同樣的態度,面對那些隨時威脅人類安全的恐怖分子?

美國著名異見學者Noam Chomsky的著作,揭露過多少美國政府歷來在世界各地所作的孽,激起多少受害者的抗議、反彈甚至報復。可是上至聯合國,下至國際輿論與新聞媒體,始終無人能夠站出來主持公道;即使有,強國、大國一概置若罔聞,甚至加以封殺、抹黑。十年前的九一一事件,或多或少也跟美國在中東地區親手種下的禍根有關;只是美國政府的輿論機器,主導了國際媒體報道的取向和角度,讓我們遠在萬里以外的人,不知不覺間潛移默化,不由分說相信了自以為客觀公正的傳媒報道。那些敢於提供另類觀點和說法的報道,除非著意搜集,否則本地主流媒體幾乎視而不見,我們絕少機會看到。這樣說,當然不是認同恐怖主義,正如我無法同情賽德克人為了洩恨而濫殺無辜一樣。但是,如果我們願意花時間瞭解賽德克人的怨恨和悲憤,又是否願意深究眼前中東、非洲、拉丁美洲等地被各種霸權壓迫的民族,以及那些恐怖分子世代相傳而無法宣洩的怨恨?

Friday, 2 December 2011

賽跑記

練跑兩個月,成績比想像中理想。不但減肥成功,而且完成了平生第一次十公里賽跑,很有滿足感。

兩個月下來,平均一星期練跑兩次,每次至少半小時,同時飯量減半,於是十磅陳年贅肉無聲無息地消失,腰圍驟減兩吋,繫皮帶時要扣到最後一孔,欣喜之情,難以言喻。從心理學的角度看,這種positive reinforcement比甚麼獎賞更有效,只希望自己能持之以恆,再減十磅,那就功德圓滿了。

上星期日去參加十公里賽跑,事前兩星期因工作較忙,少了練習;加上平日練跑只計時間,不知距離,但心知跑得再久,也從沒跑完十公里那麼遠,所以能否完成全程,絕無把握,不免心中惴惴。雖有朋友鼓勵,但自己知自己事,還是不敢奢望在多少時間內完成,只盼順利跑畢全程,中途不休息、不步行,那就心滿意足了。

天沒亮就爬起床來煮早餐吃了,喝飽了水,約七時半到達比賽場地。七點五十三分左右,比賽正式開始。沒想到同組的參賽者那麼多,本來想稍微提速衝出重圍,又怕後繼乏力,於是說服自己盡量放鬆心情,按平日練跑的步伐緩緩前進。眼見其他參賽者不斷從身旁掠過,心情反而愈來愈平靜,暗想賽跑還是為了挑戰自己,索性橫了心,不論人家是快是慢,我只管跑自己的,正是:「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跑了十分鐘左右,已見到有參賽者改跑為走。約半小時左右,來到一條頗長的斜道。本來在公園練跑已有不少斜坡,早想好了怎樣應付,誰知人實在太多了,很多人步行上坡,把路面堵住了大半,反而邁不開腳步。當時烈日初升,陽光大剌剌地炙在背上,又未到補水站,微感辛苦。可是上得了去也自有下來的時候,就如人生總有高低跌宕。沒有低谷,哪有奮發向上的動力和希望?沒有往上跑的努力和堅忍,哪有之後的清風送爽?

餘下來的路程,都是平地,不難應付,只難在克服疲勞、堅持到底的意志力。過了迪欣湖,經過最後一個補水站,還剩下兩公里左右。原來這是最考驗體力和意志力的關鍵時刻。很多參賽者早已改為步行,甚至嘻嘻哈哈三五成群在距離指示牌前留影,猶如遠足郊遊一般。可惜那臨海防波堤上的小路非常狹窄,只容兩三人並肩而行;我堅持慢跑,就要眼明腳快左閃右避。當時真箇恨不得像武俠小說的主角一般身懷絕世輕功,足不點地就在眾人頭上飛躍過去。

就在那時,左腳尖不知怎地開始一陣陣刺痛,不像是磨破了皮膚,也不是鞋子太緊擠壓腳趾,而是像足尖被細針錐刺一樣,難受得緊。心想絕不能功虧一簣,即使愈跑愈慢也沒法子,只好咬著牙硬挺過去。好容易來到終點前最後數百米,拚盡力氣提速衝過去,總算不辱使命。說也奇怪,跑完了雙腿不算太累,呼吸也沒有太急促,很快就回復正常了。最氣人的是,連腳尖的刺痛也消失了,至今仍叫人摸不著頭腦。

一看手錶,原來跑了一小時二十分三十三秒,比預期慢了五分鐘,不免有點失望。但算起來,平均八分鐘跑完一公里,似乎又不是太差。今天看到官方公布的成績,比自己的計時慢了四秒;但腳上計時晶片的成績,又比自己計時快了十七秒。排名雖屬中下,但總算不用做包尾大幡,已經相當滿意了。

Thursday, 1 December 2011

蠻不講理

逾千新界鄉民於星期一到鄉議局示威,抗議政府堅持執法,清拆村屋的僭建物。有示威者把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當洩憤的對象,不但扛著「保鄉衛族」、「安民去妖」的橫額,又對寫著她名字的紙紮人偶拳打腳踢,更將人偶放進紙棺中焚燒。據報道,鄉民是響應二十七個鄉事委員會的號召行事,更有人聲言倘若政府堅持清拆僭建物,誓必引起更激烈的行動,甚至不惜「血債血償」。

都說香港的刁民愈來愈多,其實大都是小兒科,不過是任性妄為、惡人先告狀、敢做不敢認的懦夫愚婦而已。若論真正的刁民,那些示威者便是。

新界鄉民大都另有祖籍,根本不是香港的「原居民」;只是英國人租借新界的時候,他們已在其地安家立業,所以才有這個稱呼。因此,所謂「原居民」的身分和隨之而來的特權,都是以1898年作分水嶺。若論香港真正的原居民,世代以捕魚為生的蜑家(即俗稱的「水上人」),可能更有資格。

新界鄉民從來不是善男信女,喊打喊殺儼如家常便飯。遠在清朝,氏族、鄉村之間的械鬥時有發生,而且不是像義和團舞刀弄劍那麼落伍,而是拿著鐵炮、火鎗當武器。戰死者則視為「護鄉烈士」,建祠供奉,永享配祀。不信?看看大埔林村天后廟旁的義祠碑記便可略窺一二。相較之下,現代黑社會糾眾「劈友」,不過是小兒科。

英國人租借新界後,受到新界鄉民激烈抵抗,束手無策,不得不採取懷柔手段,以優惠政策攏絡鄉民,故而形成了所謂「尊重原居民傳統權利」這個冠冕堂皇的說法。因為新主子駕臨,更有人把當年父祖輩維護自己土地權益的反抗行動,說成抵抗殖民者、帝國主義者的「愛國行為」,於是那些早已不合時宜的特權,再次得到主子的默許而延續下來。久而久之,既得利益者自然覺得理所當然,彷彿盤古初開以來,便是如此;就算改朝換代,也應穩如磐石,萬世不移。

如果鄉民真箇是「愛國愛港」,何以英國人「強佔」香港島和九龍半島時,不置可否、置若罔聞?也許有人會說,以前沒車沒船,隔山如隔海,新界鄉民怎麼知道港島和九龍發生甚麼事?那麼,新界某些豪族持有港島黃泥涌等區的地契,向當地佃農收租徵糧,昭昭可辨,顯然部分鄉民並非對周遭環境一無所知,又怎麼解釋?所謂「保鄉衛族」、「抵抗外侮」,其實是後人的一廂情願,抑或指鹿為馬、文過飭非?

我無意為英國人和共產黨開脫,也不是要指摘特區政府軟弱無能,因為政治本來就是一筆盤根錯節的糊塗帳,空談仁義道德固然無補於事,只管貪圖眼前微利亦會貽患無窮。但我們必須記住,強調某些特殊的地位和權益,砌辭粉飾將之變成合理,本來就是凶險萬分的權宜之計,就算換得一時三刻的苟且偷安,這個計時炸彈早晚會引火自焚。既然我們沒能奢望英國人主動拆彈,回歸時又錯過了撥亂反正的時機,更應該珍惜這次契機,全盤檢討所謂「原居民」的政策,以馴服那些自以為是的「化外之民」。如果我們真箇相信香港是法治之地,人人擁有平等的權利和義務,就應該堅持到底,絕不退縮。

《賽德克.巴萊》的莫那魯道有豪言云:「如果你的文明是叫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們就驕傲地野蠻到底!」某些鄉民聽了,大概心有戚戚然;但是別忘了,那些所謂特權,本來就不是與生俱來、與世無爭的natural rights,而是某個政府、某個朝廷為了政治目的而賦予的格外榮寵。常言道:「得些好意須回手」,除非你像賽德克人一樣抱著玉石俱焚的決心,否則還是乖乖的坐下來從長計議吧。輸不起的,是你,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