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January 2012

莫名其妙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媒介與傳播研究中心「傳理調查」於上星期六(一月十四日)公布下屆行政長官選舉的最新民意調查結果,指梁振英與唐英年的支持度差距收窄,只相差6.5個百分點。詎料事隔兩天,於本星期一(一月十六日)公布該次調查的「最後結果」,即包括一月十三日至十四日的調查數據,指兩人支持度實際相差8.9個百分點。

此事被揭發後,自然引起公眾嘩然。浸大傳理學院院長趙心樹教授昨日解釋,提前公布調查結果是為了趕在臺灣總統和立法院選舉前,方便傳媒工作;又否認受到據稱支持唐英年的校董會主席王英偉的政治壓力。

有趣的是,浸大網站上標註為星期一發布的新聞稿,仍然是支持度收窄至6.5個百分點的「初步結果」,但調查日期則改為一月九日至十二日。「傳理調查」的網頁上,則有一月十四日一月十七日發布的調查結果。

目前傳媒偵查報道的焦點,自然落在浸大校董會主席和唐英年的競選團隊,有否干預學術研究(如《明報》今天的報道)。某些記者朋友也開始在Facebook上揶揄趙教授是「學棍」,敗壞浸大和香港學術界的名聲。

其實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正是趙教授的解釋。

按照傳媒引述他的說法,調查時間原為六天,可是為了趕在臺灣大選前讓傳媒搶閘報道,只累積了四天的數據就公布了,為甚麼?難道他臨時才知道臺灣選舉的日期嗎?臺灣選舉是四年一度的大事,早就知道確實日期;從公關策略上說,若要爭取較大篇幅的報道,早在規劃新聞發布時機的階段,就應該決定避其纓鋒。民意調查是定期進行的研究,及時公布的重要性不如突發新聞,遲兩天公布結果有甚麼問題?為甚麼一定要提前公布?

另外,既然四天訪問了八百多人,統計數據已經足夠,為何不索性提早中止調查計劃,仍要繼續完成一月十三日和十四日的調查?既然調查尚未完成,為何一月十四日的新聞稿隻字不提那只是「初步結果」?

事實上,調查尚未完成,就急於公布結果,不只是罕有其聞,簡直是耐人尋味。無論有甚麼理由,都難以令人信服。何況事涉享譽多年的學術機構,這個決定,對於浸大聲譽損害極大。可是陳新滋校長已表明「絕對尊重學術自由,亦相信負責教授的專業判斷和獨立, 認為毋須介入調查」。看來趙教授仍須耐心而坦白地向公眾解釋提前公布調查結果的決定,是一時失策還是另有玄機。政治考慮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傳媒要追查下去的話,也不應認定這是唯一的原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