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February 2012

耐人尋味

連續兩篇有關浸會大學傳理調查風波的blog posts,都取了個四字成語作題目,這篇也不例外。不是有意模仿《老夫子》漫畫的標題,而是實在想不到更貼切的詞語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心情,以及整件事情揮之不去的神秘氣氛。

上星期一,浸會大學發表調查報告,表示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該項民意調查的過程和結果發布受到政治干預,或趙心樹教授本人具有任何政治目的或偏見。此外,該項民調也沒有得到任何外來的資助。報告只是批評趙教授規劃及進行民調態度倉猝,思慮不周,也沒有接納同事的意見。他提早發布民調結果的決定只是臨時而作,實屬「不智」,而且他的政治敏感度不足,對本港的情況也不熟悉。報告建議傳理調查負責人加強民調的規劃和預算,制訂清晰的目標和分工,並成立由校內其他教職員組成的諮詢委員會,就傳理調查的工作計劃及籌款等方面提供意見(見報告頁十二)。

報告一出,浸大師生和公眾輿論嘩然,有學生甚至揶揄報告水平低劣,連他們的畢業論文也不如。

老實說,不用細看調查報告的內容,光看篇幅分配和調查範圍,就感到這是虛應故事--當局似乎並非真心誠意地想找出事情的真相,只是礙於群情洶湧,勉為其難而擺出的姿態,企圖息事寧人。這個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有目共睹。

報告以英文撰寫,除封面和附件外,全長只有十二頁。其中事件始末佔了一半,調查結果、結論及建議,合起來才五頁。其餘則是調查背景、小組成員、調查範圍及原則等基本資料。

正如前文所說,調查範圍是否對症下藥十分重要,也是能否解決這場風波的關鍵。可是報告所說的調查範圍,只涵蓋實驗室的運作、民意調查搜集和處理數據的程序和方法、發布民調結果的時機和處理手法,以及民調的經費(見報告頁二)。換言之,趙教授為何在民意調查未完成的時候,突然決定提早公布結果,始終是個未解之謎。報告只是認為趙教授「可能是為了盡量提高傳理調查結果的新聞價值」(見報告頁十一),語氣極不肯定,也沒有提出證據支持其說法,難免予人逃避責任、不願正視問題之感。陳新滋校長表明事情已告一段落,不會繼續究查,甚至揶揄請願學生「博上鏡」,無疑更是火上加油,給予反對者繼續攻訐和追究的口實。

且不論校內師生與輿論凶神惡煞地窮追猛打是對是錯,光說這種處事態度,怎能平息爭議?難道當局覺得這種態度完全沒問題?一位經驗豐富的學者犯下如此低能的錯誤,本來已是不可思議;如今愈是閃爍其詞,疑竇只會愈來愈多,也難怪人家借題發揮想像無限謠言四起。調查報告迴避問題癥結、避重就輕,是當局不願屈服於洶湧群情的賭氣行為,抑或是另有難言之隱?如果趙教授草率決定提早公布未完成的民調結果是不智,如此種種,又算甚麼?

若想事情真箇盡快平息,陳校長似乎仍欠師生和公眾一個更誠懇、更具說服力的解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