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March 2012

真的發火了

昨天有感而發,寫了幾句捍衛自己保持緘默的自由;誰知今天居然有人斗膽挑戰姑奶奶的底線,真是TMD活得不耐煩了。

我一直沒有發表有關行政長官選舉的文章,因為那壓根兒不是甚麼選舉,只是一場不及格的馬騮戲。三名候選人乏善足陳,不知所謂。論外表,一無是處,說到底其實是牛頭對馬面,再搭一舊矮冬瓜,甚麼豬、甚麼狼,都是侮辱了動物;連可愛的麥兜也給拖下水,真是冤哉枉也。論內涵嘛,所謂政綱千篇一律、熟口熟面,只懂得大灑金錢討好刁民,連耗費多少儲備也語焉不詳,還有甚麼討論價值?沒外表、沒內涵,還說個屁?

這兩天不少選委和政團陸續公布投票意向,尤其令人火冒三丈。這是二十一世紀後現代的「忠字舞3.0」嗎?即使選舉制度未臻完善,也不至於要犧牲公平、公正的原則吧?為甚麼要公布投票意向?普羅大眾根本無權投票,對爭取支持毫無幫助;公布投票意向的醉翁之意,即使再冷靜、再理智也難免浮想聯翩。難怪有人用「歸邊」、「投誠」來形容那些選委和政團,既然本質如此,何必文過飭非、欲蓋彌彰?

傳媒對中央駐港機構的小動作也有很多報道,流言四起,令人半信半疑。如果屬實,那就是破壞一國兩制的鐵證。五十年不變?誰脖子上長著腦袋的都不會相信,變好或變壞,才是重點。想不到香港回歸未滿十五年,東方之珠淪落至此。豈只是珠翠委塵減容光?簡直葉墜珠沉皆化影。轉念又想,駐港機構的異常舉動,莫不是意味著北京也是黃塵蔽天,一片混水?

如此這般點點滴滴累積下來,胸中一口悶氣難舒,今早起來就想參加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舉行的選舉,以洩心頭之恨。誰知電腦系統被人惡意攻擊,據說每秒竟有一百萬次點擊,導致系統癱瘓,良久無法登入。電腦版、手機版也如是,令人氣結,更覺得這一票即使無關宏旨,仍是非投不可,絕不可以讓人小覷了、輕蔑了。我無意揣測發動攻擊是甚麼人,總之就是和香港人過不去,自應痛加鞭撻。

其實,香港大學民意調查雖是受害者,也不是全無責任。時至今日,誰都應該明白連接互聯網的電腦系統危機四伏,何況反應太踴躍也可以因為網絡負荷過重而導致系統失靈,負責人為何沒有應變方法?為何沒有在投票站準備紙本選票?午飯時匆匆趕到屯門大會堂,結果白走一趟,氣得七竅生煙。幸而午飯後系統略作修復,多試幾次,終於投下了充滿火藥味的一票。

投了票,仍覺鬱氣難平,腦子裡總記起李慧娘昨夜悲憤凌厲的咆哮:「鬼若無冤難成厲,妾非有恨不回衙。望你重睜色眼認梨魂,妾是慧娘魂未化!」

坦白說,我仍然堅持自己在某些事情上保持沉默的自由,但這不等於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要是你有本事叫姑奶奶動真格,就別怪我辣手無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