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8 March 2012

燕舞銀簧

看完衛駿輝、陳咏儀的演出,餘興未盡,興奮莫名。事隔四天,再看尹飛燕和李龍合演《再世紅梅記》。

前文說過,多年前曾對尹飛燕的曼妙身段深為傾倒,至今不忘。沒料到睽別經年,竟是連番驚喜,足證她功力純厚、寶刀未老,不禁由衷地替她高興。

事隔一星期,我還是不太懂得怎樣形容那份震撼,深感落筆艱難。勉強要說,就是尹飛燕渾身是戲,能夠把大量造手、身段等程式上的東西,融會於劇情和人物之中,做到「人藝合一」。無論是舉手投足,或是擺腰轉身,每個動作都彷彿是李慧娘或盧昭容自然流露,毫無矯飾生澀之感,演來戲味盎然,令人讚嘆不已。即使可能由於身體狀況或其他原因,減少了一些高難度動作,也沒有影響整體觀感。我從來沒見過粵劇中人能達到如此境界,只看得目眩神馳,撟舌不下。

一如以往,尹飛燕演繹李慧娘,較盧昭容為佳;但這次明顯縮減了差異,不禁暗暗佩服。平情而論,盧昭容天真爛漫,由閱歷豐富的成年人來演繹,總是難免有點造作,欠缺自然。公主殿下得天獨厚,形神兼備,是異數而非定例。這次看得出尹飛燕的造型花過不少心思,兩隻總角大小、位置較為恰當,看上去居然也有三分嬌美。可惜她演來略嫌粗鄙,恕我未能苟同。可能她認為昭容妹妹是個困居繡谷、不習儀禮的山野村姑,卻忘記了她也是飽讀詩書、出口成章的小才女。猶記昭容妹妹的出場曲:「青蓮十斗稱仙客,張旭三杯草聖傳」,第二句正是杜甫《飲中八仙歌》原文。寧不聞那繡竹園中小姑居處,「左有紫藤翠竹常伴讀」,連遠在山西、薄有才名的裴禹也「慕君風采早經夢裡牽」?這些都證明昭容妹妹絕非胸無點墨,而是活潑可愛、好學不倦的小家碧玉。

不過,尹飛燕演繹李慧娘,總是功架上乘、氣質獨到,堪稱一絕。從〈觀柳還琴〉的淒苦決絕,到〈脫阱救裴〉的癡怨、〈登壇鬼辯〉的悲憤淒厲,層次分明;配合她那些輕盈飄逸的身段和袖功,彷彿倩女幽魂就在眼前。也許年紀大了,這次她在〈脫阱救裴〉走的圓臺,少了以前的脫俗靈動,但卻在其他細節翻出新意,令人驚喜。最難忘李慧娘重見裴禹那幾句口古:「讀書少個如花伴,添香紅袖為憐才」、「今夕芳鄰離咫尺,憐君才有破愁來」,唸來鬼氣森森,令人毛骨悚然。印象中從來沒人這樣唸過,端的是耳目一新,又不禁佩服她在細節上的用心。

縱觀這次演出,稱得上是燕姐盡顯身價的代表作,足為後學典範。同時又不禁想到,戲曲表演應該以程式還是劇情先導的問題。簡言之,即是形神之辨。別以為演戲一定是為了劇情需要,其實戲行中仍有不少人認為應該以程式先行的,尤其是內地,所以經常出現呆板、澀滯、沒感情等批評。我不是說身段、造手不重要,這些都是戲曲表演的基本元素,絕對不可荒棄;何況身段、造手要練得有板有眼、運用自如,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關鍵在於何時用、怎樣用,應該取決於劇中人的感情和思想,而不是因為開山祖師這麼演,我也依樣畫葫蘆。每個人的自身條件都不一樣,前人的設計固然有其道理,卻不一定要十足依循。學藝時當然要循規蹈矩,不能未學行先學跑;但藝成之後卻不必拘泥守舊,反而應該深入思考,另闢蹊徑,才有機會卓然成家,青出於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