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1 March 2012

《桃姐》

望穿秋水,終於等到《桃姐》上映,急不及待入場欣賞。

《桃姐》沒有想像中的感動,卻是淡泊平實、溫柔敦厚,言有盡而意無窮,深得含蓄蘊藉之美──不禁想起小津安二郎的代表作《東京物語》。竊以為兩者互相輝映,同是亞洲電影的不朽傑作。

很喜歡許鞍華在《桃姐》裡溫柔淳厚、樸實平和、充滿關懷而不煽情的筆觸。看起來沒有刻意賣弄甚麼,只是淡淡道來,卻令人回味無窮,低迴再三。特別喜歡許鞍華用中距和遠距鏡頭,甚至手搖鏡來拍攝老人院的情況,道盡尋常人家生活的樸實質感,頗有寫實紀錄片的味道。又例如少東Roger帶桃姐去茶餐廳吃蒸魚、桃姐為Roger的新傭人面試,都是非常生活化而又令人會心微笑的場面。可是靜心一想,桃姐與Roger對彼此生活習慣的瞭解,正好反映了兩人相濡以沫多年的情誼,意在言外,令人動容。

還有那些適當的留白,給予觀眾想像、思考的餘裕,反映許鞍華沒有把觀眾當白癡。在這個甚麼都要畫公仔畫出血來的世道,豈只是久違?簡直令人感動得想哭。最欣賞的留白有兩場,其一是桃姐和主任(秦海璐)留在空蕩蕩的老人院過年的對答:

桃姐問主任:「過年了,為甚麼回來呢?」主任笑著說:「我是主任嘛,要讓下面的人回去過年才是。」兩人坐下來看電視上直播煙花盛放,桃姐又問:「你家人呢?」主任臉色微變,始終沒搭腔,只靜靜地盯著電視嗑瓜子。秦海璐那個嗑瓜子的表情,真是令人拍案叫絕。

二是金小姐(江美儀)和母親(許碧姬)的兩場戲。其實金小姐在《桃姐》只有三場戲,首兩場都是惡狠狠地向母親咆哮的場面,最後一場則哭得臉容扭曲、聲淚俱下,可是一個字也沒有說。江美儀七情上面的演繹,分寸拿捏得極準確,絕不過火,讓觀眾真切感受到她自以為得不到母親關愛的不忿和傷心。也許有人認為,她在最後那場戲哭得那麼厲害,是因為子欲養而親不在的追悔和難過;我卻認為可能另有解釋。其實金小姐一直很孝順,不但與兄長分擔母親住在老人院的支出,也經常來探望她。可是心裡始終有一條刺,覺得母親重男輕女,所以當母親不肯跟她外出,或者為兄長說好話,總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發脾氣。那是受傷呼痛的訊號,卻不是因為不愛媽媽。相反,正因為她愛媽媽,所以也渴望得到媽媽疼愛,可是沉靜木訥的母親從來不吭聲,教她摸不著頭腦。因此女兒最後的眼淚,除了傷逝,不一定是追悔和自責,也可能是因為她始終不肯定母親的心意,但此後再也無從知悉的失落和遺憾。

葉德嫻飾演桃姐,形神兼備,演技圓熟,自然討好,奪得威尼斯影后殊榮,自是實至名歸。劉德華比以前稍有進步,可是裝腔作勢的自我意識未夠收斂,仍需努力。

電影的另一個賣點,是請來多位重量級人馬助陣客串,隨手拈來的包括黃秋生、宮雪花、羅蘭、梁天、秦沛、徐克、洪金寶、詹瑞文、麥潤壽、劉國昌、樓南光、杜汶澤、余文詩、林二汶、陳智燊和內地著名演員王馥荔等,還有深居簡出的鄒文懷夫婦;其中以飾演老人院院友的梁天和秦沛佔戲較多。秦沛演繹的老色鬼,與梁天飾演自矜身分的退休校長相映成趣,為昏沉幽暗的老人院,增添不少生氣。秦沛在最後一場的無聲演繹,更是數十年功力所凝聚的身價之作。

反觀梁天在結尾時吟起唐詩,雖然符合身分,卻未免稍嫌造作,與全片格調頗有出入,誠為美中不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