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April 2012

神功戲

從南丫島的仙界跌回凡間,已非一日,但心情仍未平復。仔細思量,更覺百感交集。

自問從小是戲癡,最愛看戲聽故事,形式不拘,最重要是故事精采、人物傳神。因此,對神功戲這種形式,一直既愛且恨。

顧名思義,神功戲是指酬謝神祇功德、祈求風調雨順平安喜樂而作的戲劇表演,所以戲棚往往搭在廟宇門前,而且要舉行特別的儀式,把神祇從廟座「請」出戲臺,以便祂專心欣賞。換言之,供奉的神祇才是真正的觀眾,鄉親父老只是敬陪末座。像天后誕、洪聖爺誕等賀誕演出,其實就像給神靈開生日派對一樣,大夥兒都是來湊熱鬧的賀客,卻不是正主兒。

從社會學、人類學的角度看,神功戲是一個獨特的文化場合,讓不同的社會行為同時進行,例如神靈崇拜、經營買賣、宗族或地域聯繫、閒話家常、飲食賣藝、欣賞戲劇等,彼此互有關連而又清晰可辨,是一種非常有趣而複雜的現象。如今中國傳統文化消失殆盡,香港大概是嶺南──甚至全中國──保存這些民間習俗最完整、最具活力的地方,更應好好珍惜,即使不能發揚光大,至少也要繼續保持其鮮亮活潑的生命力。

不過,純粹從欣賞戲劇角度來看的話,神功戲始終不是最理想的表演方式。戲棚的構造和建築材料,太容易受到天氣和地理等外在環境影響,加上戶外演出,器材、工具均比不上一般劇院的設備,往往令演出效果和演員發揮大打折扣。最容易令人分心走神的,則莫過於戲棚內外的喧囂忙亂。雖云是氣氛熱鬧,但那是另一種文化體驗,卻與看戲無關。說實話,在人聲鼎沸的戲棚,即使練就一心二用、定海神針等上乘功夫,誰可保證心無旁鶩?既然演的和看的都無法集中精神,戲又能好看到哪兒去?這是很現實的問題,與個人條件和經驗沒有太大關係。畢竟是血肉之軀,就算身經百戰,誰也不能擔保臨場不出亂子,充其量也不過是減少出錯機會,或者可以隨機應變、化險為夷而已。

更何況,演戲不是單打獨鬥,講究合作精神和默契。一旦失準,不只是一個人的事,很可能影響其他人的發揮。就是因為深知神功戲的現場變數太多,不知甚麼時候會出甚麼狀況,所以看的時候更覺緊張,如坐針氈,心中總是暗捏一把汗。更別提那些硬邦邦、靠背中空的摺椅,坐上半天之後總是腰酸背痛、兩股生疼。但是說也奇怪,這次居然腰不酸股不痛,只是雙膝長期屈曲、無法伸展,結果好像有點發熱腫脹,幾日下來還沒退卻。大概早前練跑練過了頭,膝蓋早有投訴,如今竟似傷上添累,真是氣人。

唸書時為了體驗地道文化,曾到不少地方看過神功戲,大澳、東涌、布袋澳、坑口、西貢、茶果嶺、錦田、三聖村、青衣等都去過,看些甚麼卻沒印象了。以前看神功戲總是不太專心,卻沒想過拍照原來有助集中精神,的確出乎意料。誠如網友所言,伸長了鏡頭、對準了舞臺,其實就像拿著超級望遠鏡看戲一般,一顰一笑自然格外分明。且不管照片水準如何,如今回想起來,拍照時全神貫注盯著照相機,希望捕捉舞臺上最漂亮、最動人的一刻,確實比往日看神功戲時平添了幾分專注。不過這玩意兒同樣只能在戲棚發揮(儘管我還是不敢造次,先向殿下請示,得她俯允才動手);若在禁衛森嚴的劇院裡,只好乖乖的正襟危坐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