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May 2012

《李廣王》(下)

若論《李廣王》最精采的,不是曲折跌宕的故事,也不是服裝、道具和燈光等技術細節,而是演員。這次演出陣容鼎盛,集合了當今劇壇的各路精英,演來火花四濺,煞是好看。若說這是近年難得一見的「群英會」,也不為過。

李廣王自恃縱橫沙場數十年,功業顯赫,年老力衰之際,仍是妄自尊大,不聽逆耳忠言。如此人物由尤聲普飾演,難作他人想。但縱觀全篇,未能發揮最高水平,甚感可惜。究其原委,應是劇本對李廣王性格塑造不夠深刻所致。例如前半部李廣王因狩獵墮馬而萌生引退之念,曲詞只是草草帶過,猶如水過鴨背一般,直到最後才有一段戲味盎然的獨腳戲。然而正如前文提到,這場獨腳戲沒有充分探討李廣王的複雜心緒,演來稍欠深度,誠屬美中不足。但尤聲普演出非常賣力,尤其是後半部在睡夢中驚覺兒子率兵偷襲,斗然間雙目精光四射,憤懣填膺,奮力殺出重圍,猶如餓虎反撲,剛猛無匹,幾乎令人透不過氣來。可是一鼓作氣逃到野外,畢竟年老體衰,力氣已散,一時急怒攻心神智失常,那些顛三倒四的眼神和身段,演來燙貼萬分。看普叔又跑又跳又探海,真難為他了。

李廣王三個兒子伯奇、仲懷和季忠,分別由新劍郎、龍貫天和羅家英飾演。三位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倌,演來性格鮮明,各擅勝場。新劍郎扮演有勇無謀、不甘活在父親餘威陰影之下的長子,入木三分。但他並非權欲薰天,只是心胸狹窄、頭腦簡單,中了人家的激將法還不自知。最初探問老父之時,仍看得出有三分真心;老父宣布傳位於他,他那誠惶誠恐、受寵若驚的神色也表達得相當準確。另外,很喜歡他與尹飛燕合演那場精彩的對手戲,從滿腔怒火到猶豫不決然後再不顧一切豁將出去,演來層次分明,把人物性格活現眼前。可惜後來他率兵偷襲老父那一場的動作設計稍嫌草率,加上在距離觀眾甚遠的底景高臺上演繹,不知怎地眼睛一花,只見伯奇倏地倒在牆邊,竟沒看清楚他是怎麼死的。我後面就有觀眾忍不住「嗤」的一聲笑將出來,破壞了緊張肅殺的氣氛。

羅家英演繹三子季忠,中規中矩,後半部喬裝執徽衛士,暗中保護父親的幾場戲,更是感人。尤其是李廣王逃出生天之後神智迷糊、自怨自艾,他不斷好言相勸,聽得出有些口白也是臨場所加,但演來尚算得體,父子之情也令人動容。但整體而言他不熟曲詞的毛病始終未改,也似乎較注重表現功架和身手,對季忠為老父不惜一切的孝敬、孺慕之意,表達未算深刻,稍欠層次,誠為美中不足。有些地方更覺有賣弄之嫌,與塑造人物性格沒甚關係。例如楔子一場,三子依次上場一顯身手,羅家英甫亮相便虎目圓瞪,滿臉剽悍之色,搶眼的確是搶眼,但卻以為他演的是長子或次子,不是真誠仁厚的幼子。

龍貫天飾演次子仲懷,是三子之中最得我心者。早在第一場李廣王墮馬、三子前往探問之時,已隱約感覺仲懷並非真心關懷老父;難得他聽到老父傳位大哥時隱忍不發,更覺此人深不可測、捉摸不透。中場休息後,在那雷電交加之夜,潛藏的陰謀逐步洩露,他那權欲蔽天、躊躇滿志的神色,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涼氣。看他對溫婉賢慧的呂妃虛情假意,對包藏禍心的雪姬卻神魂顛倒,深得多少梟雄過分自信、聰明反被聰明誤之要旨。看來龍貫天是有備而戰,曲白熟極如流,唱做神清氣足,掌握人物個性也非常準確,把仲懷的居心叵測演得活瓏活現,令人激賞。將來如有機會,倒想看看他演繹《洛神》的曹丕,不知會是怎樣一番光景。

鄭詠梅飾演溫柔嫻淑的呂妃,戲份不多,倒也稱職,與早前她在《香銷十二美人樓》飾演那個刁蠻潑辣、甚至帶點粗鄙的賈桂蘭,不可同日而語。阮兆輝飾演李廣王的忠僕優丰,進退有度,恰如其份,正是他的拿手好戲。難得廖國森收斂了早前的油腔滑調,用心演繹李廣王之弟李文,即使戲份不算多,也令人印象深刻。偶然來幾下難得一見策馬揚鞭的身段,更是頗顯身價。

若論全場最搶鏡者,則非尹飛燕的雪姬莫屬。她原是婁國遺裔,為報李廣王滅國毀家之仇,挑撥丈夫伯奇起兵造反,又教唆仲懷與長兄爭奪王位,把父子三人玩弄於股掌之間。雪姬是隱姓埋名自願下嫁伯奇,以便伺機復仇,比《亂》的長媳楓之方又多了幾分獨立自主。尹飛燕演來神采飛揚、栩栩如生,雖然唱曲的聲線不復往年,但唸白的語氣和聲調都精準無比。無論是煽動丈夫謀反時的強悍專橫,或是挑逗仲懷聽從自己計謀時的狐媚浪態,甚至是最後大仇得報的狂喜放肆,盡皆無懈可擊,令人拍案叫絕。兩星期前她獲得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二零一一年度戲曲界最佳藝術家獎,端的是實至名歸,謹此致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