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May 2012

《秋雨菱花姊妹情》

不知怎地這陣子老在戲院泡,泡個不亦樂乎,好像要把前些年失落的東西一次過補償。早幾天看《李廣王》,實在不錯,又見場刊介紹去年首演的新劇《秋雨菱花姊妹情》星期天下午重演,由謝曉瑩和李沛妍兩位新晉花旦擔綱,急忙買票捧捧小師妹的場。

去年底梁漢威病逝後,曾在雜誌上看到一篇謝曉瑩撰寫的悼文,配上一幅她唸中學時參加粵曲比賽獲獎的照片,赫然發現她穿著母校的校服,暗忖莫非她就是同門小師妹?上網一查,果然如是,從此對她有了初步印象。難得小師妹粉墨登場,《秋雨菱花姊妹情》又是她編撰的首部長篇作品,身為師姊,沒有缺席的理由。

李沛妍是名伶李奇峰、余蕙芬的女兒,近年在劇場經常看到她與雙親一起看戲,對她的樣子並不陌生。雖曾聽說她也踏上紅氈毹,卻未有機會欣賞。如今正好一次滿足兩個願望。

坦白說,進場前有點擔心謝曉瑩和李沛妍的樣子現代氣息太重,未必適合古裝扮相;尤其是小師妹,雖然長得標致,卻有點像混血兒,穿起古裝很可能不倫不類。沒想到她倆打扮起來沒有突兀之感,頗為漂亮。兩人都是大學畢業生,近年才全職投身粵劇,估計學藝時日不長,更未必是從小練起的功夫,演來倒是有板有眼,身段和袖功都不錯,相當賞心悅目。至於演唱,聽得出兩人都下過苦功,曲詞嫻熟,咬字清晰,歌聲清越優美,但聲線都偏向陰柔輕巧的路子,聽著有點虛浮之感,未算嘹亮。相較之下,小師妹聲量稍弱,到了下半部明顯後勁不繼,必須好好苦練。若論感情,則兩人都相當投入,李沛妍飾演的姊姊溫婉貞嫻,除了情郎之外,對旁人不假辭色,有點冷淡,難怪引起一場風波。到了身世被揭那一段,她把急怒攻心的情態表現得很好,走上去拉住妹妹的手迫問對方那個動作也充滿勁力,但不失大家閨秀的優雅氣度。小師妹演的妹妹則活潑刁蠻,甚麼事情都要跟姊姊爭個不休,希望博取父親注意。她說喜歡姊姊的情郎,其實只是不忿兩人感情要好,故意搗蛋而已。她要跟姊姊搶情郎的心態,就像搶玩具一樣兒戲。小師妹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微翹的小嘴兒,充分表現了妹妹的任性妄為;可是到後來覺悟前非,臉部表情稍嫌平淡,應該再加一把勁才是。

羅家英與廖國森分飾同母異父姊妹倆的親生父親,一位是蒙冤被逐、家散人亡的謫臣溫時雨,一位是不滿朝政、告老還鄉的老尚書,演來都很稱職。羅家英極力表現想與女兒相認又不敢認的壓抑與痛苦,本來相當成功,可惜有一兩句莫名其妙的口白引起一陣陣哄笑,破壞了氣氛。不論那是劇本所寫還是由他臨場爆肚,也應該好好檢討。廖國森慣演不少父親角色,無論是《帝女花》的崇禎皇帝、《紫釵記》的盧太尉或《再世紅梅記》的盧桐,都是面冷心熱、疼惜女兒無微不至的慈父,自是駕輕就熟。不知怎地,看來他在這次演出特別用心,對女兒和顏悅色也好、嚴厲教訓也好,莫不迫真傳神,彷彿連揮袖、捋鬚等尋常不過的動作也別具法度。希望他繼續保持這份認真和嚴謹,別要像上幾臺戲那麼油腔滑調、虛應故事,也許瞞得了某些觀眾,卻逃不過姑奶奶的法眼。

衛駿輝與阮兆輝分飾姊姊的情郎和苦戀妹妹的將軍,性格忠厚討好,唱段也不少,俱能保持水準。但兩人始終算不上是擔戲最重的男主角,演來反覺輕鬆適意。其中衛駿輝為表對姊姊矢志不渝,堅拒妹妹的情意,從最初避重就輕、顧左右而言他,到無言相對藉機溜之大吉,再到最後忍無可忍怒氣勃發嚴詞拒愛,層次分明,不禁暗暗喝采。

然而沒想到全場最令人眼前一亮者,卻是戲份最少的二娘盧麗斯。早前她在衛駿輝、陳咏儀合演的《牡丹亭驚夢》客串韶陽女,活潑可人,那些「除了『情』字之外,四大皆空」的十月芥菜情態,真的令人忍俊不禁。這次飾演亂嚼舌根、惹事生非的二娘,入形入格,不用甚麼大塊胎記、大顆黑痣的醜化妝扮,只憑端正美貌的臉蛋兒,配上輕蔑的眼神、微歪的嘴角、略帶輕浮的身段,可笑復可恨的官家潑婦就在眼前。盧麗斯在公主麾下多年,多演丫鬟和伴舞仙女,也曾演過《帝女花》的袁妃和昭仁公主。如今看來,也稱得上獨當一面的資深演員了,真是強將手下無弱兵啊。

雖說此劇是小師妹第一部長篇作品,故事梗概、人物姓名等均與五十年代的粵語片《紅白牡丹花》頗有雷同之處,但不知為何未見場刊註明,如此疏忽,並不可取。其實參考或改編前人作品,自古皆然,並無問題,但時至今日,應該註明出處,以示尊重。這是作者應有之義,希望小師妹多加注意。劇中情節鋪排尚算不錯,曲詞倒也文雅流暢,尤其是溫時雨那出場曲品評歷代書畫名家,資料豐富翔實,頗見功夫。首度編劇有此成績,已屬難得。但其中仍有沙石,尚待琢磨。例如第一場野心太大,想一下子把全部人物介紹一遍,再把所有故事線索鋪墊出來,結果演了一個多小時,效果並不理想。建議以溫時雨出場為第二場的開端,布景也可以從正廳轉為後堂,以免現在布景與曲詞內容不相配的毛病。另外,姊妹倆的出場曲好像沒有介紹兩人的性格,如果我沒記錯,大概只說自己備下了甚麼禮物為父親祝壽,稍覺失色。出場曲是奠定觀眾對故事人物第一印象的重要關口,應該好好把握,不要浪費。《紫釵記》三名男角出場時每人一段長二流、《再世紅梅記》昭容妹妹出場的兩句滾花,都是言簡意賅的好例子,值得仔細參考。

個人認為劇本最大的毛病是節奏不夠明快,戲劇高潮都集中在故事末段,前半部稍覺平淡拖沓,有點頭輕尾重。曲詞也稍嫌累贅,應寫的東西沒有寫,已寫的東西又一再重複,或可再斟酌一下,令內容精簡些。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姊姊跑到溫時雨的破房子要與他相認,溫時雨不肯,兩人糾纏良久仍未解決,令人不耐。我明白小師妹可能想加強感人肺腑的程度,但效果未算理想。另外,故事還有一個嚴重漏洞,就是姊姊為何在上一場被妹妹揭破身世時震驚不已,好像從沒懷疑過老尚書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與溫時雨相見時卻又知悉亡母改嫁的來龍去脈,說來有條不紊,令人摸不著頭腦。那麼,在妹妹揭破真相之前,到底姊姊是否知道自己並非尚書之女?這個破綻實在太大,必須盡快修補,以免貽笑方家。

同時,字幕錯漏百出的毛病仍未解決,除了那些「省」、「醒」不分,「造」、「噪」混淆等惱人的錯別字外,竟把小師妹的名字「瑩」寫作「螢」,某些句子更連英文文法也寫錯,實在看得我火氣難消。別人尚可原諒,小師妹學歷甚高,似乎不應犯下那些明顯錯誤。不知是她因為兼顧演出,無暇校對文字,或是編製字幕者手民之誤,總之就是很不應該,必須認真校閱,盡快改正。

儘管此劇未臻完善,畢竟立意、構思俱佳,不像某些新劇那樣胡鬧庸俗,仍是值得嘉許的。希望小師妹汲取經驗,再接再厲。期待你下一部新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