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June 2012

菱角山

一直很喜歡到南丫島遠足,因為貪圖交通方便,不必長途跋涉,從中環乘渡輪約半小時可到。從榕樹灣走到索罟灣是最為人熟悉的路線,已經不知走過多少次;今年四月覲見公主之暇,也差不多把榕樹灣一帶的山路走遍了。近日上網得知索罟灣旁有菱角山,山上築有狀況良好的郊遊徑,於是趁著周末一遊。

時近端午,天氣悶熱而不穩定,經常有驟雨,出發時心中不免一陣猶豫。猶幸天公造美,除了乘渡輪時下過一場大雨之外,在索罟灣一直陽光普照,到離開時才灑下一點小雨。

下了渡輪,右轉至索罟灣大街,經過多間海鮮食肆,直走至天后廟,從旁邊的石階上山。

走不多久,赫然發現左邊山坡上滿布墳墓,加上叢林茂密,樹蔭蔽天,難免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急忙低頭疾走。經過兩片墳地,約十五分鐘後來到一爿水泥建造的休憩亭。據指示牌的資料,從索罟灣到這裡約需二十五分鐘,沒想到自己的腳程居然快了那麼多。

亭子位於山谷之中,景色豁然開朗,山坡一片青翠,長滿矮小的灌木叢,可惜鮮花寥寥,樹木幾乎絕跡,與山腰茂密的樹林儼然兩個世界。右邊有石階通往山地塘,左邊石階則直達菱角山頂。先循右邊石階上山,只見四周一片荒蕪,怪石嶙峋,景觀乏善足陳。山坡遠處有一方綠瓦飛檐的涼亭,亦無甚足觀,所以只繞了一圈就返回休憩亭了。

從亭子旁邊的石階上山,愈走愈感吃力,不禁一陣怵然。難道是睡眠不足?早餐沒吃飽?抑或近日疏於練跑,體能劇降?還是兩膝勞損已甚,以致酸軟無力?時近正午,日照當空,山上毫無遮蔭和休息的地方,自然汗出如漿,衣履盡濕,兩條手臂炙得火紅,猶如紅燒元蹄一般。幸而裝備充足,只好停下來多休息,不斷喝水補充,勉力應付。

終於走到山頂,極目望去,西北角的發電廠和榕樹灣、東北角香港島上的香港仔、海洋公園等清晰可見,東南方的石排灣和東澳也宛然目前。

過了地政總署設立的測量柱,經過有人戲稱為「試劍石」的石群,便是一幢正在興建的電視發射站。時值周末,無人工作,更添荒涼之感。繞過發射站,便是下山的路徑。這邊山坡十分陡峭,一條連綿不絕的階梯曲折蜿蜒,兩旁雖有護欄以策安全,仍得步步為營。走不到一半,雙腿已感酸軟無力,幾乎站也站不穩,那是前所未有的事,心中不免又是一陣張皇--看來膝蓋的毛病再也拖延不得了。

好容易挨到山下,沒想到還有一大段路程才回到索罟灣,而且全是忽高忽低的斜坡。若在平日,自然如履平地,可是當時已經筋疲力盡,半路上吃下去的乾糧恍如無物,早就消化得一乾二淨,只好坐下來休息片刻。如此這般邊走邊歇,終於回到索罟灣,急不及待先來一大瓶冰凍汽水解暑。回過神來,看看手機上的運動計時器,原來五公里半的路程,只走了兩小時零六分。我不知道計時器是否懂得扣除靜止的休息時間,但即使沒有計算在內,花兩小時爬完海拔二百五十米、山徑全長五公里半的菱角山,似乎又不算太差。不過,山上的景觀實在並不吸引,難怪荒山冷落,一路上不見遊人蹤影,彷彿世上只剩下我一人。看來要我重遊舊地,相當困難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