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June 2012

針灸記

其實左膝的問題纏繞多時,只是一直沒甚大礙,偶然發作一次半次,所以沒怎麼理會。三月時不經意扭傷了左前臂,看朋友介紹的跌打師傅時順便請他看看左膝,沒料到一按膝窩,痛徹心肺,才知道傷勢不輕。但師傅的醫館在灣仔,偶然看他一兩次猶自可,怎麼來得及下班後風雨不改天天上門三星期?何況師傅已是半退休,他也明言興之所至經常出門遊山玩水去,所以求診必須預約,只好暫時擱下,再看看家裡附近有沒有其他醫師。誰知上星期練跑時,左腿完全發不了力,心知不妙;經過菱角山一役,更是不敢怠慢,今早馬上跑去求醫。

可惜家裡附近唯一的跌打師傅沒開門,不知是休息還是結業了,只得到另一家中醫館。那是母女合設的醫館,除一般診脈、開方外,招牌上還寫著針灸和跌打。兩人對答時滿嘴儂來儂去的上海話,我只聽懂了三成,比今天上海年輕人的普通話化上海話難懂得多。那女兒醫師著我躺下,用廣東話問明了我的情況,在左膝上按了幾下,又問:「你怕針灸嗎?」我答說:「不怕。」她說:「那我替你針灸試試看。」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接受針灸,但小時候下盤不穩,經常摔倒受傷,皮開肉綻已是家常便飯,雙肩、左肘和左腕也全都脫過臼。三、四歲時左肘脫臼,給跌打師傅推拿接骨已是一聲不哼;如今長得這麼大了,幾枚小針還怕他怎的?

果然不出所料,針灸不怎麼痛,就只有施針一刻的那一丁點兒。相較之下,捐血時輸血管插進手臂那一下子痛得多了。只見小針刺下皮肉而不出半絲鮮血,說起來也真神奇,至今仍未明白箇中道理,也許覆診時再請教一下。

原來針灸工序頗多,以前卻不知曉,也可算孤陋寡聞了。醫師在膝蓋前後幾個穴道施針後,還要在小針末端駁上電線、接通電流以加強推拿效果。穴道通電之後,施針處好像敲鑼擊鼓一樣有節奏的輪流震動,但感麻癢一片,只有前膝受傷的部位微感酸痛。但多做幾下之後,痛楚漸減。百無聊賴之餘,竟跟醫師有說有笑起來,從哪裡的咖啡好喝到上海話與廣東話的分別也胡扯一番。

醫師又說,膝蓋軟骨磨損無法復元,吃些花膠、牛筋或骨質補品等物,只能補充少許,沒有太大作用。針灸也是治標不治本,只能止痛散瘀,但連續施針三天,已能痊癒七成;隔幾天再施一兩次,應該就會好了。看來要保護膝蓋、長跑長有,還是要請跌打師傅看看筋骨有沒有受傷,加強鍛鍊大腿肌肉和調整跑步減肥的策略。

針灸推拿約十五分鐘後,醫師拔去小針,燃著醮了酒精的棉花,燒熱幾個手指粗大的小玻璃瓶,按在膝蓋前後做拔罐。拔罐完了,又用紅外線燈照射膝蓋約十分鐘,再敷上跌打膏藥,才算大功告成。膏藥敷上大半天,晚上洗澡前就可以撕掉了。猶幸針灸不像跌打那樣不准洗澡沾濕患處,否則以我怕熱汗多的體質,在這種悶熱潮濕的天氣,少洗一次澡猶如要了我的命。醫師又給我開了兩片行氣活血的田七藥丸,著我飯後服用。然而我素來熱血澎湃,練了太極拳之後更是如此,那兩片藥丸有沒有功效,倒是難說。也許心理作用勝於一切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