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June 2012

人間有情

上星期日和朋友到香港藝術館參觀「有情世界──豐子愷的藝術」展覽,甚是快慰,猶如一道清泉,緩緩在心底流過,把塵俗洗滌殆盡,清泠怡人。

展覽分為兩部分,分別題為「人間情味」和「護生護心」。「護生護心」的一百幅展品,取自豐子愷為乃師李叔同(後出家,稱「弘一法師」)所繪畫的祝壽畫冊《護生畫集》。這些畫作以「護生」為主題,大都透過動物有情的故事,表達佛家慈悲、戒殺的主張。「人間情味」則以家庭和社會生活為題材,刻劃小孩天真爛漫的情態,令人窩心;描繪貧苦大眾生活的無奈與艱難,則充滿關愛和憐憫。還有一些表達反戰、厭戰感受的作品,更是發人深省。

參觀前,自問對豐子愷認識不深,只知道他是中國漫畫之父,也是文學家和翻譯家,日本古典長篇小說《源氏物語》的首部中譯本,就是由他翻譯的。可是他的作品,一篇也沒讀過。然而這也不要緊,看他充滿淳厚溫情的畫作與字跡,如見其人,真切地感受到他那一顆珍而重之、著意呵護的赤子之心。藝術館以「情」為展覽主題,也深得豐子愷作品的箇中三昧。

在豐子愷眼中,凡是有生命的,都有靈性、都有情感,所以人類不應肆意傷害其他生物,尤其是動物,謂之「護生」。他跟隨弘一法師皈依佛教,雖未主張禁絕肉食,但反對為了排場或貪玩而濫殺動植物,包括採花、撲蝶之類。更重要的是,他明言「護生」的目的在於「護心」,不是為了保護動植物,而是避免人類因濫殺無辜而養成殘忍嗜殺的性情。言下之意,他認為人類宰殺動物太多,久而久之,連互相殘殺也不怎麼放在心上了,因此種下了烽火連天、生靈塗炭的禍根。故此在「護生護心」展覽中,有多幅作品從動物的角度,反映人類濫殺無辜的殘忍與專橫。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幅,畫了一個提著一條火腿的人,後面跟著一頭滿懷心事的豬,好像盯著那條火腿的樣子。畫題倒是一語中的:「我的腿!」還要加上斗大的嘆號。題旨清晰而不失幽默,確是高手之作。看那頭豬呆頭呆腦的模樣,竟想起可愛的麥兜來。說不定,豐子愷的作品正是啟發麥兜這個角色的創作靈感之一。

在「人間情味」的展覽中,不少作品均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例如《月上柳梢頭》,情致纏綿,意在畫外,令人低迴再三。又如《貧女如花只鏡知》,光看畫題,已經感受到作者對貧家女子的關懷和憐惜。不過若說我最喜歡的,首推《似愛之虐》。畫中是一名坐在木頭車裡的嬰兒,車上滿布食物,兩手也抓得滿滿的,正吃得起勁呢。一眼看去,便想起今天橫行當道的怪獸家長和他們一手調教的小魔怪,看似是愛護孩子,實際上卻是虐兒兼虐人。沒想到數十年前豐子愷早有先見之明,怎不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可是仍有多少不動腦筋、沒有心肝的人附庸風雅,不是大發謬論批評豐子愷畫功不濟,就是大放厥詞:「我不明白這幅畫(正是《似愛之虐》)到底是甚麼意思。」他大概以為這就表示豐子愷表達能力不佳,卻不經意洩露了自己淺薄無知的底蘊,真是好笑。

除了作品本身所流露的溫情與敦厚,豐子愷與恩師的深厚情誼、與兒女的舔犢之情,莫不令人動容。例如《護生畫集》是弘一法師五十歲壽辰時豐子愷與他約定而作,五十歲作五十幅,六十歲作六十幅,餘此類推,直至百幅。弘一法師圓寂後,豐子愷排除萬難,恪守諾言,耗時數十年而完成六冊《護生畫集》,共計四百五十幅。這份生死不渝的師生之情,在這個教育淪為貨銀兩訖的商業服務、學生和家長驕傲自滿地以付鈔買文憑的顧客自居的世道,不啻是當頭棒喝、灌頂醍醐。還有數十年來對慈父念念不忘的女兒,如今到了耄耋之年,仍為他當年所遭受的迫害而憤憤不平,在文章中大聲疾呼:「如今,你可以好好地休息!再也沒有甚麼『造反派』來打擾你,搞甚麼『逼供信』了!爸爸,你安息吧!」大概那些不惜與父母、兒女對簿公堂,爭奪財產的逐臭之人,永遠也不會明白親情的真正價值所在。

所以,我很慶幸在這指鹿為馬、真偽難辨,窮得只剩下錢的社會,還有豐子愷的作品流傳下來,讓人真切地體會何謂赤子之心、人間有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