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6 July 2012

戲味與劇力

大學二年級時,和Patricia一起選修了中文系梁沛錦博士的古典戲曲課,研讀了一些雜劇、傳奇原著,還合寫了一篇學期論文,比較湯顯祖《牡丹亭》與唐先生的粵劇改編本。興趣攸關,所以這門課唸得特別起勁,比主修科還要認真。可惜成績未如理想,竟是四年來所有主修、副修和選修科目中最低分的;事隔多年,仍是意難平。

聽課之暇,不免與梁博士討論一下看戲的見聞和感想,從而得知他對當年公主殿下和同學仔的演出不以為然。大概為了顧全小女孩傾慕偶像時脆弱而敏感的心靈,梁博士只說了這麼一句:「她們的演出有劇味而沒戲味。」當時似懂非懂,但又不敢細問,只是記著老師的話,以觀後效。

直至去年底,和幾位老友一起欣賞公主殿下和同學仔的「復合」演出。完場後,Patricia和Ramie一致認為:〈幻覺離恨天〉是四折之中最精采的。Patricia甚至說,以前覺得〈幻覺離恨天〉冗長、沉悶,如今竟開始感受到一點動人的情韻來。我對〈幻覺離恨天〉一直有點無以言狀的hard feeling,謝幕的時候,強抑著翻江倒海的思緒,倒想起梁博士那句話來,暗忖:「若是梁博士在場,總應該對公主殿下改觀了罷?」

「戲劇」一詞,沿用已久,日常說話和寫字,總是把這兩個字當作同義詞。梁博士卻把「戲」與「劇」分開,難免令人摸不著頭腦。根據我這些年看戲的感悟,終於開始明白,他所說的「戲味」,大概是指人物因情節或境遇而產生的情感,能夠引起觀眾深刻的共鳴;即使對故事情節早已爛熟於胸,仍會重複欣賞,追求那一份刻骨銘心的觸動。「劇味」(或可稱為「劇力」?)則是指引人入勝、出人意表的情節,或者在某個場景之中,觀眾對劇情或演員的表情、動作或反應有某一種期待。無論是戲味或劇味,都是吸引觀眾的重要因素,但孰優孰劣,恐怕難以定論,還須看觀眾的要求和期望而定。

竊以為「戲味」比較重要,也較難表達。劇情若是編寫得好,應該不只有劇力,也要有戲味,值得一看再看。劇力萬鈞、跌宕曲折的情節,卻未必有令人低迴再三的戲味;戲味雋永、發人深省的戲劇,情節也未必很複雜,反而在平淡、簡單處,更彰顯動人心魄的情韻。不過,引人入勝的情節,總是比較吸引的,即使戲味不濃,觀眾也更容易接受。要突破劇情的局限,發掘和表達其中深刻動人的戲味,不只考驗演員的功力,也是量度觀眾欣賞水平的指標。

例如《紅樓夢》之〈焚稿歸天〉,我會認為那是戲味較濃的折子;《蝶影紅梨記》之〈窺醉〉,則是劇力較強。因為〈焚稿歸天〉的情節較簡單,其實是黛玉彌留之際的自白。由不同的旦角來演繹的話,優劣就在於她們表演的感人程度,與曲詞、口白本身的內容關係較淺。〈窺醉〉的情況卻稍有不同,光是幾句妙趣橫生的口白已經可以逗得觀眾人仰馬翻,那文武生演得如何浮誇或平淡,卻好像沒甚麼人注意。平心而論,即使再有趣的笑話,聽一百次後總該不好笑了,所以我不明白為何那麼多觀眾看了無數次〈窺醉〉,早該把內容倒背如流,卻仍能笑得那麼開懷。若是有人可以把趙汝州的癡態可掬表達得生動傳神,能逗得我會心微笑,那肯定是功力非凡的高人異士了。

2 comments:

  1. 我要叫你一聲「師妹」了。
    梁先生在教中大之前,是九龍華仁的預科中文老師,我是他的學生之一。他寫的教科書「文史導讀」和「經子導讀」的序裡有提我的名字,是多謝我幫他校對。
    去年我們同屆校友慶祝畢業40週年,我也有和梁先生見面。

    ReplyDelete
  2. 嗯,原來如此。梁博士身體好嗎?畢業後我就沒跟他聯絡了。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