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8 August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帝女花》(上)

都說平生最愛《帝女花》,所以到油麻地戲院支持八和會館主辦的「粵劇新秀演出系列」,首選的劇目也是《帝女花》

油麻地戲院位於九龍鬧市,交通方便,可是面積不大,只有約三百個座位。若是舉辦一般正規演出,即使滿座也難以收支平衡;但論提供實習機會、建立新人擔綱的信心,則小劇場是絕佳場地。假如西九龍文化區的戲曲中心如期於三年後落成,與油麻地戲院組成一條粵劇演員的晉身之路,則不失為一項推動傳統文化的德政。

坦白說,走進戲院之前,並沒有甚麼期望,只是抱著支持新晉演員的心態,打定主意對任何錯失、缺陷也要包容──不是降低要求而勉強接受,只是更多體諒和寬容,希望他們日後會改善,不要一下子就判定他們不行。說到底,也有一點私心在內,就是想將來自己老了、公主殿下和同輩的老倌都退休了,仍有戲可看而已。

平心而論,《帝女花》整體演出水平稍高於預期,某些細節更能翻出令人讚賞的新意,可見臺前幕後勇於創新,沒有墨守成規,值得嘉許,也令人欣慰。

最明顯的改動有兩處:一是大幅修改〈乞屍〉的內容,只保留了周鍾父子感嘆改朝換代、今非昔比,然後盤算把長平公主獻予新帝的一番對答。下接周瑞蘭不值父兄所為,與維摩庵住持商量如何協助公主逃走作結。在這個新安排下,長平公主和周世顯均沒有露面。

今次這個改動,我認為甚好。一來令劇情更緊湊;二來可以讓男女主角稍作休息,專心準備〈庵遇〉的重頭戲。更重要的是,少讓周世顯作那哭哭啼啼、冤氣肉麻的兒女之態,以免他「精神分裂」,有助保持周世顯剛正不阿的完整形象。也許有人會問:未得公主首肯,周瑞蘭怎能擅作主張把公主送往維摩庵?我同意,但公主沒有出場,並不表示她沒有參與計劃,因為周瑞蘭臨行前有一句:「讓我們先進去和公主商量一下吧」,表明她們會先徵求公主同意,這已經足夠了。不過,這麼一來,回目〈乞屍〉已是名不副實,要改為〈設局〉才恰當。(按:感謝淑明告知,此場回目已改稱〈移花〉。可是演出不設字幕,所以當時並不知曉。)

其次,習慣上周世顯在〈香夭〉準備「將砒霜帶淚放落葡萄上」之時,總是先向公主的酒杯下毒,再放落自己的杯子。這次駙馬爺先給自己下藥,然後稍微遲疑了一下,好像不忍心公主香消玉殞似的,再向她的酒杯下藥。雖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動作,卻流露滿心愛護公主之情,令人擊節讚賞。如果駙馬爺的臉部表情再加強少許,或者輕輕搖一下頭,那就更動人了。(腦袋真的不行了,原來我忘記了駙馬是先給自己下藥,再給公主的。感謝淑明和Ken指正。)

身為唐先生的忠實粉絲,我一直認為他老人家的作品不是供奉案頭的槁木死灰,而是有生命、有活力的作品;不是不能修改,只是應該謹慎從事。即使當年仙鳳鳴開山此劇,重演、重唱時也不是原封不動照本宣科,而是不斷增刪、潤飾、修改,務求盡善盡美。若不是從藝者精益求精,就無法造就這齣千錘百鍊、享譽超過半世紀的戲寶。如今新一代從藝者和觀眾要繼承前賢成就的第一件事,就是培養對藝術更高境界的嚮往與追求,抵制庸俗不雅的表演。須知道,通俗不是庸俗,白居易的詩篇早就證明,淺俗易懂不等於沒有藝術成就,關鍵還是在於作者的才力與讀者的鑑賞品味。戲曲也應該一樣。

附錄:《帝女花》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精益求精,千錘百鍊,就是唐滌生的創作原則。

    Reply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