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Sept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火網梵宮十四年》(上)

莊子有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世事千頭萬緒,人生卻苦短,即使願意窮一輩子心力鑽研,學到的仍是有限。看戲何嘗不是?總覺得劇目太多,時間太少;何況劇團甚麼時候搬演甚麼戲碼,誰也說不準。所以能否見識到甚麼,歸根究柢,還得看機緣。

早聽說《火網梵宮十四年》是唐先生為芳艷芬編寫的戲寶,可是一直只有電影原聲唱片和幾幀劇照流傳,電影版早已散佚。根據香港電影資料館網上片目的資料,原來此劇曾兩次搬上銀幕,一九五三年首次改編為時裝片,一九五八年再拍成古裝片。我在書上見過兩張劇照,都是出自古裝片的;時裝版則芳蹤杳然,至今無緣目睹。好容易盼到機會見識此劇,自然再難錯過。

《火網梵宮十四年》故事曲折,構思巧妙,雖不脫奇情香艷的通俗劇本色,猶幸未至於鄙陋無文,某些曲詞更是神采斐然,頗感欣喜。可惜現場不設字幕,未能一窺全豹。雙生雙旦的安排,本來不算新鮮,但與《雙仙拜月亭》等劇不同,此劇文武生與小生、正印與二幫花旦擔戲的輕重難分軒輊,而且各人性格鮮明,演員可以視乎本身的條件和演出風格互換角色。例如男主角李億(場刊寫作「李憶」)和溫璋,一個是風度翩翩的至誠君子,一個是喜怒無常的草野匹夫,據說當年由獨當一面的任劍輝、陳錦棠擔綱(古裝電影版的溫璋則是麥炳榮)。至於女主角魚玄機和綠翹,一個溫婉成熟、一個刁蠻任性,分別由芳艷芬和白雪仙飾演(古裝電影版的綠翹則是陳好逑)。劇中的情侶配搭則較少有--魚玄機對溫璋矢志不渝,無論李億耗費多少水磨功夫,魚玄機還是不為所動。同時,綠翹暗戀溫璋,處心積慮橫刀奪愛。溫璋嘴裡說對魚玄機如何一往情深,可是面臨考驗之際,瞬即身心分離,潰不成軍。

佛家有「貪」、「嗔」、「癡」為「三毒」之說,「癡」是指執迷不悟、昩於事理,乃「三毒」之最重者。劇中四位主角,儘管各有個性,其實都是因「癡」成病、貽害自身的悲劇人物。簡單來說,就是他們都愛上了不該愛的人,而且堅執無悔,至死不渝。這類故事,古今中外都不絕於書,而且都擺脫不了悲劇的結局。沒想到經唐先生妙筆一揮,仍是頗增感慨。倏地想起當年陳世驤先生評論金庸《天龍八部》的八字真言:「無人不冤,有情皆孽」,似乎也可移作《火網梵宮十四年》的註腳。

先說魚玄機。她為了營救因殺人入獄的情郎(!),不惜毀家賣宅,故而引來李億藉買房之便,展開追求。不管李億百般呵護,她始終不假辭色。勉強答應與李億拜堂,以慰李父之心,只是為了報恩。其後兩人做了一天有名無實的夫妻,便分道揚鑣。最後李億和溫璋找上門來示愛,魚玄機卻選擇自戕,大概是因為不想忘恩負義,更不願背叛自己的感情。可見她柔弱的外表下,還有一顆堅強自主的心;但又未至於像霍小玉、李慧娘那樣會主動出擊,爭取自己的幸福。

不知有沒有觀眾會取笑李億是曠世難尋的冤大頭--花了全副身家三千兩銀子買下魚玄機的妝樓,卻連一紙房契的影兒也沒見過。即使他說將那筆錢權作貸款讓魚玄機度過難關,結果當然半個銅錢也收不回來。然而我看著他把全副心思放在魚玄機身上,從不考慮自己冷暖禍福的癡態可掬,說甚麼也笑不出來。其實李億仰慕魚玄機已久,驀地相逢一見傾心;明知對方心有所屬,仍然鍥而不捨,希望一點精誠終能打動佳人。但他的堅持,並非恬不知恥死纏爛打,而是總在魚玄機最無助的時候待在她身邊,扶她一把。李億一直毫不掩飾對魚玄機的一片真情,但其行徑始終光明磊落,絕不乘人之危。轉眼十餘年過去,李億仍是孑然一身,得志歸來,第一件事就是訪尋魚玄機,向她報喜。可惜魚玄機早已心灰意冷,更無相從之理。李億的處境,與《射鵰英雄傳》的完顏洪烈有點相像,但他比不擇手段的完顏洪烈更值得敬重、更令人心折。換了別人,也許不用苦等十多年,早就頑石點頭了;可惜李億愛上跟他一樣癡心不悔的魚玄機,只有讓我等塘邊鶴握腕長嘆的份兒。

至於溫璋與綠翹,都是任性妄為之人,下場雖云咎由自取,深思之則仍有其可憐可憫之處。溫璋生性暴躁兼嗜酒,稍不如意便借醉鬧事,竟至殺傷人命,屢犯不改。他自稱深愛魚玄機,但何曾顧慮她周全?刑滿出獄回家,只知索抱求歡;嘴上說改過自新,轉眼又陷囹圄。綠翹乘機略加挑撥,他便毫無招架之力。本來這等性格極不討好,相信很多觀眾跟魚玄機之父一樣納悶,暗問魚玄機怎會喜歡上溫璋這一無是處的傢伙。可是愛情如病毒,說來便來說走便走,哪有甚麼道理可講?另外,溫璋有一段曲白,訴說從小孤苦無依,飽受欺凌,所以養成了自卑復敏感的性格,受不得氣,一氣就喝酒,三杯到肚就甚麼事也幹得出來。不知道其他觀眾對溫璋這段補白有甚麼感受,我聽了卻想起黃藥師、夏雪宜、楊逍等金庸小說中亦正亦邪的人物來。從字裡行間看來,作者未必認同他們的所作所為,但筆觸卻頗有同情和理解之意。

綠翹也是一樣,只是下場更慘澹。她原是個聰明狡黠的小姑娘,自幼為魚玄機收養,耳濡目染之下,對男歡女愛充滿憧憬,甚至不惜設局搶奪溫璋。其實她是否真的喜歡溫璋,很成疑問。正如很多姊妹爭奪情人的橋段一樣,嘴上說是喜歡姊姊的情郎,不惜挑撥離間奪人所愛,其實只是妒忌心重,見不得人家恩愛,就想從中破壞而已。綠翹費盡心思,好容易才把溫璋半推半哄的搶到手,可是一轉頭就死於非命,不知是唐先生要懲罰她使歪了的心計,還是想說人生無常莫強求?《神鵰俠侶》的郭芙在歷盡生關死劫之後,才明白自己對楊過的態度;我倒想知道綠翹臨終之時,對自己、對溫璋、對魚玄機,可有感悟?

最後記下一點資料,以助談興。《火網梵宮十四年》四位主角,歷史上真有其人,皆在唐末。魚玄機為李億侍妾,失寵後出家為道,綠翹乃其侍婢,溫璋則官居京兆尹;事蹟可見於《唐才子傳》卷八及《北夢瑣言》卷九「魚玄機」條。同時人皇甫枚將其事敷演成傳奇一篇,題為〈綠翹〉,收錄於其著作《三水小牘》中。湊巧手上有《唐才子傳》、《北夢瑣言》兩書,另有汪辟疆《唐人小說》選輯了《三水小牘》幾篇傳奇,〈綠翹〉亦在其列。匆匆一看,才知道《火網梵宮十四年》的故事乃唐先生杜撰,不過借用古人之名而已。對於我等嗜史好事之徒,多費一番考證功夫,自然平添更多趣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