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Sept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火網梵宮十四年》(下)

兩個月內看了五場油麻地戲院的新秀匯演(星期三晚看的《販馬記》和下個月的兩場不計在內),對其中幾位經常參演的中堅分子已有粗略的認識。以目前看過的演員計,論唱功,竊以為林汶聲當推第一。所以看她在《火網梵宮十四年》獲派李億一角,並不感到意外。

林汶聲個子不高,長方臉、小眼睛,外型有點像新馬師曾。坦白說,若擔任文武生,扮演書生或將軍時,在外型上始終稍有欠缺。但所謂「天生我才必有用」,即使某方面稍有不及,總在別的地方有其過人之處。林汶聲的聲線不錯,氣量充沛但不會淪為易放難收的「大水喉」,演唱頗具情韻,吐字尤其清晰,遠勝於其他演員。我首次欣賞《火網梵宮十四年》,本來對曲詞毫無認識,只有她的唱段可以一字不漏聽得清楚明白,幾達可以即場默寫的程度,非常難得。其中初出場和十四年後重訪佳人的兩段曲子,唱來韻味醇厚;尤其是十四年後那一段,配合細膩的臉部表情,一陣滄桑跌宕之感油然而生,確是上乘。其實相對於其他演員,林汶聲對人物的身分和心境,已拿捏得比較準確。雖未至於感人肺腑,但至少已具說服力。希望她繼續鑽研,尤其在投入角色和掌握戲劇節奏,發揮戲味以凝聚觀眾注意力方面,仍須再下功夫。

司徒翠英是另一位我很欣賞的新秀演員。平心而論,她聲線、唱功都稍遜於林汶聲,有時聽起來感覺像老旦多於生行,但論扮相、表情和投入感則過之。若再磨練一下唱功,相信可以更上層樓。此外,她跨行當的可塑性極高,早前在《紫釵記》是文武生、在《十奏嚴嵩》則是老生,不論是否掛鬚,扮相俱屬俊朗悅目。在《火網梵宮十四年》又以丑行參演,在唇上畫了兩撇小鬍子扮演魚玄機之父魚建源,竟也滑稽靈動,唯妙唯肖--可惜那襲穿了大半晚的鮮黃色衣服實在太刺眼,嚴重影響觀感;待到最後一場才換上淺藍色的衣服,頓覺順眼得多,只是為時已晚了。下月搬演《六月雪》時,司徒翠英將以老旦行當扮演蔡母,又是另一番嘗試,不禁有少許期待。

鄭雅琪繼霍小玉、嚴妃之後,扮演魚玄機,似乎又有少許進步。最明顯是成婚、洞房那一場,臉部表情和身段都很細膩,令觀眾頓生憐憫之心。此外,唱曲、唸白露齒的問題收斂了不少,看上去賞心悅目得多。可惜整體而言,感情未算投入,但較諸《紫釵記》像背默曲詞一般,顯然已有改善。

以人物設計衡量,恐怕溫璋和綠翹才是全劇最難表達的人物,要演得好更是難上加難。我原以為綠翹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姑娘,受了溫璋引誘才導致悲劇,誰料剛巧相反。其實綠翹頗工心計,若以俗語「人細鬼大」來形容,已是小覷了她。相信王希穎就是捕捉了這一點,竭力表現綠翹不惜一切把溫璋搶到手的欲望和心計。加上王希穎的模樣稚氣未除,一雙大眼睛也相當討好,看上去居然有點蛇蝎美人的味道,教人想起外表嬌美而心腸狠毒的阿紫。平心而論,她的綠翹未算上乘,演出略嫌拘謹,色誘溫璋時亦明顯拋不下心理包袱,但這些與演出心態和經驗有關,可以體諒,只盼她繼續努力。

溫璋呢,喜怒無常、性格複雜,如何在表面的急躁莽撞中,流露三分受傷刺蝟的自卑自憐,就算成名老倌也未必人人勝任。譚穎倫畢竟年紀小、閱歷淺,演來更覺左支右絀。看他似乎十分緊張,臉孔繃得緊緊的,發怒時不覺得他暴跳如雷,談情時又不像他嘴巴上說的那麼情深一往。相較於早前演繹王莽、嚴嵩等性格較為簡單鮮明的反派,明顯給比下去了。

他與林汶聲、司徒翠英一樣,在新秀匯演中有很多演出機會。本來這是鍛鍊演技、汲取經驗的大好時機,但若要在藝術上有所成就,重量之餘還須重質。演戲必須深思人物的處境和個性,形成「心象」,再想用甚麼方法來表達,讓觀眾也明瞭演員自行設計的人物「心象」,進而成為觀眾眼中的具體角色。這是從外(劇本)而內(理解、形成心象)、再從內而外(看得見的表演技巧)的創作過程,認真起來要付出很多心力和時間。若碰上密集的演出,對演員身心消耗極大,很容易淪為流水作業,演出水平往往因此給犧牲掉。看到此劇,感到譚穎倫已露疲態,甚是擔心。希望當局可以盡量調整一下演出日期和演員陣容,讓大家有充分的休息和準備,確保演出質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