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0 Sept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販馬記》(上)

這陣子工作上波折橫生,弄得身心俱疲,幾乎舊病復發。好容易等到中秋節假期,卻連日困坐電腦前,連晶瑩和煦的月光也沒見過。只好偷點時間苦中作樂,斷斷續續回味一下早前看戲的歡愉……

一齣戲是否好看,往往見仁見智,難有定論。因為每一位觀眾的欣賞角度和重點不盡相同。即使不外乎劇情、演員表現,以及服飾、布景、燈光、音樂、歌舞等舞臺美術元素幾方面,但要贏得眾口一詞的稱譽,也絕非易事。歷代不少戲劇批評家,嘗試提出不同的理論,探討戲劇的特質、功用和優劣的定義,的確有助提升戲劇的藝術水平。但對觀眾而言,戲是否「好看」,才是最重要的。某程度上,這是很個人的感受,與較客觀、可定義的藝術水平,未必有直接關係。

《販馬記》,不知怎地腦袋裡就浮起「何謂好看」這個問題來。

《販馬記》又稱《奇雙會》、《桂枝告狀》,是流傳已久的民間傳奇,京、崑、越、潮等多個劇種均有上演;目前香港的粵劇版本則出自唐先生手筆,屬於他的中期作品。當時他已開始向宋元雜劇、明清傳奇等古典劇作取材,改編了《琵琶記》、《六月雪》(即《竇娥冤》)等,但尚在探索階段,未算成熟。平心而論,《販馬記》的劇本水平只屬中等,雖然〈趙寵寫狀〉、〈桂枝告狀〉、〈郎舅初逢〉諸折妙趣橫生,其實悲喜之間不太平衡,下半部趙寵出場之後,整體氣氛變得諧謔惹笑,儼然鬧劇,把上半部楊氏與姦夫田旺謀害李奇一家、婢女春花懼禍自縊、李奇蒙冤問斬,哭震牢房的悲劇氣氛沖刷殆盡。換言之,通篇氣氛始終未能連貫,難以凝聚觀眾的情緒。如此一來,結局時趙寵兄妹與李保童合力為李奇翻案,把楊氏、姦夫與貪官繩之於法,就難以做到大快人心,反有虛應故事之感。能否達成儆惡勸善的教化作用,亦成疑問。此外,劇情細節如趙寵搬盆栽(現在上演時已刪去)、李奇因命田旺放下春花屍首而被誣殺人等,亦有犯駁可議之處。

其實,天縱奇才如唐先生,到底也是凡人,總有疏忽錯舛、思慮不周的時候。何況實際演出的限制(包括演員陣容、場地大小和設備、劇團資源如服裝、道具、布景等)、觀眾欣賞品味、社會風氣和審美標準均變化極大;符合當年演出條件和觀眾期望的劇本,來到五十多年後的今天,總有可以改善的地方。傳統戲曲素來沒有導演,詮釋劇本的責任,自然落在演員身上。如何詮釋和演繹人物,是否合情合理、引人入勝,能否補充劇本的不足,甚至化腐朽為神奇,往往也是評論演員的重要方向之一。這次油麻地戲院的新秀匯演設有藝術總監一職,負責指導新秀演出,某程度上,或兼任導演詮釋劇本、設計演出方式的職責。因此,評論一齣戲好看不好看,也應考慮藝術總監(或導演)對劇本的理解、對表演方法的構思等。

整體而言,我認為阮兆輝指導的《販馬記》,似乎側重於功架、身段、唱腔方面,對劇本和整體演出效果的考慮略嫌不足。縱觀全劇,演員在技藝上已經相當成熟,唱做俱佳,陳澤蕾尤其演活了趙寵的迂腐酸巾氣,逗得觀眾樂不可支,氣氛非常熱烈。可惜細節方面的粗疏處理,淪為取悅觀眾的笑位,是故意為之還是無心之失?例如楊氏與田旺刻薄李氏姊弟和春花,動輒打罵喊殺,但從懷中掏出一柄黑不溜秋的大菜刀來,甚至在大街上拿著菜刀追斬李保童而沒有驚動街坊和官府,是否合情合理?每次那柄製作粗糙的菜刀亮相,觀眾總是哄堂大笑,難道有助推動劇情和營造氣氛?為甚麼不改用既便於收藏、又有恫嚇作用的短刀或匕首?另外,春花自縊,沒錯是推動劇情發展的重要環節,但如今這個真實感十足的表現方法,是否必要?觀眾看見田旺放下春花時,幾乎把布景拉倒,引起訕笑,是否破壞了嫁禍李奇的緊張氣氛?除此以外,有沒有更理想、更具舞臺美感的做法?

此外,原著不少瑣碎或犯駁的情節,也沒有得到妥善整理,讓劇情更緊湊。例如首場要交代所有人物和背景,不易討好;現在的表達尚算清楚,卻見滿臺男女老少跑來跑去,令人眼花繚亂。又如李奇叫田旺放下屍首,為甚麼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春花明明是深夜在李家庭院自縊,被上茅房的田旺發現,為何未報官已驚動鄰里坊眾,登堂入室來看熱鬧?如此種種,不勝枚舉,觀感不免大打折扣,令人握腕。須知道,再優秀的劇本,也總有瑕疵;後人重演,理應作適當的修改,方是尊重前賢之道。否則的話,豈不是連累前賢的名聲?早已千錘百鍊的《帝女花》,當年重演也有不少曲詞需要修訂,可見一斑。希望當局認真檢討,避免重蹈覆轍。

至於表演方式,也有值得商榷之餘地。最明顯的一點是,為何趙寵的演繹方法,不論是唸白還是身段、做工,崑劇味濃得化不開?這是出於藝術總監的指導,還是演員自己的詮釋?為甚麼要這樣做?

看官不要誤會,這不是質問,而是我真的不懂。多年前看過公主殿下演的《販馬記》,但也僅此一次,印象模糊。上網找了些〈趙寵寫狀〉的片段看,發覺其他演員也明顯有模倣京劇、崑劇的傾向,官話腔調此起彼落,但整體看來只是一種點綴,好像要提醒觀眾,此劇與京劇、崑劇的淵源。可是,陳澤蕾的趙寵,除字正腔圓的粵語唱段外,舉手投足都像極了崑劇官生,猶如崑劇與粵劇crossover一般,到底是怎麼回事?更有趣的是,她那崑味十足而略帶誇張的演繹方法,正是逗得觀眾人仰馬翻的最大笑點。我笑得牙關酸軟之際,不禁暗忖:「其實趙寵應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附錄:《販馬記》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