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Octo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販馬記》(下)

其實我沒有看過京劇和崑劇的《販馬記》,只讀過二十多年前出版的唐先生原著。現場演出也只看過一、兩次,印象不算深刻。所以,我對趙寵這個人物,理解仍很膚淺。讀原著時,總覺得他酸腐得可笑,只會在妻子面前裝腔作勢扮大丈夫;面對權貴(幸而只是他的小舅子)時,卻完全暴露小男人的真面目,是否唐先生有意無意之間,對讀書人的一點嘲諷--甚至自嘲?

如果這個理解成立的話,陳澤蕾的演繹,可算是符合人物設計的,只是表達方法上略嫌過火了。尤其是那些崑劇的唸白和身段,似乎真的太多了,弄得趙寵與其他角色格格不入,好像有個崑劇演員來客串似的。偏偏這份突兀的不協調,就是全場最惹笑之處。如果說是師法「百戲之母」的崑劇,以示飲水思源;然而把趙寵變成丑角一般,是否好心做壞事?為何只有趙寵一人以崑劇技巧演出?如果純粹為了搞笑,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不過,觀乎現場觀眾的反應,似乎非常受落這種演技上的不協調而產生的笑料。但以戲論戲,這樣做是否合適,卻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雖說趙寵沒甚麼性格可言,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要把他弄得像個小丑一般。趙寵肯定是個小男人,但他那麼虛怯驚悸,見了巡按大人猶如耗子遇貓,總該有個前因後果。竊以為他不是貪圖富貴,而是因為得來不易。其實他和妹妹趙連珠都說過,小時候也曾被後母虐待,好容易才掙到一點功名,生活總算安穩下來。可惜這次演出刪去了趙寵邂逅李桂枝的一段,觀眾未必留心他兄妹倆交代身世的曲白。按照原著,趙寵出場時有一段南音,寫得甚是淒涼,頗有柳夢梅「人出路,怯西風,離巢燕在雪飄蓬。儒巾不耐五更凍,一重破傘擋三冬」的況味。原來李桂枝出走後,得蒙趙寵的遠房親戚收為義女,以為來投親的趙寵招搖撞騙,不免冷嘲熱諷一番。趙寵聽了,氣上心頭,答道:「門前一席話,吐盡了世態炎涼。早知日落故人情,不如潦死窮鄉上。」接著又有一段中板,其中幾句云:「歷劫身,短了三分志氣,亦難盡掩昂藏。」而且李桂枝也跟小姑言道,丈夫本來就膽小,當了官更是變本加厲。因此趙寵的膽怯,應是有跡可尋的。由此推斷,趙寵並非與生俱來膽小如鼠的窩囊漢,而是被現實磨鈍了棱角的普通人。他的性格未必可愛,也沒甚麼好笑,只是透過生動有趣的情節,以略帶嘲諷的筆觸表達而已。其實我們取笑趙寵杯弓蛇影的時候,可能也是嘲笑著某情況下的自己而不自知。可是這一點嘲諷意味,早被那些賣弄詼諧的表演掩蓋了。

《販馬記》的人物性格比較簡單,甚至稱得上薄弱,不像唐先生後期作品的角色那樣骨肉勻稱,栩栩如生。除趙寵外,其他角色的發揮的空間相當有限。例如李桂枝,她是個隨遇而安的女子,沒甚麼主見,性格也不鮮明。對於新晉演員來說,要把這個角色演得動人,絕非易事。黃葆輝演來中規中矩,感情未算投入,略覺平淡。可是不知怎地,她的身段和做手竟酷肖公主殿下,那些抬臂、彎腰等的角度和蘭花指的形態尤其相似,看得我一陣目瞪口呆。她的子喉也較平穩,只是稍嫌不露字;但在〈桂枝告狀〉出場時一段平喉南音,竟是出乎意料的悠揚動聽。

林汶聲扮演李奇,只有半場〈桂枝會父〉有所發揮。以她瘦小的外形,扮演蒙冤入獄的李奇,極具說服力。一段哭訴冤情的乙反木魚,充分發揮她聲音清朗、字正腔圓的優點,聽之令人精神一振。若要再上層樓,則希望她可以加強感情的表達,尤其是訴冤之類的劇情,必須自己先做到全情投入,方可令觀眾如見其人、如臨其境,產生共鳴和憐憫之心。

梁淑明扮演李保童,從一開始不忿後母紅杏出牆,到後來官拜巡按,演來用心而層次分明。發跡後穿起官袍,只見他眉宇間傲氣陡生,一臉嚴肅,頗具威勢,把趙寵的怯懦和躁動襯托得很出色。可惜〈桂枝告狀〉和〈郎舅初逢〉都有一小段突然接不上曲白,落得幾秒鐘的dead air,氣氛尷尬,我坐在觀眾席也急得直跺腳,替她暗捏一把汗。

瓊花女先飾婢女春花,後飾趙寵之妹連珠,一個忠心護主,可是枉送了性命;一個率直、活潑而富同情心,演來性格分明,相當討好。然而發揮機會始終不多,未及早前在《白兔會》的大嫂那麼搶鏡。至於李氏姊弟的後母楊氏和田旺,是逼死春花、誣陷李奇的罪魁禍首,本來人物設計跟《白兔會》的李洪一夫婦有點相似,但李振歡袁偉傑的默契,稍遜於瓊花女和劍麟。他倆走在一起,完全沒有「姦夫淫婦」的嫌疑,倒像是刁蠻女王身邊有個忠心的觀音兵似的。

從《販馬記》想到「何謂好看」的問題,誰知囉哩囉唆說了這麼一大堆,仍是答不出個所以然來。我想,自己真是最懂得自尋煩惱的觀眾,明明在戲院裡嘻嘻哈哈笑到合不攏嘴,散場後靜下心來,卻覺得茫然若失,沒有很深刻的觸動,只記得那些胡鬧戲謔的表情和動作。要是諸位看官現在問我:「一句話,這齣戲到底好看不好看?」我真的答不上來。

附錄:《販馬記》演出劇照

2 comments:

  1. Anonymous12:47 am

    您好,我是陳澤蕾。油麻地戲院的觀眾十分仁慈,反應也很熱烈,所以演員需要有高度清晰的頭腦,以法度規矩為依據。演後,我心裡一直不踏實,喜見您的觀後感,讓我從另一個角度回顧演出。「何謂好看」此問我也想了好幾天。我的只是膺本,正本在此:奇双会(上)、(下)(俞振飞 李蔷华 郑传鉴)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ExMjY1OTY=.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EwNTcyODQ=.html
    俞振飛與張君秋的寫狀很好看,網上也有視頻。藝術指導已告知人物性格重點,也作了劇本分析,技巧的應用是我沒有做好而已。戲,必須排,必須練,沒有僥倖,沒有奇蹟,排戲不多,欠默契,不熟練,怎能好看?只能勉力做到不難看。排戲不足並非一人一戲的問題,而是結構性的問題,如何改變?如果有機會,我會實踐出來。粵劇還未建立小生行當藝術,我大膽就不同的戲劇角色,借鑑其他地方劇種豐厚養份,冀盼為粵劇小生表演帶來一些可能性。對現在的觀眾,很歉咎,只為力有不逮,悟性太低,只能緩緩地一步一步地走,可是也大膽希望大家原諒表演不合您們的預期想像,因為我需要通過實踐找出系統,找出法度,供後來者參考,讓知識流傳和累積,讓下一輩的小生(不是「第二」文武生)有更多的表演技法。我既沒法說服您趙寵是這樣,演出是不成功的。在失敗和錯誤中,總是讓我學會更多。謝謝。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你Sam。沒想到你會找到這裡,坦誠分享你演出的心路歷程,我作為觀眾也感受寵若驚!
      你說得沒錯,演戲只能靠實踐來探索,汲取其他劇種的表演技巧和經驗也是重要的。坦白說,我這些做觀眾的,戲看得再多也只是隔岸觀火,某些感想或意見,可能對演員有所啟發,但實際上是否做得到、或者怎樣做,卻是觀眾無法參與的。
      演出與觀眾期望有出入,是很正常的事,希望你不要過分介懷。因為這涉及觀眾的欣賞水平,坦白說,往往與演出水平未必對應。香港是商業社會,觀眾就是米飯班主,迎合觀眾似乎已是戲劇表演的金科玉律,但是否大受歡迎就等於藝術上有一定成就,相信你我心知肚明,不必贅言了。
      看戲那麼多年,我也時常告誡自己,喜歡不喜歡是一回事,但能踏上臺板的都曾經努力過、付出過,至少要尊重人家的努力。表現所謂好與不好,有時候還是很主觀的。
      希望日後有機會繼續交流。再次感謝你來訪!=)

      Delete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