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4 Octo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南宋鴛鴦鏡》

中秋節過後,一年又將近尾聲。油麻地戲院的演期也進入第三階段,戲碼仍是冷熱參半,亦有一些早陣子演過的劇目,分別由不同的藝術總監指導和演員陣容重演。例如《六月雪》,先由羅家英指導林汶聲楚令欣司徒翠英劍麟蕭詠儀等人演出,下月初再由新劍郎指導關凱珊、盧麗斯、譚穎倫林子青等人重演。雖然剛看完羅家英指導的版本,無論與關漢卿原著或是今年四月公主殿下在南丫島的演出比較,已有一籮筐話要說;但仍想看完下月初的演出,再作道理。現在先談談首次欣賞的《南宋鴛鴦鏡》

八和會館很重視新秀匯演,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貴為主席的汪阿姐亦經常為座上客,給新晉演員打氣;甚至親自在戲院大堂售賣紀念品、招呼賓客和觀眾等。那份敬業樂業、盡心盡力的態度,令人敬佩。主辦者對各項細節亦頗注意,例如第三階段演出開始前,藝術總監會先出場,花三數分鐘介紹該晚劇目的文學淵源、作者、開山演員、是晚演出陣容等背景資料。專屬網站上的演出一覽表亦已加上劇情大綱,讓觀眾有個粗略的認識。這些細節對於培養興趣、理解劇情,甚有幫助,確是不錯的安排。

據介紹,《南宋鴛鴦鏡》由盧丹編劇,取材自《三言》、《二拍》所載的宋元話本,是羅家英一九七五年開山的劇目。我素來對宋朝歷史、文學情有獨鍾,一聽「宋元話本」四字,不禁興奮莫名、心癢難搔。回來一查,才知道故事應是出自《警世通言》第十二卷〈范鰍兒雙鏡重圓〉

中國源遠流長的民間傳奇,除了「榕樹頭講故事」式的口耳相傳外,宋元話本以文字紀錄成書,更是功不可沒。不過,話本原是說書人的筆記或提綱,不是給騷人墨客下酒品評的案頭讀物,難免有文筆蕪雜、粗枝蔓葉的毛病,〈范鰍兒雙鏡重圓〉亦不例外。其實原著由兩個各不相干的短篇故事合成,回目所說的是後篇的故事,只有三千餘字──話說南宋建炎四年,建州范汝為起兵叛宋,脅迫侄兒范希周等親屬參與其事,否則斬首示眾。范希周無奈相從,但專以救人為務,不作劫掠的勾當。此時,呂忠翊官拜福州監稅,攜眷赴任,途中遇上叛卒,女兒呂順哥被擄至建州。後為范希周所救,結成夫妻。次年,宋高宗定都臨安,改元「紹興」,派韓世忠等剿賊,兵臨建州城下,呂忠翊亦參軍隨行。范希周自忖必死,囑妻子逃命,並各持鴛鴦鏡一面,相約要是僥倖不死,便不另娶、不改嫁,以期團圓。紹興二年,建州城破,范氏半數死於軍中,其餘俱解往臨安發落。呂順哥欲自縊殉夫,幸為父親所救,從此在家侍奉父母,恪守舊盟。十年後,呂忠翊改守封州,呂順哥偶見一將軍賀承信出差至父親衙中,酷肖丈夫,著父親探問,才知道賀承信正是范希周。因他在建州廣施恩義,得人搭救而免死,於是改名換姓,投在岳飛麾下,已官至廣州指使。最後與呂順哥重合鴛鴦鏡為證,夫妻團圓。

粵劇改編本的故事梗概大同小異,但補充了很多細節,人物姓名也不盡相同,只有范汝為、范希周叔侄的名字沒改。范氏一家增添了范金蘭一角,乃范汝為之妹、范希周的姑姑;另有大將蓋世英、侍婢芸香等。呂氏父女則改姓馮,父親叫馮公翊、女兒叫馮玉梅。另外,韓世忠、岳飛等將帥也粉墨登場來跑龍套,給改名換姓的范希周做媒、證婚。

改編本的情節與原著差異甚多,粗略而言約有數端:

一、馮玉梅並非被亂軍所擄,而是與父親被亂軍沖散,復遭蓋世英調戲,投水保節,為范希周所救。此處加插了一段模倣〈千里送京娘〉的身段,再說兩人遇上大雨,衣履盡濕,在破廟躲避之際,范希周自告奮勇代為焙衣,但仍守禮自持,主動掛起自己衣袍作屏障,隔開兩人。

二、補上范、馮成婚的原因。原著對兩人的感情毫無鋪墊,只說「希周遂叱開軍士,親解其縛,留至家中,將好言撫慰,訴以衷情:『我本非反賊,被族人逼迫在此,他日受了朝廷招安,仍做良民。小娘子若不棄卑末,結為眷屬,三生有幸。』順哥本不願相從,落在其中,出於無奈,只得許允」寥寥幾句。改編本則說兩人在破廟情愫漸生,但未論婚嫁。蓋世英尋至,欲奪馮氏,范希周佯稱她是自己的未婚妻。蓋世英不信,說除非兩人馬上成婚。范、馮不肯,但范汝為堅持配婚,以助聲威。

三、 改寫范希周與馮玉梅分手的原因。范希周與叔父、蓋世英等劫掠財寶,轉贈姑姑和妻子,兩人不受,反勸范希周早日逃離,免受牽連。范希周不捨嬌妻,雖分鴛鴦鏡而贈之,仍猶豫難決。未幾建州城破,范汝為兵敗被殺,馮公翊率兵至范府搜捕反賊,得悉女兒下嫁范希周,怒不可遏,棒打鴛鴦。

四、改寫夫妻重圓的細節。馮玉梅隨父離開後,范希周聽姑姑之言而投軍,並改名「賀承信」。打敗金兀朮和劉豫後,范希周請岳飛為媒、韓世忠為證,代向馮公翊提親。馮公翊忙不迭答允,但馮玉梅誓不改嫁。范希周扮作乞丐到馮府試探嬌妻,又戲弄馮公翊。最後得岳、韓二人說項,鴛鴦雙鏡重合,翁婿和好,夫妻團圓。

坦白說,這些描繪人間悲歡離合的故事,本來沒甚麼深度可言,就靠說書者和編劇者發掘其中動人的情味,再加渲染。比較原著和改編本,有些地方改得甚好,例如范希周相救馮玉梅,兩人在破廟因焙衣生情的經過,就很細膩自然。而且這裡可以加插一些落水救人、擠壓吐水、昏迷復甦的動作和身段,使表演方式更為豐富。對范汝為命兩人倉猝成婚的後文,也作了有力的鋪墊。

原著的結局固然平淡乏味,更會招來大女人主義者如我拍案大罵:「事隔十年,范希周既然貴為廣州指使,為甚麼沒有主動打聽妻子下落,務求團聚?」所以改編本重寫結局,亦是順理成章。編劇似乎參考了《牡丹亭驚夢》的橋段,也算改得妙趣橫生,逗得觀眾嘻哈不絕。可是我還是不太明白,范希周故意作弄岳丈,給自己出一口氣也就罷了,為甚麼要扮作乞丐試探妻子?難道怕她嫌貧重富、移情別戀不成?當日是誰不貪財帛、不慕虛榮,勸他歸順朝廷、盡忠報國的?是他對自己沒信心,抑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另外,馮公翊的口白也略嫌粗鄙,不知是為了符合他武將的身分還是迎合觀眾之故。

竊以為改編不太成功者,則是范、馮兩人分手的理由。既然范希周是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豪俠,怎麼妻子、姑姑勸他出走投軍時,居然猶豫不決?是捨不得芙蓉帳暖玉軟溫香?還是害怕被叔父逮個正著性命不保?難道他當日的義不容辭,竟是貪圖美色所驅使麼?此外,馮公翊棒打鴛鴦亦是人之常情,哪個父母會容忍女兒所託非人?尤其是戲裡的范希周的確有份打家劫舍,並非像原著那樣清白仗義。最莫名其妙者,則是馮氏父女離開後,范希周竟像個乳臭未乾的黃毛小兒一般向姑姑撒嬌,一邊跺腳扭身,一邊哭鬧:「我要娘子!我要玉梅!」嚇得我瞠目結舌,幾乎以為自己看錯聽錯。所以說,這一場真是全劇敗筆之最,與前文裡范希周急公好義、不欺暗室的光明磊落行徑完全相反。不知是編劇有意為之,還是演員捉錯用神了。其實此處大可沿用原著的橋段,說朝廷剿賊,兵臨城下,范希周自知九死一生,先著妻子、姑姑逃走,再分鴛鴦鏡以求重聚。糾纏間官軍已破城而入,馮公翊得悉女兒誤嫁反賊,大怒而強行帶走女兒。如此一來,則不但合乎情理,亦不會造成范希周前後性格矛盾的弊病。

附錄:《南宋鴛鴦鏡》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