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6 Octo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征袍還金粉》

我承認,在這分身不暇的多事之秋,仍堅持跑去看《征袍還金粉》,完全是因為盧麗斯。

我不認識她,只是認得她,因為她追隨公主殿下多年,如今在劇團擔任四幫花旦。《帝女花》的昭仁公主和袁妃、《牡丹亭驚夢》的韶陽女、《紫釵記》的鮑三娘、《紅樓夢》的襲人,她全演過。平日那一群在公主身邊伴駕的丫鬟、宮女和仙子,更少不了她的份兒。

說穿了,只因我對她──以及其他追隨殿下多年的演員──都有一點感情分。偶然在其他劇團看到他們的話,總是一眼就認得出來,大有「他鄉遇故知」的親切感。難得他們有機會擔綱,自然要抽空支持。

儘管此劇主題模糊、內容牽強,也沒甚麼值得令人細味的地方,但因為演員的緣故,所以還算看得愜意。首先,盧麗斯表現不錯,沒叫人失望。甫亮相,已具壓場感,牢牢吸引住觀眾的注意力。與同場演員比較,儼然一派大師姐風範,自然流露的從容與自信,說甚麼也掩藏不住。她的演技很細膩,即使在沒有曲白的當兒也毫不鬆懈,表情、身段和做手完全配合角色身分及處境,可見她已融入角色之中,而不是有意識地告訴觀眾在「演」某個人物,值得經驗較淺的演員認真學習。另外,她某些蹙眉、抿唇、滿腹衷情向誰訴的神態,竟有幾分殿下我見猶憐、撩人哀感的情韻,對我而言,不免又是一陣陣目眩神馳的意外驚喜。

更難得的是,六條臺柱頗有默契,水平也較接近,演來流暢自然,整體觀感很好;甚至可以說是目前為止看過的新秀匯演之中最合拍的。藝青雲也是從藝多年的演員了,身手了得,聲線也雄渾有勁,飾演剛直勇猛的角色甚具氣勢,如早前《十奏嚴嵩》的海瑞。但覺得她演文戲時還是稍欠投入感,與盧麗斯合演談情戲時尤為明顯,在《十奏嚴嵩》與妻子、兒女閒話家常的戲份亦一樣。這次她扮演文武雙全的司馬仲賢,亮相時身穿一襲明黃色的小靠,配合高亢嘹亮的聲線,的確營造了威武剛烈的形象。可是聲線一下子放得太盡,演到下半部明顯後勁不繼。希望她多注意聲線的開闔寬緊,才確保全劇的演唱水準一致。

宋洪波扮演柳如霜之兄柳孟雄、蕭詠儀飾演司馬家表姑娘李媚珠,戲份不多,但亦稱職。扮演司馬昆仲之母的芳曉虹,似是經驗豐富的職業演員,聲線洪亮,扮相亦佳,就是稍欠一點較精細的感情轉折。譚穎倫飾演瘸腿、駝背的司馬伯陵,是司馬仲賢同父異母的兄長,整晚趿著半隻鞋子扮跛腳,也難為他了。但他演來稍嫌不夠放,雖說自小被繼母溺愛縱容,以致行事偏激,但與今天滿城怪獸家長培養的小魔怪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了。

聽說《征袍還金粉》以前也經常演出,原以為必有過人之處,不料甚是失望。最大的問題是故事前後兩半極不協調,似乎是為了吸引觀眾而故意加入幾場生旦對手戲,營造曲折離奇的情節,本來這也無可厚非。但可惜沒有充分把握這些機會感動觀眾,〈贈袍〉、〈還袍〉兩場生旦對手戲都略嫌平淡,抒情唱段不足,感情還沒來得及仔細表達,已經有人跑來打斷話柄,連接下一個情節起伏。所以即使演員勉力施為,也難於感人。最莫名其妙者,就是演到後半段,竟發現司馬伯陵和繼母才是真正的主角!細聽他們在結局絮絮不休的對答,原來戲劇主題竟然是批評「慈母多敗兒」!我彷彿看見自己變成吃了一記波餅而暈倒的麥兜,雙眼變作不停轉動的蛋卷,一張嘴也合不攏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