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October 2012

重訪永利街

昨天心血來潮,重訪永利街。

事隔兩年,當日在永利街取景的電影得獎而引起的喧鬧,終於消失得無影無蹤。

遊人如鯽、肩摩接踵的場面,早就不見了。當鼎沸的人聲散盡,鳥語和風聲才可重新在耳畔響起。

可是,隨著熱鬧褪去的,不只是噪音,還有數十人的安樂窩、累積了幾十年深厚情誼的小社區。

其實永利街很短,大約一百米不到。門牌從一到十二,約五、六幢三、四層高的房子,並列於依山而建的平臺上。前方臨坡處有一幅水泥牆,後面則是用石塊加固的山坡,不但保護居民和財物安全,也隔開了外面的繁華和喧囂,儼然一個清靜、醇厚、雞犬相聞的小村落。

可是,與世無爭,不等於就相安無事。因為地產商覷覦半山住宅用地,永利街被劃進重建範圍,數十年來平靜安分的小社區,倏地面臨風流雲散。因為在永利街取景的電影《歲月神偷》贏得國際獎項,不少香港人爭取保育永利街,希望留住六、七十年代老香港的味道。於是,名不經傳的永利街,一下子成為兩種價值觀角力的戰場。

本來,保育永利街,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建議。因為香港已經窮得只剩下錢了,其實人生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珍而重之地保存,不應再輕言放棄。可惜,很多支持保育永利街的人對保育一知半解,只會空喊口號,卻沒想清楚到底要保育些甚麼。是破舊的唐樓?還是滿載數十年街坊情誼的舊社區?保育建築物,跟保育社區有甚麼分別?兩者之間,有甚麼關係?應該怎樣做,才可以兩全其美?

既然爭取者自己心裡也沒有答案,早已遺世獨立、只懂拾人牙慧的政府,自然更不會懂。於是,政府沿用自己所知所信的方法來保育永利街。難得政府礙於群情洶湧勉為其難順應民意,爭取者亦自覺功德圓滿,繼續尋找下一個可以發洩苦悶、挑戰政府權威的議題。

保育的結果,不難猜到──就是把政府接管的幾幢唐樓修葺,更換電錶、電線和水管,外牆髹上光可鑑人的乳黃色,深綠色的窗框、小露臺的鐵圍欄也煥然一新。其餘房子則維持原貌,破舊如故。至於那些房子翻新之後有甚麼人居住,保安員和裝修師傅都三緘其口,難道怕我是扒糞挖屍的狗仔隊不成?這些內幕,早就有雜誌報道,已經不是秘密了,那麼緊張兮兮幹嘛?

香港的唐樓,本來沒有甚麼建築特色;但因為以前鄰里關係較親厚,是很多人記憶中溫暖、親切的安樂窩,所以支持保育永利街,其實是想留住那一份與小時候的聯繫。但是,因為政府要翻新樓宇,很多居民趁機遷出,新住客都是外來人,原有的小社區早已支離破碎。僅餘的老街坊,紛紛在門外掛上「私家重地勿進」的牌子,從露臺俯視各路遊客的眼光,也充滿了厭惡和不屑。

那麼,現在新舊不調、街坊不相往來的永利街,又是否符合那些支持保育之人的期望?有多少人還會特意跑到永利街看看,他們爭取保育的成果如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