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2 Nov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六月雪》(二)

關漢卿的《感天動地竇娥冤》傳誦千古,自有其獨到之處。正如拙文前述,《竇娥冤》在針砭時弊、控訴社會不公等方面,痛快淋漓,言辭亦簡樸生動,絕少雕飾。數百年前寫下的文字,今天讀之仍有其震撼人心、激昂澎湃的感染力。唐先生改編《六月雪》,立意、主題和寫作手法均異於《竇娥冤》,整體風格偏向委婉柔和,但亦有其賺人熱淚、令人惋嘆再三的吸引力。如果《竇娥冤》可以比喻為「須關西大漢,銅琵琶、鐵綽板」來演唱的豪放詞,則《六月雪》未嘗不可與「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演唱的婉約詞比擬。孰優孰劣,難以斷言,其實就像問你喜歡吃蘋果或香蕉一樣,每個人偏好不同,答案也因人而異。然而這種好與不好、喜歡不喜歡的評價,跟作品本身的價值和成就高低,未必有直接關係。

今年一口氣看了三遍《六月雪》,赫然發現每次演出的劇本長略均不相同,不禁詫異。轉念仔細一想,大概自己真是少見多怪了。時光荏苒,《六月雪》數十年來搬演不輟,又拍過電影,每一次演出前修訂曲詞,或者演員臨場忘詞,改易數字胡混過去,都是司空見慣的情況。後人不加考證,以訛傳訛,也不是甚麼新聞。倒是唐先生最初的構思到底是怎樣,我極有興趣知道,但恐怕暫時難以深究了。

如何剪裁情節和曲白,演多少、怎樣演,不只受表演時間、演員陣容等因素限制,某程度上也反映了演員和製作者對劇本的理解與詮釋,亦是觀眾品評一齣戲好看不好看的重要依據。難得今年看了三個長略不一的演出本,一時老學究脾氣發作,就憑記憶寫下彼此的異同,立此存照,以助談資。

公主殿下今年四月在南丫島神功戲演出的版本,是三個演出本中最詳細的。拙文前述的劇情大概,所依據的就是這個版本。為方便起見,下稱「公主本」。十月十日由羅家英指導,林汶聲、楚令欣等主演的版本,稱「羅本」十一月一日由新劍郎指導,關凱珊、盧麗斯主演的版本,則稱「劍本」。羅本和劍本同樣刪減了不少公主本原有的情節及唱段,但修改的地方並不相同。

首先,公主本在第一場已鋪排金駝子受賄的伏線。話說蔡母得悉愛子歸來,請金駝子修整破牆。半路上他記起有東西未拿,去而復回之時,就被張驢兒收買。而且張驢兒怕擔干係,故意把銀子放在蔡家院子裡,由竇娥無意間代付給金駝子,造成與他無關的假象。此節羅本完全略去,只在第二場第二幕,安排金駝子破壞橋躉,然後在公堂上,由金駝子供出賄賂他的人是誰。劍本則少了放銀一段,改為張驢兒直接收買金駝子。

第二場〈十繡香囊〉,是全劇唯一的生旦談情戲,也是不少觀眾翹首以待的戲肉所在。公主本、羅本和劍本所唱的〈十繡香囊〉,均以「三夕交頸鴛鴦,一朝驪歌高唱」的長句二黃開始,篇幅甚長,相信很多資深戲迷早已滾瓜爛熟了。但原來這段曲子,並非出自唐先生的手筆,而是吳一嘯編撰的唱本。本來我不曉得作者另有其人,直至Shaun看到我在南丫島拍的劇照而問我公主演唱哪個版本才知道。不過,羅本在「何日春山眉再畫,你莫愁張敞會變心腸」之後,還有竇娥剪下一縷青絲放在香囊裡、為蔡昌宗收拾行裝等情節,這都是公主本和劍本沒有的。同時,這一小段曲詞的韻腳,一下子從「三江七陽」轉為「四豪」韻,聽得我很納悶,因為一場多韻的情況相當罕見。回來上網找電影版一看,方才恍然大悟──原來電影版〈十繡香囊〉一直採用「四豪」韻。換言之,電影版可能更接近唐先生的原著。此本內容精簡得多,音樂的變化也沒那麼豐富。現轉錄電影版竇娥與蔡昌宗合唱的〈十繡香囊〉曲詞如下(曲牌是我一邊聽一邊猜的,可是我對粵劇音樂的認識只有幼稚園程度,如有謬誤,敬請識者指正):

【竇娥唱南音】一繡星和月,再繡玉郎君,三挑三繡繡金鰲。(按:字幕顯示「金娥」,但「娥」字不協韻。可是聽了很多次也聽不清楚,實在沒法子,只好暫時以協韻而字義合適的「鰲」字借代。「鰲」者,鱉魚也,古代宮殿常見之浮雕,而宮殿乃唱名取士之所,故中狀元者有「獨佔鰲頭」之稱,似暗合於竇娥送別丈夫赴試之情景。原著用字待考。)
【蔡昌宗接唱】竇娥好似多情月,銀星好似這個可憐夫。
【竇娥接唱】星月不曾同相聚,星離月去,囑夫你博前途。
【竇娥轉木魚】從新繡,四繡費功夫,我繡成雙燕守寒廬。
【蔡昌宗接唱】一隻飛上京師青雲路,
【竇娥接唱】一隻屋簷獨守隻影孤。
【蔡昌宗接唱】我歸來望戴烏紗帽,
【竇娥接唱】又怕巢傾不及染藍袍。
【蔡昌宗白】大吉利是!你為甚麼這樣說?快再說!
【竇娥白】嗯,我說錯了。【續唱】加上三根線,五繡何仙姑,繡成仙女散花圖。
【蔡昌宗接唱】在旁加繡個張果老吧?
【竇娥白】好啊。【接唱】六繡二仙和合戲龍鬚。七繡白蛇盜取靈芝草,八繡齊天大聖摘蟠桃。
【蔡昌宗接唱】蟠桃留待你向婆婆奉,
【竇娥接唱】靈芝送予我個有情夫。九繡董郎天仙配,
【蔡昌宗接唱】你千祈不可繡佢返宮曹。十繡仙姬來送子……
【竇娥白】仙姬送子這種事,怎麼你也說得出來?
【蔡昌宗白】害甚麼臊?我娘不知有多想哪。
【竇娥白】怪害臊的……蔡郎,【續唱二黃慢板】我念到淮陰送別,表示春夢方甦。罷繡停針,已把香囊繡好。【竇娥白】蔡郎,我記得新婚之夜,你說愛我一把青絲。現在你要上京了,我也沒甚麼好送你……我剪下一縷青絲,贈郎為念,望你好好保存它。
【蔡昌宗唱長句二黃】你纖纖十指意香酥,染在香囊香更露。數一數三娘秀髮,記一記妻子情高。妻既報李,我應投桃,倉猝我愧無可報。【白】我在襄州教學時,買了一把金鎖,現在我把它送給你,你見它如見我,好好地收存它吧。 【竇娥白】好,我一定永遠也帶著它。我還有東西送給你……【白欖】送郎一把梳,朝朝梳洗須及早。送郎一面鏡,照鏡不許有愁苦。送郎一件衫,
【蔡昌宗接唱】我猜得到,保重身體孝敬賢妻嘛。
【竇娥白】不是。【續唱】保重身軀孝慈母。【白】還有……【續唱】送郎四格籃,上格有梨棗,中格有饅頭,下格有肉脯。最後一格酒和杯,好待長亭分別才傾倒。(下略)

撇開兩版〈十繡香囊〉的文學與音樂特色不談,但從上述內容可見,唐先生的曲詞有動作、有感情,緊扣人物處境,對答之間也有抑揚頓挫,較能帶動演員和觀眾的情緒。其中「巢傾不及染藍袍」一句,預示了後文蔡昌宗「做得官來家已蕩」的境遇。另外,香囊中的一縷青絲,正是蔡昌宗高中歸來在刑場上與竇娥相認的憑證。如果刪去了的話,前文後理就少了呼應,作者辛苦經營的伏線也蕩然無存了。

來到第二場第二幕,如果沒記錯,羅本好像取消了竇娥送別,只有張驢兒陪蔡昌宗走了一段,並看著他墮橋落水。公主本和劍本的竇娥,都有提著酒壺相送,並提醒丈夫張驢兒對自己不懷好意。可是蔡昌宗絲毫不悟,反而囑咐張驢兒照應妻子。

第三場是竇娥與蔡婆賺人熱淚的對手戲,三個本子的內容大致相同。

第四場蔡昌宗獲救後高中狀元,金殿拒婚等情節,只有公主本保留著,羅本及劍本均已刪去。

第五場第一幕,竇娥被押往刑場,有一段很長的獨唱,臨刑前蔡婆和荔香帶了飯菜前來訣別。竇娥與山陽縣令另有一番對答,然後就刑,恰巧此時天降大雪,竇娥也暈倒了,於是暫緩行刑,竇娥被押解下去。不知怎地羅本與劍本都取消了竇娥跟蔡婆、荔香和山陽縣令的對話,劍本更連竇娥的長篇唱段也刪去了,只匆匆唱了幾句就退場,待蔡昌宗下令審問犯人時才重新亮相。另外,劍本連監斬的縣令也不見了。

第五場第二幕是結局,三個版本的內容相差不遠,但只有公主本保留了郡主夫婦前來探望,竇娥與貴為郡馬的弟弟劫後重逢的片段。

我估計羅本與劍本的刪節,主要是從演出時間和演員陣容來考慮,而且的確有助濃縮劇情,突出竇娥與蔡婆的淒涼遭遇,這是無可厚非的。不過劍本刪去了竇娥在刑場的獨唱,讓正印花旦少了一展歌喉和演技的機會,始終有點可惜。

附錄:新劍郎指導的《六月雪》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