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4 November 2012

《寒戰》

忙亂了幾個月,生活節奏終於可以放緩一下,急不及待去看期待已久的《寒戰》。

說實話,這部電影沒有想像中差勁,但也難以令人滿意。

首先,技術細節如攝影、美術、飛車和爆破特技等,均屬上乘。戲劇節奏雖屬明快,但也張弛有度,緊湊之餘也有一些喘息、緩和的地方,然而觀眾又未至於可以放鬆繃緊的精神。一百多分鐘沒有冷場,已經相當不容易了。

可是,號稱氣勢磅礴、刻劃入微的劇本,居然成為《寒戰》最大的缺陷。看得出編劇視野很廣,企圖見微知著,可是情節一鋪張就駕馭不來,即使不是眼高手低,也是力有不逮。劇本犯駁之多,令人瞠目結舌。偏偏凌厲的影像、緊湊的劇力,有意無意之間讓觀眾無暇細想。我固然明白,電影不是實況紀錄,並非每一項細節也要與現實一致,但一些顯而易見、人所共知的細節如鬧市的意外發生一個半小時後,警方仍未能掌握傷亡人數;保安局長會見傳媒時,身邊只有警察公共關係課警司而沒有新聞秘書;廉政公署調查員盤問證人時,上司居然可以破門而入跟證人稱兄道弟帶他離開;郭富城出身文官體系,「沒有實戰經驗」等,均反映編劇和資料搜集異常粗疏,破壞了電影以實景拍攝、貼近生活的質感和張力,幾乎淪為一樁笑話。

不過,這些都是末節。最大的笑話,就是請來劉德華客串保安局長。他只佔兩場戲,一場是與郭富城密談,另一場是會見傳媒。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住笑──冷笑。誰說他如實反映香港政府高官的面目?請問哪一位現任司長、局長會像他那麼自戀、那麼chok?密談時神情輕佻,就像在酒吧跟美女搭訕那樣,真難為郭富城忍得住笑。見記者那一場,尤其變本加厲,大概有人以為雙手四十五度角按住mic stand就叫盡顯大將之風、everything under control?那副德性,充其量只是影迷聚會中眾fans請老大擺pose拍照而已。政治show是這樣做的嗎?

演員方面,以梁家輝和郭富城為核心,一文一武、一動一靜,營造了強烈的對立氣氛。郭富城的沉靜溫文、深藏不露,同樣是chok出來的,但起碼夠內斂,有點說服力。梁家輝的演技毋庸置疑,以清朝人的光頭、長鬚造型(聽說拍攝期間他同時兼顧另一部電影《太極》的演出),居然毫不滑稽而反覺霸氣充盈,不可謂不驚喜。彭于晏飾演梁家輝的兒子,同樣刮了個光頭(好像他也有份演出《太極》),也同樣的chok,但只屬模特兒耍酷的入門級,仍須好好磨練。其他演員如林家棟、錢嘉樂、李治廷等都稱職,但未算突出。女角一如以往,全屬會走路的花瓶,面目模糊,例如公共關係課警司是不是楊采妮,根本無關宏旨。

《寒戰》的人物和情節,還有那藍、灰、黑為主的冷峻色調,均令人聯想到《無間道》,但其實是兩碼子事。進場前我也沒甚麼期望,只想看一部好電影,誰料《寒戰》也頗有政治寓言的意味。我不知道編導的創作意圖,政治暗喻也沒有杜琪峰的《黑社會》系列那麼明顯,但有意無意之間,總是忍不住觀照現實,對號入座。

故事是這樣的:作風迥異的警隊高層,皆有望問鼎下屆處長之位。競爭對手表面上不著痕跡,倒是一眾沒有露面的支持者,暗地裡互相傾軋,推波助瀾。可是,當警隊內部的權力鬥爭愈演愈烈,幾乎影響到整個社會的治安,普羅大眾卻一無所知,只有看來各不相干的零星意外,導致少數人受傷害,卻完全引不起注意。傳媒天天遊走於局中局外,自以為發掘真相替天行道,其實完全掌握不到問題的核心,被人牽著鼻子走,只會不斷重複那些無聊的問題博取銷量和收視率,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如此種種,身處此時此地的香港人,難免感慨滿懷,浮想聯翩。

身處香港這個發展成熟的現代城市,我們的人身、財產安全,端賴受過專業訓練的紀律部隊保護。但他們也是人,誰來監察他們的操守和行為,確保符合職責的要求?是制度?是良知?還是靠個「信」字?即便是「信」,請問相信的對象是甚麼?是制度?還是人?細想下去,其實制度也是由人建立的,誰敢說某個制度完美無瑕,毫無漏洞?推而廣之,如今多少人像真神一樣崇拜的民主政制,同樣千瘡百孔,可以讓人以權謀私、因公義之名行自私之實的漏洞多的是。如果制度和人都不可靠,那我們這些衣、食、安全都要仰仗他人的升斗小民,又該如何自處?

如果說《寒戰》有甚麼命題,「身不由己」可能是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例如貴為部門之首,即使心思慎密,總攬全局,甚至可以利用不同政府部門之間的矛盾和制衡作用破案,仍無法擺脫被上司牽制的宿命,甚至要被一股不知名的幽暗勢力籠罩著,陰霾始終無法消除。從寓意的層面上說,難免又教人聯想到凌駕於香港特區政府之上的龐大力量,總有點惴惴不安。另外,電影中有很多居高臨下的鳥瞰鏡頭,把香港城市現代、繁榮和富足的面貌盡收眼底,讓觀眾感受到君臨天下的豪情與快感。但是,當鏡頭移進室內,各種陰謀、詭計在街頭巷尾逐步揭露,我們才發覺那目空一切的視角,原來並不屬於自己,而是某種看不見、觸不到卻朦矓地感受得到的勢力。我們沒有統攬大局的能耐,只不過是必要時可以為公眾利益而被犧牲的蟻民而已。

因此,戲裡不斷重複「香港是世界最安全的城市」、「法治是香港社會的核心價值」等陳腔濫調,只覺前所未有的諷刺與寒心。這個我們土生土長、引以自豪的城市,真的像表面看來那麼安全嗎?有多少事情影響著我們而不自知?如果說「寒戰」的對象,一如二十世紀兩種意識形態的冷戰,其實是想像中的敵人而非實體(電影的英文名稱就叫Cold War),那麼,我們這十五年來的不安與躁動,是其來有自,還是疑心生暗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