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6 Nov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鳳閣恩仇未了情》(下)

《鳳閣恩仇未了情》最為人熟悉者,未必是故事情節,而是家喻戶曉的主題曲。北宋初,柳永詞號稱「凡有井水飲處,即能歌柳詞」;香港粵劇則有「落花滿天蔽月光」和「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並駕齊驅。《鳳閣恩仇未了情》的主題曲本身沒有名字,只沿用戲裡的名稱,喚作《胡地蠻歌》,是朱毅剛師傅(原名朱至祥,是朱慶祥師傅的長兄)專誠為此劇創作的。本來還有一首改編自吳鶯音《明月千里寄相思》的序曲,由演員在幕後合唱;但只要觀眾一不留神或稍遲入場,已經錯過了,所以序曲似乎不太流行,與《胡地蠻歌》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此劇能聽者就只有這麼一闋《胡地蠻歌》,從此劇情急轉直下,以後的戲文多是口白和口古(押韻的口白),輔以滾花、白欖和木魚等清唱的板腔,音樂變化很少。所以說,此劇雖然情節胡鬧鄙俚,其實對演員要求極高,因為說唱是否清晰露字,能否掌握插科打諢的節奏,避免拖沓、冷場之弊,都是演出成功的關鍵。

此劇還有一個特色,就是丑角佔戲極重,而且有兩名丑角,一男一女。開山祖師梁醒波和譚蘭卿,俱是曠世難逢的奇才,喜劇感從內而外,渾然天成;還沒開口說話,觀眾的嘴角已是不由自主的向上翹。他們說笑的節奏更是分毫不差,即使有點硬滑稽的情節,落在他們手裡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可能。我只看過電影本,已經深深感受到他們不同凡響的功力。

當然,兩位前輩都是老江湖,深厚的演藝功力是經過長期磨練而累積起來;後世社會和粵劇演出的環境大異於當年,拿他們的特優水平作標準,對誰也不公道。不過,逗笑的確要講節奏,說話須徐疾有致,也要見好收篷,寧可意猶未盡,也不能令人覺得冗長、沉悶。性質類似的點子如玩諧音,也不能重複太多,否則會弄巧成拙。譚穎倫年紀輕輕,扮演打腫臉充闊佬的倪思安(即波叔的角色),倒也中規中矩。他是新秀匯演的中堅分子,演出極多,在年長的演員面前並不怯場,有時也可以應對其他演員臨場爆肚,實在難得。芳曉虹飾演譚蘭卿開山的尚夏氏,也令人眼前一亮。她早前在《征袍還金粉》扮演溺愛長房兒子的繼母,頗有賢慧持家而帶點迂腐、怯懦的貴婦風範。誰料在《鳳閣恩仇未了情》飾演嫌貧重富、口沒遮攔的尚夏氏,竟也揮灑自如,毫不拘謹。她的子喉高亢而渾厚,更配合人物性格,甚有畫龍點睛之效。

說也奇怪,我自小愛看女角,但在新秀匯演之中,一直沒發現令人驚艷的正印花旦,反而對幾位生角演員頗為欣賞。直至看了《鳳閣恩仇未了情》,才覺得花旦之中,暫時以唐宛瑩表現最好。我甚至有點後悔,錯過了她有份演出的《一自落花成雨後》《樓臺會》,連下星期重演《呆佬拜壽》也因為工作而看不成。唉……

其實早前已看過她在《一把存忠劍》以老旦身分飾演吳漢之母,扮相甚佳,唱平喉也溫潤動聽。在《鳳閣恩仇未了情》才正式聽到她唱子喉,歌聲委婉悠揚,咬字也算清晰。在〈讀番書〉和〈洞房生子〉兩折反串男生,一時平喉一時子喉,轉折自如,亦難不到她。最難得是倪思安和尚夏氏口沫橫飛胡說八道之際,她在一旁居然忍得了笑,絲毫沒有影響自己的演出。若要批評,只嫌演繹紅鸞郡主時有些細節未夠完善,應該再深入研究一下。例如與耶律君雄一邊合唱《胡地蠻歌》一邊話別,可能是剛出場,感情尚未投入的緣故,演來稍覺平淡,其實表情和做手可配合曲詞內容多加變化。又如紅鸞郡主墮水失憶,獲救後是否應該變成傻姑那樣,也是值得商榷的。雖說郡主自幼質居異地,畢竟也是金枝玉葉,即使失去記憶--又不是精神分裂或雙重人格--似乎不應丟掉嬌貴的氣質。何況她仍通曉外邦文書,證明只是局部失憶,不是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人。正如老友言道,如果參考其他劇種的喜劇演法,丑角有丑角整古造怪,生、旦則我行我素絕不摻和,或有意想不到的爆笑效果。我固然知道「郡主失憶變傻姑」是鳳凰女開山的演法,戲行中人又最講究尊師重道,但時移勢易,前輩的演繹方法是否應該一成不變,也是值得討論的。

梁淑明客串尚夏氏的丈夫尚精忠,正是選擇另闢蹊徑,你有你尚夏氏插科打諢,我有我一本正經演鬚生的行當,表情、拋鬚、水袖毫不含糊,讓觀眾覺得正直無私、謹小慎微的老尚書被妻子連累弄得一身羶,真是冤哉枉也,逗笑效果不錯。臺上的夫妻倆一濃一淡、一莊一諧,站在一起已經充滿喜劇感,這就是觀眾期待的火花。如果滿臺盡是笑作一團的面目模糊,喜劇效果也要打折扣的。

司徒翠英飾演耶律君雄,也是出奇的討好。原以為她較擅長文質彬彬的角色,沒料到扮演粗中有細的外族將軍,竟也英姿颯颯,亮相的關目尤其精光閃爍、神采煥發,不禁暗喝一聲采。她對人物感情的分寸總是拿捏得比較準確,無論是面對愛侶時的七分溫柔、三分自卑,或是久別重逢的驚喜交集、繼而渴望相認,總不會流於小兒女的冤氣肉麻。最後在公堂上與尚存孝針鋒相對,那些冷笑、鄙夷的神情細膩精準,重唱《胡地蠻歌》時又變得悲苦絕望,層次分明。

翻看網站的資料,原來此劇已是二度公演,陣容大同小異,只有少數演員換了人。這三個月來,幾乎每星期也往油麻地戲院裡鑽,不知不覺對參加匯演的新晉演員培養了一份親切感,連戲院的管理人員也認得我了(!),可是至今仍有很多劇目想看沒看成。但看十二月份的戲碼和陣容,與之前的差異甚大,看來又要重新適應了。其實主辦者不妨考慮挑選一些受歡迎或只演過一場的劇目重演,讓向隅的觀眾有機會補償之餘,也可以讓演員繼續磨練,藉以加深體會、提升演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