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3 Dec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胭脂巷口故人來》(下)

如果要說《胭脂巷口故人來》有甚麼優點,大概是它有別於一般才子佳人溫馨旖旎的劇目,更像一幅揭示人性軟弱的浮世繪。劇中人物的性格都有明顯缺陷,各不討好;但因為戲文取材寫實,直言無諱,看戲時總難免對號入座,甚至怵然心驚,忍不住要反省自己有沒有犯上類似的錯誤。大概這就是傳統戲曲移風俗、匡人心的教化作用。

中國戲曲源遠流長,其淵源或可上溯至先秦時代的詩。諷諭世情、教化人心的使命,同樣一脈相承。《詩經》〈序〉有云:「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即「詠」)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古代的詩,本來就不是案頭讀物那麼簡單,而是可以入樂吟唱的曲詞,也許這就是中文裡「詩歌」連用成詞的原因。詩歌配樂吟唱,加上舞蹈,就成為戲曲載歌載舞、抒情為主的表演形式的濫觴。《詩經》〈序〉又云:「故正得失,動天地,感鬼神,莫近於詩。先王以是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汪阿姐在粵劇新秀匯演的介紹中也提到粵劇在「藝術上的道統」--「透過搬演戲文故事,寓教於戲」,可謂深得箇中三昧。

然而,無論《胭脂巷口故人來》的諷諭意味多麼濃厚,仍無法掩蓋其瑕疵。平心而論,戲文水準只屬中等,其中犯駁不通之處,不但欺負觀眾,更影響演員發揮,看戲時也不禁替他們著急。劇本情理欠通、沙石太多,演員就要多花時間和心思將人物的言行演繹得較為合理。至於有沒有意識和時間操這份心、能做到多少,就看演員自己的本事了。

沈桐軒性格不甚討好,除了「犧牲」自己的前途把應考機會讓給宋玉蘭親弟宋文敏,總算表現了一點善良的本質外,實在乏善足陳。也許他未至於沒肩膊沒腰骨,但軟骨症似乎相當嚴重,而且心計、城府也頗深。他施計混入相府,表面上是為顧竹軒出一口氣,自己另有如意算盤不在話下;試問借助當朝權貴(老相國耶!)向左口魚報復,一舉成功令他丟官,是多麼高明的借刀殺人手段?可是嘴皮子上說的三分傲骨,給老相國一聲吆喝就沒有了。雖不忍見宋玉蘭被父親責打,卻連挺身護花的勇氣也沒有。耳聽得逐客令下,只見他不吭一聲就垂頭喪氣的走了,難道他沒有半點顧慮宋玉蘭的處境?這算哪門子的有情郎?虧宋玉蘭還嘴硬,堅稱自己飽讀詩書不會看錯人--有沒有功名還在其次,大難臨頭自飛去的男人,面貌再俊俏、才華再絕世也不過是鏡花水月罷?看來唐先生打破傳統讓他沒有功名,已是暗寓褒貶。何況他只是兄憑妹貴才得與宋玉蘭成婚,兩人是否幸福也實在叫人無法樂觀。這個所謂團圓結局,真是既苦澀又矛盾,令人難以釋懷。

老實說,如此這般的男主角,任你是三頭六臂也難以挽救,最多只能把他演得沒那麼討厭而已。關凱珊繼《六月雪》擔演蔡昌宗之後,再演沈桐軒,只覺她戰戰兢兢,對沈桐軒的體會似乎不夠深刻。例如沈桐軒被逼與妹妹分離、宋文敏懇求他與姊姊分手,並將應考機會拱手相讓等情節,演來甚覺平淡,缺少感人肺腑的力量,頗感可惜。劇本描寫的確是不夠細緻,但正因為這樣,更需要演員自行創作加以彌補。也許我一時失神沒看出來,但總的來說這是演員的基本功課,不能自滿,務須精益求精。

宋玉蘭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活在象牙塔裡的女子,自恃才學目中無人,態度驕橫,彷彿全世界也要按著她的意願運行才是正途;所謂愛上沈桐軒也不無一廂情願之嫌。沒想到王希穎演宋玉蘭,竟是出乎意料的神似。她那些不苟言笑、拒人千里的態度,言語間總帶著三分驕傲、三分鄙夷的神情都很準確,活現了宋家五小姐的威嚴與自矜。可是最後得知沈桐軒比六年前更潦倒,自己的期望再次落空,那些失望、傷心、憤怒,甚至歇斯底里等情緒,爆發未夠震撼,可以再加強一些。既然她不惜當眾痛罵沈桐軒令自己臉上無光,一次又一次叫他滾開,還顧全甚麼體面?不是說要她舉止粗魯,而是情緒可以再激烈些--因為離家出走的宋家五小姐,實在頗有妄想症和心智失常的嫌疑。

袁善婷扮演宋玉蘭之弟宋文敏,佻脫靈動,一派給寵壞了的小弟模樣,甚是搶眼。他懇求沈桐軒斬斷情絲,讓姊姊回到老父身邊時,透露了自幼被人看不起的鬱結,但這一點同樣在前文沒有鋪墊,突然提起,難免有點突兀。也許在表現宋文敏少不更事、好逸惡勞之餘,還須補上一點憤世嫉俗,令後文「想發奮、想自愛」更覺順理成章。

梁淑明演老相國宋仲文,戴著白鬍子出場時,著實嚇了我一跳,因為她的扮相比想像中老邁得多。後來聽說老相國快將七十大壽,才恍然而悟。最難忘她雙眼精光四射,顧盼生威,舉止也較俐索,一副英明練達的樣子。可惜結局時那老相國的言行實在令人莫名其妙--這邊廂說六年來惦記女兒,而且把她的動靜打聽得一清二楚,那邊廂卻突然翻臉,狠狠賞了女兒一記耳光,還亮出匕首要她自剜雙眼!這算甚麼?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這等事來,難道老相國連聲譽、體面都不顧了嗎?即使魯莽古板如郭靖,也是因為郭芙斬斷楊過手臂才罰她承受同樣的苦楚;宋玉蘭只是所托非人,連遇人不淑也稱不上(全是她自己作的孽,怨得誰來?),犯得著這樣兇狠嗎?如果嫌女兒玷辱門楣,既已擊掌絕情、不通音問,何必如此落井下石?這麼一來,恐怕孔明復生也回天乏力,難為淑明勉力應付,但老相國儼如精神分裂的言行,始終教人摸不著頭腦。

附錄:《胭脂巷口故人來》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