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December 2012

《青蛇》(下)

除演員眾志成城、認真演出外,《青蛇》的舞臺調度和美術等技術細節,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其中我最欣賞的部分,就是利用類似播放PowerPoint的電腦動畫投影技術來取代掛畫式布景,節省換景時間之餘,亦可以營造更靈活、更多元化而配合劇情的視覺效果。若以視覺效果論,竊以為有兩場最佳:一是青蛇初入峨眉門下,師父命白蛇帶他遊覽山中各處。舞臺深處的布景是一幅巨型潑墨山水畫,各色花卉五彩斑斕,老樹蒼勁,佳木鬱蔥,山中霧氣繚繞,畫功上乘。沒料到白蛇領著青蛇在臺前邊走邊唱,底景的畫面竟能隨著他們的腳步慢慢移動,就像風光紀錄片的鏡頭在碩大無比的崇山峻嶺中緩緩遊走一般,以表示他們走到山中另一處。而且畫面能夠配合曲詞中「紅花」、「流水」等描寫,展示相關景物,更是難得。但畫面並非不斷移動,而是按照劇情應動則動,應靜則靜,絕不令人眼花繚亂,可見設計者構思巧妙,值得讚賞。

來到〈水漫金山〉,布景換成了一幅色彩黯淡的孤山怒潮圖,筆勢粗獷硬朗,頗有木雕版畫的味道。待白蛇催動法力,引長江之水淹沒金山,畫中的團團波濤竟然翻滾起來,金山寺所在的孤島卻屹然不動。配合臺前演員慌張失措的表演,彷彿眼前真箇風雲變色,迫在眉睫的危急與壓迫感倏地倍增,連觀眾也不禁緊張起來。

印象中這是第一次看到以電腦投影技術製作布景,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實在令人非常欣喜。我最欣賞他們利用電腦技術投影傳統的山水畫,而不是西方或現代繪畫,一切以劇情為依歸,絕非為創新而創新。而且畫面配合劇情之餘不會喧賓奪主,可說是把現代科技應用和融合傳統藝術的成功範例。可是電腦動畫所費不菲,未必所有劇團均可採用,但這個「傳統為體、科技為用」的創新意念和方向,卻是值得參考的。

演員和舞臺調度雖然重要,歸根究柢,一齣好戲的關鍵仍在劇本。《青蛇》是新晉演員黎耀威演而優則編的新嘗試,儘管免不了以情節起伏、人物眾多、場面熱鬧等「劇味」元素--而非「戲味」--來吸引觀眾,成績尚算不俗。通篇看來流暢可喜,文辭優雅,氣氛張弛有度,犯駁亦少,已經相當難得。就是唱段稍嫌太多太長,有些節骨眼上以唱交代,少了口白的補充和解釋,觀眾一不小心就會走神錯過,作者白費心血之餘,亦難免招來無謂非議。所以我建議日後重演時,把唱段稍作濃縮,加上更多口白作緩衝和說明,相信演出效果會更理想。

不過,劇本內容仍有一些瑕疵和錯誤,應該及早改正。最不可原諒者,就是把杭州西湖與金山寺所在的鎮江混為一談。須知道,杭州與鎮江可通舟楫,但一在錢塘江畔,一在長江岸上,相隔幾百里,又同是古代名城,怎能視作一地?這是中學生也應該懂得的常識,實在錯不得啊。另外,字幕錯別字之多,更是令人髮指。「尤」、「猶」不分,「貶」、「眨」混淆之類的謬誤無日無之,連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峨眉,也給寫成「娥眉」,看得人無明火起。字幕始終是讓觀眾欣賞曲詞、理解劇情的工具,文字務須準確,輕忽不得。何況《青蛇》是新劇,觀眾並不熟悉,字幕的作用尤其重要。希望他們仔細校對,盡快改正。

《白蛇傳》是家喻戶曉的民間傳奇,歷來改編極多,細節雷同,很難避免;如何另闢蹊徑突圍而出,頗費心思。這次以青蛇為主角,我最喜愛的李碧華小說《青蛇》,便是如此--所以入場前不免以為此劇與小說有些關連。戲文設定青蛇為男性,因與白蛇比武落敗而幻作女身,其他劇種如川劇已是如此安排,也非甚麼新鮮橋段。較新穎的構思,其實是許仙的前世今生。

正如前文提到,故事前半部主要是敘述白蛇、青蛇和許仙在仙界的關係,為後文作鋪墊。話說峨眉蛇族與天山鶴族原為世仇,白蛇偏與名叫「郭鶴」的許仙前身相戀。青蛇拜入峨眉門下,對白蛇一見鍾情,可是神女無心;更因不敵白蛇而自願化為女身。後來郭鶴因私戀白蛇觸怒師父,被貶下凡,轉生為人,前塵盡忘,便成許仙。白蛇戀戀不捨,偷下凡間,改名白素貞,青蛇也緊隨左右。鶴族師尊得知白蛇與許仙在凡間雙宿雙棲,怒不可遏,化成法海棒打鴛鴦。喝過雄黃酒,白素貞現出真身,許仙嚇得魂飛魄散,卻沒有死,而是逃到金山寺中。法海向許仙說明貶下凡間的前因後果,並說只要許仙離開白素貞,便可恢復他的法力,卻絕口不提他早與白蛇相戀之事。許仙信以為真,為了重投師父門下,決意絕情,並率領眾鶴仙圍剿水漫金山的白蛇和花蛇。這麼一來,許仙不再怯懦窩囊,他對白素貞絕義無情,全是受人蒙蔽之故。也許有人覺得這個寫法是為許仙說好話,甚至平反,我倒是不置可否,只欣賞作者絞盡腦汁,另創新說的努力。

然而,《青蛇》戲文最吸引我的不是有關許仙的改寫,而是青蛇。

故事裡的青蛇,性格鮮明,會長大、會成熟,在戲曲中並不多見。他是個孤兒,自幼被鶴族欺負,養成不覊、佻脫、偏執的個性。後來得投在峨眉門下,自恃聰明,急欲練成神功報仇。誰料對白蛇一見鍾情,那副目瞪口呆、如遭雷殛的模樣,恰如張生邂逅鶯鶯時說的:「正撞著了五百年前風流業冤。」那一剎,恍似時間因她而停頓,生命因她而改寫。因為愛上白蛇,令青蛇逐漸長大,懂得為人設想;即使變成女子,仍不減他對她全心全意的愛護。他為她去偷盜鶴族看守的仙草,受了傷也不吭一聲。他明知她心繫郭鶴,不管天上人間,仍甘心追隨左右,看著她與許仙結成恩愛夫妻。他為她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在西湖玩得興高采烈之際,瞥見法海便四處奔波打聽、報訊。最後,他為她擋住郭鶴的冷箭,只說了一句:「我對你的心意,始終如一。」他從不問她對自己如何,彷彿這也毫不重要;只知守在她身邊,為她綢繆、護她周全。他對她的精誠,不知怎地深深的觸動了我。結局那個情景,一直在腦海中縈繞不去。

青蛇對白蛇的純粹與至誠,又遙遙呼應著臺前幕後辛苦籌備和排練的虔敬,戲裡戲外都教人非常感動。

總括而言,《青蛇》確是近年新劇中難得的佳作。他們從銳意創新、勤修苦練、講究團隊精神等方面所流露的積極進取,很值得嘉許。希望他們秉持這種態度,繼續探索、繼續嘗試,為香港粵劇樹立新的典範。下一步要做的,可能是提升劇本和表演的境界,不要自滿於技術上的成就,更不能以為技術上的成功就是功德圓滿。例如《青蛇》以劇力取勝,文武兼備,但如何避免淪為純粹表演技術的功夫雜耍,就必須從加強表演深度方面思考。俗語說:「學海無涯,唯勤是岸。」「藝海」何嘗不是?但用功之餘更要用心,找對方向,才能有所成就。若是不問對錯橫衝直撞,只會虛耗光陰、白費心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