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December 2012

《青蛇》(上)

藝術之所以引人入勝,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其虛無縹緲、沒有成功方程式。多少藝術家不惜窮其一生來探索箇中玄妙。以戲曲論之,技術層面如唱曲、唸白、做手、身段,甚至劇本、服飾、布景、燈光等,固然有其規矩方圓;但即使這些已練得熟極如流、得心應手,也不能保證戲一定好看。那麼,要造就一齣好戲,還需要甚麼條件?

從觀眾的角度看,一齣好戲除了技巧高明之外,更要有誠意。誠意是甚麼?就是專心致志,全力發揮,同時尊重觀眾的欣賞能力,務求以藝服人,不是投其所好。平心而論,誠意無法彌補技術上的不足,但卻可以增加感情分,改善整體觀感。所謂「人心肉造」,當觀眾看到臺前幕後勉力施為,即使技術上稍有不及,大都不忍深責。批評興許難免,但也不會吝嗇溫言勉勵。要是把觀眾當作酒囊飯袋,任你技藝再高,也只是討人歡心的猴子而已。

誠意的前提是謙卑和理智。只有謙卑,才不會自滿,繼續提高自我要求,精益求精。只有頭腦清醒,才能分辨哪些是溢美之辭甚至盲目吹捧,哪些是值得參考的有用意見。所以,臺前幕後保持謙卑的心、清醒的頭腦,多麼重要。

然而,對於成名已久的演員、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來說,保持謙卑和理智,又是多麼困難的事。

看衛駿輝、陳咏儀聯同多位資深老倌和新晉演員合作演出《青蛇》,從演員陣容、劇本剪裁到布景、服裝和武打動作,無不洋溢著臺前幕後一股勇於嘗試的幹勁、同心合力演場好戲的至誠,令人非常感動。個別演員的水平或有高低參差,但縱觀全劇,臺前幕後非常合拍,極具團隊精神,而且鬥志昂揚,這才是最叫人欣慰的。

《青蛇》的演員陣容鼎盛,接近藝術節匯演的級數,並集合三代演員同場獻藝,十分難得。衛駿輝演青蛇,是點題的主角,擔戲很重。雖然此劇以武打連場為賣點,其實文戲也不少,喜見她悉力以赴,沒有鬆懈。青蛇從一開始的活潑、好勝、少不更事,到後來因閱歷漸深而成熟,她都表現得不錯。最驚喜的當然是她忽男忽女的打扮,唱起子喉來居然宛轉自如,絲毫不見吃力;旦角的表情、身段、步法也唯肖唯妙,想必下過不少苦功,令人佩服。可能為了方便迅速換妝,旦角的妝容有點草率,也不太漂亮,希望重演時可以改善。

陳咏儀演白蛇,戲份也多,而且文武兼備,但總覺得前半部演文戲時不太投入,可能是太掛慮武打場面的緣故,有點可惜。另外,在青蛇向她表露愛意那場戲,那件曳地的薄紗披風實在太長,不但營造不了飄逸出塵的美態,反成演戲的累贅,經常要用手撩撥以免勾住布景和其他雜物,有礙觀感。

阮兆輝客串許仙、廖國森演法海,俱屬一時之選。可惜全場最資深的兩位老倌,表現也最令人失望。

故事裡的許仙原為天山鶴仙,因與白蛇相戀而觸怒師父(鶴族與蛇族乃世仇),被貶下凡。因此許仙的戲份集中於前半部,而且唱段極多。阮兆輝聲線本就不佳,連篇唱段更是自暴其短,唱的和聽的都有點受罪。他演許仙,不見得與白蛇感情有多深厚,功架動作也稍覺太多,頗有賣弄之嫌。尤其是那柄拂塵,舞得人眼花繚亂之餘,卻不知與劇中人物的處境有何關連,令人莫名其妙。

法海呢,原來是鶴族師尊所扮,就是為了把白蛇趕盡殺絕。廖國森演來稍嫌用力太猛,愈是強求有所表現,愈是適得其反。唱到高亢處,聲線有點沙啞,令人擔心。那些怒目圓睜、陰險狠毒的嘴臉,也嫌流於表面,未夠深刻。整體感覺跟盧太尉也沒甚麼分別,只是扮相不同,少了張勾花白臉而已。

不少配角如仙童、仙女等,都是油麻地戲院新秀匯演的成員,匆匆一瞥間,認得出來的至少有五、六位,包括扮演小鶴仙的宋洪波關凱珊,還有劍麟李振歡和一些常演丫鬟、家丁的,儼如「油麻地同學會」一般,頓時親切感暴升,感情分倍增。另外,韓燕明師傅率領十多位武師參演,無論翻滾騰躍或舞刀弄劍,均非常賣力,武打場面設計也看得出費盡心思。如今因檔期關係只演一場,未免太可惜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