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9 Dec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紅梅閣上夜歸人》(下)

傳統戲曲鬧劇本荒,已非一日,這是全國所有劇種均面對的難題。香港社會較自由,政治干預絕無僅有,創作環境已經比內地優勝得多。可是編劇人才比演員、樂師更難培養,所以發掘和整理舊劇本,絕非權宜之計,而是有其必要。不過,數十年前編寫的劇本,始終與現代審美標準、社會風尚脫節,必須謹慎取捨、改編,才能延續舊作的生命力,化為己用。如果只是照本宣科,非但有損前賢名聲,也吸引不了觀眾--沒趕客已是萬幸。何況犯駁不通的內容,也對演員造成不必要的負擔--連演員也說服不了自己投入戲文,如何演繹?如何說服觀眾?所以說,原封不動搬演舊劇,或者只為遷就演出時間而作少量刪減,其實是滿盤皆輸的下策。

五個月來,在油麻地戲院看了二十幾場,其中約有一半是從沒看過的劇目,可惜大都犯上情理欠通、堆砌造作、前文不對後語的毛病,而且明顯沒經過思慮周詳的整理,《紅梅閣上夜歸人》正是其一。看到諸位新晉演員那麼努力,卻沒有好劇本讓他們發揮,辜負了他們一番心血,總覺得很可惜。雖說劇本只是綱領,演繹細節全仗演員深思和實踐,但也不能奢望人人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劇本既是「一劇之本」,地位上總該有個主次輕重。

沒奈何,戲文不吸引,唯有看演員。

首次看袁善婷擔任文武生,扮相、氣度都較預期為佳。在早前的劇目中,她經常以小生扮演主角的弟弟或後輩,一副好動貪玩、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模樣;沒想到她穿起官袍亮相,倒也凜然生威,頗有說服力。結局時穿了一身白色衣裳,頭戴類似林沖夜奔梁山的帽子(不知這些衣飾有沒有專用名稱,敬請識者指教),亦見帥氣。她的曲子唱得不錯,吐字亦算清晰,但要注意加強聲線的抑揚頓挫,配合表情和動作,以加強感情的表達。可惜宋裴華這個角色實在精神分裂得太嚴重,前半部明明是個苦學成才、重視親情、大義凜然的清官,結局時卻淪為橫蠻粗暴、六親不認的莽漢,真難為了演員。莫非是他死裡逃生之後性情大變?為何曲詞隻字不提?是刪去了還是我聽不真切?

林汶聲以老生扮演全劇最莫名其妙的角色--宋裴華那重嫡輕庶到不近人情的父親宋伯璜,頗見自信和寸度,扮相、做工均緊扣人物,即使在暗場也毫不鬆懈,比早前明顯進步,可喜可賀。但有些細節仍須注意,例如宋伯璜由兩名媳婦摻扶著亮相,看上去竟像左擁右抱兩名姬妾似的,既不符身分亦不合禮法,應調整一下動作和位置,或者索性不用摻扶(他兒子只有二十多歲,而且自己仍未致仕,應該不會太老),就讓媳婦跟在後面三步之遙好了。宋伯璜官拜巡按,親自在公堂上判定兒子罪該斬首,心灰意懶之餘,竟喊「退朝」而不是「退堂」。雖是一字之差,卻僭越了身分、冒犯了皇帝尊嚴,可謂大逆不道。所以戲文的一字一句,務須留心。

陳澤蕾飾演宋府總管、宋家二少爺宋守謙的心腹沈燕青。帷幕開處,只見她穿起武夫的「坐馬」,頭戴鑲滿小絨球的有帔帽子,瞪大眼睛頤氣指使,已經忍不住笑了起來。可能是她扮演趙寵、柳夢梅等書生的形象太深刻,總覺得她改演膽敢踰牆偷香的江湖浪子,頗為格格不入,甚至感到她自己也未算投入角色。但是沈燕青戲份很少,第二場就被殺,與宋紅梅的情郎謝幼廉(韋子健飾)一樣,沒甚麼發揮機會。

宋伯璜倖存的嫡次子宋守謙,自幼頑疾纏身,又得父親縱容,養成驕橫跋扈、目中無人的性格。劍麟飾演此角,頗覺粗心大意,令人失望。例如他扮駝背,在背上裝上一個小包就了事,腰板卻挺得直直的。如果從正面看,根本看不出宋守謙是駝子;即使從側面看,也像個掮著包袱的多於像駝子。有時候他走路一拐一拐的,有時候卻健步如飛,宋守謙到底是否瘸子,至今不能肯定。看到這裡,我倒想起在《征袍還金粉》譚穎倫扮演的司馬伯陵來。他同樣是個駝背的瘸子,只見Alan整晚右腳趿著半邊鞋子一拐一拐的,光看外表已經較有說服力。至於演繹人物,更談不上了。劇本不濟無可奈何,但我感受不到劍麟怎樣理解和表達這個人物。正如老友所言,看上去跟張驢兒沒甚麼分別,表情、做工仍有待加強。這次他與多位演員同臺演出,唱功更是相形見絀,看來必須痛下苦功才是。

黃葆輝演謝玉香、文雪裘演宋家小妹紅梅,同樣未算突出。劇本沒把這兩個人物寫好,影響演員發揮,確是實情;但有些細節與戲文不符,也令人摸不著頭腦。例如謝玉香多次自稱江湖賣藝,談吐也不太斯文,可是打扮完全不像,跟閨門小姐沒兩樣。宋守謙誣陷謝玉香與宋裴華通姦殺人,又說小妹是幫兇,兩女因而被捕。但她們被押上公堂時毫不驚慌,反而一臉怨憤不服氣。如果說宋紅梅出身官宦之家,見慣了父兄辦公的模樣,又得知父親是主審,所以不太膽怯,勉強還說得過去(且不問何以巡按可以毫不避嫌親自審問兒女?有兩名官員會審就可以搪塞過去了嗎?為甚麼控方與證人除宋守謙外別無他人,已經可判罪名成立?)。但早前謝玉香在後園初見一身官服的宋裴華,已是手足無措,何況案子由一品紅員巡按大人親自主審,怎麼一下子又變得如此鎮定?

最後要讚揚一下先飾宋裴華隨從、後飾暗中營救他的恩人那兩位配角演員。請恕我孤陋寡聞,至今不知道她們的名字。但見她們一唱一和,非常合拍,舉手投足也更見信心,與之前掉曲忘詞的緊張兮兮判若雲泥。希望她們繼續用心,不要錯過每一個讓觀眾賞識的機會。

附錄:《紅梅閣上夜歸人》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