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 Dec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雙珠鳳》

有些朋友經常取笑我看戲太認真,看喜劇也要左挑右剔,大煞風景。其實我也不想這樣,也許是天生腦袋缺條筋,看過很多聲稱是喜劇的表演、電影或劇集都笑不出來;所以要逗我發噱,真的不太容易。沒想到《雙珠鳳》居然非常有趣,雖然未至於捧腹大笑,但總算妙趣橫生,讓人度過了一個輕鬆愉快的晚上。

《雙珠鳳》的名稱和內容,我從來沒聽說過,老友只說是越劇、錫劇等其他劇種常演的民間傳奇,乃典型「書生、小姐、後花園」的橋段。越劇裡有一折〈送花樓會〉很有名。其實這也沒所謂,反正不能苛求所有故事都主題嚴肅、深刻,只要情節流暢、人物生動,以民間傳奇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翻查手上的文獻資料,原來粵劇版《雙珠鳳》同樣出自唐先生手筆,於一九五七年一月首演,開山者包括麥炳榮、吳君麗、鳳凰女和歐陽儉等。論戲味,自然稍遜於同年兩部膾炙人口之作--《帝女花》與《紫釵記》;但平心而論,總算情節曲折,引人入勝。如果演員用心揣摩,有所發揮,某些節骨眼上也可以戲味盎然。坦白說,此劇逗笑之餘很decent,一點也不粗鄙,已經比《鳳閣恩仇未了情》高明得多。

也許當年唐先生要兼顧《帝女花》和《紫釵記》的改編,無暇分身,《雙珠鳳》的情節安排看來有點炒雜燴的意味,幾乎每一折都有其他故事的影子,而且我彷彿聞到唐先生有點兒「hea住寫」的偷懶味道。然而這種似是而非的兩生花,戲文內外的頑皮促狹,正是我覺得非常有趣而忍不住會心微笑的重要點子。

先別說故事內容,一看男主角的名字「文必正」,馬上叫人聯想到《玉簪記》裡那個輕浮少年潘必正。女主角姓霍,閨名「定金」,我又想起《三看御妹》那個矯揉造作的劉金定。霍小姐的貼身丫鬟,生得黠巧伶俐、口舌便給,一望而知是《三笑姻緣》裡秋香的同門姊妹,偏偏這俏香鬟就叫「秋華」。更有趣的是,這些名字並非唐先生杜撰,而是本來就是如此。

情節上也有好幾處與其他名劇相似的地方,真的令人忍俊不禁。例如文必正與霍定金結緣,就是因為他拾取了霍小姐的雙珠鳳釵,跟〈燈街拾翠〉差相彷彿,連他跟秋華的一番對答也像極了李益和浣紗,但整體情景和氣氛輕鬆得多。其後文必正設法重見佳人,就是學著唐伯虎的模樣,一時扮解籤師傅、一時又賣身為奴,連打扮也像孿生兄弟一般。最後文必正高中狀元,皇帝賜婚,他心繫舊侶,即使誤傳霍小姐死訊,仍然堅決不肯。此情此景,不免又有點〈吞釵拒婚〉或《琵琶記》〈金殿拒婚〉的況味。

司徒翠英飾演文必正,再次發揮她那文質彬彬、恭謹端嚴的特質,把原來自視甚高、輕佻孟浪的紈袴少年,演得可愛而不討厭。話說他初見霍定金時目不轉睛、目瞪口呆;死皮賴活懇求秋華讓他進去霍小姐閨房送花等關鍵情節,一不小心很容易淪為不堪入目的俚俗下流,但司徒翠英總有辦法稍加修飾,把人物演得沒那麼面目可憎。即使算不上「思無邪」,至少也是進退有度的君子好逑。一方面是輕浮自負的少年心性,一方面是飽學守禮的儒生風範,她也兼顧得不錯。看戲時,我甚至在想,如果由她來演裴禹,會否令我對這好色登徒改觀呢?

霍定金這人物,本來就較為平淡,不及秋華活潑靈巧,因此要演得出色,更考功夫。王希穎演來中規中矩,但未算突出,仍須努力。〈送花樓會〉那一場生旦對手戲,兩人把遙遙相對的椅子愈挪愈近,氣氛愉快之餘,充滿了少年人情竇初開的戰戰兢兢和溫馨旖旎,煞是好看。可惜她唱些甚麼我完全聽不清楚,浪費了大好時光。同行的老友還笑問是不是她給師姐電暈了,笑死我……

其實全劇最搶眼的,應數慧婢秋華。她活潑機靈,善解人意,一張利嘴不但撮合了小姐的姻緣,讓主僕流落江湖之時饔飧有繼,甚至得蒙老相國收為義女,更為自己的前途和終身籌劃妥當。若是生於今天,肯定是個經營有道,事業、家庭兩得意的女強人。當我聽得她沿街叫喊「收買爛詩、爛詞、爛字、爛畫」而吸引到年邁力衰,急欲請人代筆的老相國注意,已經掌不住笑出聲來,心想:「果然是『有秋華,無窮人』。」瓊花女扮演秋華,表情豐富、燙貼自然,非常討好。希望她繼續努力,加強演繹上的細膩與深度,別要落得千人一面的俗套。

附錄:《雙珠鳳》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