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1 December 2012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一入侯門深似海》

事隔兩天,又跑去見識一下《一入侯門深似海》是甚麼東東。據網上的劇情簡介,原來就是以前公主殿下也演過的《再世重溫金鳳緣》,同樣出自唐先生手筆。但我沒看過此劇,只是記得在某份「雛鳳鳴」的場刊上曾經見過這個故事,但人物姓名全改掉了。

《一入侯門深似海》的情節沒有《紅梅閣上夜歸人》那麼離奇萬狀,但也有不少破綻;尤其是結局,簡直是胡鬧透頂。不知道唐先生早期是否專以奇情跌宕、出人意表的情節來吸引觀眾。也許這個方法在五、六十年前行得通,如今卻淪為一場笑話。

此劇疵病甚多,重要者約有數端:其一是男主角鄭道齡為向西秦借兵,假意答應與西秦郡主的婚事。當時小舅沈夢樓亦在場,卻沒有向他暗示計策,反而即席寫就休書,命他回家報訊。沈夢樓性烈如火,護姐情切,幾乎當場就要把鄭道齡殺掉;回到家裡會做出甚麼事來,誰也說不準。如果弄假成真,沈夢樓強行帶走姐姐,甚至妻子因此想不開自戕怎麼辦?後來鄭道齡說休書內有玄機,相信妻子定能明白,但戲文始終沒有交代休書內容,觀眾自然看得一頭霧水,感覺也太牽強了。

其二,鄭道齡回到家裡,向妻子道明原委,又因西秦王的心腹在房外監視,於是佯裝與妻子鬧翻,企圖瞞天過海。帶著弱弟、幼妹的沈玉珊,出場時沉靜穩重,至此卻像個小女孩一般玩得興高采烈。鄭道齡不知妻子毒發,只見她痛極倒地時又插諢一句:「這樣也死得了人嗎?」(因為他佯裝毆妻,只是把籐枝笞在椅上弄得砰嘭作響)逗得不少觀眾笑了起來。不知這是編劇有意營造樂極生悲的跌宕起伏還是怎地,總覺得氣氛很奇怪。假裝虐妻和沈玉珊暴斃之後,眾人大興問罪之師兩段戲均嫌拖得太長,戲劇張力難以維繫,也迫不出樂極生悲、晴天霹靂的戲味。

其三,其實中毒而死者的情狀,與遭人毒打傷重而死的完全不同,西門慶毒殺武大郎之類的民間傳奇和武俠小說也不會弄錯,為甚麼全場竟沒人看得出來?即使你叫我聽故事別挑骨頭,這一點暫且不論;但如果眾人真的誤會鄭道齡殺害妻子,尤其是護姐情切的沈夢樓,為甚麼不把他送官究治,竟任他離家出走、逍遙法外?

其四,鄭道齡被誤會毒害妻子,其母深恨兒子不肖,憤而寄跡空門,敲經避世。鄭老夫人既痛惜失去賢媳和未出世的孫兒,又誤會兒子薄倖絕情、心狠手辣,她的哀傷、悲憤,還有養了個不肖子的愧咎,不難明白。但她始終只有一個兒子,好容易十五年後重逢,犯得著天天唸經咒他死那麼怨毒、一言不合就拿剪刀刺傷他那麼狠辣嗎?後來知道殺害媳婦的元兇另有其人,一下子竟又變得寬宏大量慈悲為懷,還叫兒子和沈夢樓原諒他!這鄭老夫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五,鄭道齡被刺傷後,深知母親欲置他於死地,竟然直接要求沈翠環馬上和他成親生孩子,以繼香燈,再向母親領死。他把沈翠環當甚麼來著?他死了之後沈翠環母子會怎樣?我不是用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古人,而是這麼唐突、露骨、不知羞恥的話,恐怕崇尚明刀明槍不懂含蓄委婉為何物的後現代男女也說不出口吧?

戲文如此,只覺味同嚼蠟,更遑論甚麼人物個性,真是難為了演員。我愈看愈坐立不安,既為他們著急,又覺情何以堪。若能臉不紅、氣不喘的從頭演到尾,已經很不錯了。但在某些細節上,仍可再下點功夫;縱然不能挽狂瀾於既倒,至少可以令戲文沒那麼難以接受。例如沈玉珊誤飲刺客下了毒的補湯而暴斃,鄭道齡和沈夢樓都是她的至親,但兩人震驚、悲痛、不肯接受等感情未夠深刻,變化亦不明顯。沈夢樓悲怒交集之下,連續兩次用籐鞭笞打姐夫,動作重複,卻不覺得他如何從悲轉怒繼而憤恨難抑,打了一遍尚未解恨。鄭道齡得知妻子暴斃後,那腦袋一片空白、落魄失魂的模樣雖好,但在冗長的戲文中則稍嫌單薄。其實他的感情變化可以再豐富些、細緻些,讓觀眾在平淡處領略不平凡的情味。

附錄:《一入侯海深似海》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