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January 2013

粵劇新秀演出系列之《桃花湖畔鳳求凰》(上)

轉眼半年過去,油麻地戲院粵劇新秀匯演第一階段已接近尾聲,二月三日演完最後一場便暫告一段落。第二階段何時開始,其演出形式、演員陣容和劇目等細節,與第一階段有何異同,倒要拭目以待。

看十二月和一月份的節目表,劇目頗多,新舊參半,還有好幾齣沒看過的想見識一下。可是近來公私兩忙,睡得極少,體力、精神均難以負荷,只好暫歇一下,期諸日後;何況也要把積壓下來的觀後感盡快寫完。

在沒看過的「新劇」之中,只挑了《桃花湖畔鳳求凰》來看--原因很簡單,因為想仔細感受一下唐宛瑩擔任正印花旦的功力。

早前看《一把存忠劍》時,已對April留下深刻印象。她在該劇以老旦應工,飾演吳漢之母,扮相清麗,平喉也悅耳動聽。後來看《鳳閣恩仇未了情》,她演紅鸞郡主,也很稱職。可是該劇唸白多、唱段少,而且劇情胡鬧,扮相又忽男忽女,就像以前《歡樂今宵》的趣劇一般,難以斷定她擔綱正印花旦演正劇成績如何。好容易盼到《桃花湖畔鳳求凰》,自然不能再錯過了。

此劇女主角芳名「朱丹鳳」,是個文武全才、英姿颯爽的巾幗英雄。劇中的文戲有言情說愛,也有針鋒相對,更有征戰的武打場面,可供正印花旦的發揮餘地頗多。聽說April是學刀馬旦的,難怪身手敏捷,弓馬嫻熟,舞槍弄劍亦流暢悅目。只可惜後來兵敗回宮那一段,不知怎地水髮散開了,翻滾跳躍之際,髮絲不是遮住了半張臉,就是纏肩繞膀,看上去有點狼狽,不夠乾脆俐落。

若論最喜歡的場面,則非〈登基選婿〉那一場莫屬。只見她的眼神凌厲剛勁,一聲斷喝聲色俱厲,眾人馬上噤若寒蟬,好一位自信十足、雌威難匹的女王。她那襲朝服的顏色和雲肩外展的設計,倒教我想起當年馮寶寶在《武則天》電視劇片頭裡,逐步走上御座,然後倏地轉身回望時所穿的那一件,七分閃爍華麗之中,尚帶三分威武跋扈,煞是好看。

可惜April唱功稍遜,看前兩部戲時沒聽出來(何況在《一把存忠劍》唱的是平喉,作不得準);此劇長篇唱段較多,唱曲的缺點就無所遁形了。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微弱,不夠清脆爽朗,前半部又像是未開聲,不知是否抱恙還是怎地。有些呼吸換氣之處,聲響亦稍嫌過大,演唱長篇唱段時又好像不太夠氣似的,看來仍須勤修苦練才是。另外,大概此劇少見,乍練不熟,首演當晚,頗有幾處掉曲忘詞的dead air,惹來臺下一陣陣訕笑,不禁為她著急。她在某些地方也不太入戲,表情較為平淡;或缺少了應有的感情層次,浪費了可以發揮演技的機會,甚覺可惜。例如在〈登基選婿〉那一場,朱丹鳳明知情郎前一天已失約,早就深心不忿。如今他入朝覲見,妹妹竟指他昨夜借醉輕薄自己,難免誤會對方失約,竟是跑去與妹妹鬼混,理應怒火中燒、目眥欲裂。可是April的反應平淡如水,彷彿半點也沒放在心上。又如三名外邦王子為了爭奪王夫之位,在殿前與其撐腰之人喋喋不休,她在御座冷眼旁觀,即使表面上不假辭色,對情郎自應分外關情;與他對答時,須比旁人更著緊、更激動,方合戲文情節。雖說此劇只是炒雜碎式的熱鬧喜劇,但我仍期望演員投入其中,用心揣摩人物那些細微的變化,令本來沒甚麼深度可言的戲文更有趣、更耐看。

附錄:《桃花湖畔鳳求凰》演出劇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