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January 2013

高抬貴手

我對香港社會徹底失望,本來已不想再評議太多時事,以免招惹麻煩。近日無論是讀書或看戲的感想,只有一丁點兒觸及政治、社會等話題,那些長篇大論的反共留言自然湧至,離題萬丈,不勝其煩。可是近日反對梁振英政府的傳媒和憤青閒來無事,居然拿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的英文譯名Xiqu Centre做文章,實在不吐不快。

按照他們的說法,以「戲曲」的國語拼音作英文譯名,是梁振英「赤化舉動」的新猷、「媚共」的鐵證、「賣港」的惡行

真的嗎?

翻看西九文化區的網站,早在重新諮詢的第一階段,諮詢文件及相關宣傳資料的英文版(例如這份單張),一律以Xiqu Centre稱呼戲曲中心。當時的行政長官是誰?梁振英也不是西九文化區的董事,憑甚麼說是他的問題?為甚麼不是曾蔭權?甚至唐英年?

各位熱愛香港、飽讀詩書的文化界、網絡界熱血分子,還有神通廣大金睛火眼的傳媒朋友,為甚麼當年竟沒看到諮詢文件出現如此重大的翻譯錯誤?是你們沒有時間、沒有興趣、抑或沒有能力閱讀英文資料嗎?或是你們根本覺得戲曲是活該供奉在博物館的秦磚漢瓦,與你們的生活無涉,所以對戲曲中心的發展不屑一顧?

此外,有人把Xiqu說成「私處」、「死豬」、「屎渠」等,要多難聽有多難聽。其中第一個惡搞的解釋更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圖文並茂堂而皇之地在Facebook上洗版,真叫人情何以堪。

約二十年前,曾聽戲行前輩在公開演講中指出,中國戲曲與西洋歌劇是截然不同的表演藝術,觀眾可能覺得以唱為主的表演方式有點相似,但其實性質各異,不能混作一談。他認為「戲曲」的英文譯作Chinese opera,彰顯不了獨特的文化色彩,甚至有點冤枉;所以建議音譯作xiqu,希望日後經過推廣、普及,可以成為像kung fu一樣全球通用的專有名詞。且不論你是否同意,總算是一家之言,而且跟現屆政府無關。也許西九文化局認同這個說法,所以採用音譯的xiqu,而非常見的意譯Chinese opera。

兩個譯法俱有其道理,優劣自在人心。平心而論,我認同那位戲行前輩的意見,戲曲與歌劇的確不能混淆。但翻譯始終是為了傳情達意,而常用的Chinese opera,確是讓外國人最直接、最簡便地明白「為何戲曲」的譯法。因此,我也贊成陳雲的建議,戲曲中心英文名稱應譯作Chinese Opera House。

不過,贊成更改譯名是一回事,不等於認同那些罔顧事實、不惜一切打擊敵人的行徑。我知道你們的香港保衛戰正打得如火如荼,彈盡糧絕之際,自然藥石亂投。但粵劇觀眾早已青黃不接,平日已經吸引不了幾個年輕觀眾,也不奢望你們撥冗光臨賜教。如果你們真的對傳統廣東文化有興趣,咱們早就在油麻地戲院或其他劇場見面了,何須等到今日?所謂「你既無心我便休」,就請拜託你們高抬貴手、網開一面,到別處去措籌彈藥吧。傳統戲曲實在經受不起這種無妄的折騰與侮辱啊。善莫大焉,功德無量。阿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 It will be published after moderation by the blogger to avoid spam messages. Thank you in advance for your understanding.